第八十四章 不想沉默的少年们/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只小蜘蛛被他已经拍扁,线路像肚肠一样爆出。

我从阿鬼手心里拿起小蜘蛛,路西法好奇地看。这是监视机器人,诺亚城也有。因为很小,很难让人发现。但阿鬼听力很灵敏,能察觉细小的昆虫。

所以,他们也不信任我。

阿鬼连连摇头,我看向他:“没关系,我跟他们说清楚了,他们有任何异动,我会屠寨,只留下孩子和女人。”

阿鬼的脸瞬间青了,瘪起嘴,想说话,但说不出,然后他伸手默默地在我面前的地上写:“别动不动就屠城……屠寨……”他写完手指在地上拖了很长一段时间,像是无语。

我笑了,看向他:“在我的家乡有一件真事,很久以前,有一个叫项羽的将军骁勇善战,但他喜欢屠城,他屠城之后,后面的城池皆器械投降。既然我身上已经有了这么一个屠城的名号,我得利用起来,吓唬人挺管用的。”

阿鬼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但不久之后,他似乎又像是为我走出那段阴暗而安心地微笑。

“更何况他们都是怕死的人,不怕死当初也不会投降了,这在我的世界叫汉奸。”我拿出心盒,“如果我睡觉,我会打开心盒,这样就没人敢靠近我的房间。”

阿鬼瞪大了眼睛,担心地看路西法,像是怕路西法被我辐射。

我立刻提醒路西法:“路西法,心盒里是幽灵,也是蓝晶能源,我打开后辐射会很强,你能跟着阿鬼哥哥吗?”

“好的,洛冰姐姐。”路西法乖巧地点头,和他小时候一样。

我看向他脖子里的链子,脸一沉,直接扯断他的链子,远远扔入湖中。

“洛冰姐姐你干什么?那是星川哥哥给我银月徽章!”路西法焦急地不舍地说。

“听着,星川不再是你的哥哥了,如果你要和我在一起,星川从此就是你的敌人,因为他杀了我的爱人,你懂爱人的意思吗?”我严肃地愤怒地看他。

他大大地吃惊,瞪大眼瞳扑闪扑闪看看我,有点难过地低下脸:“我懂,就像爸爸妈妈那样……可是……我一直以为星川哥哥和洛冰姐姐是爱人……”

我看着他难过的模样,阴冷的山风轻轻拂起他凌乱蓬松的白发,我知道,在他的心里,星川是不一样的存在,是家人,是另一个父亲,在小婴儿的时候,他更喜欢星川。

让他忽然在我和星川之间选择,这很为难他。

阿鬼静静地看着他,脸上也浮起一丝心疼。

我抱歉而难过地拥抱路西方,他静静地伏在我的肩膀上,我抚上他乱蓬蓬的白发:“姐姐不勉强你,但姐姐和你星川哥哥现在是敌人了,你还小,先去诺亚城好好学习。”

“恩。”路西方有点失落地抱住我的身体,情绪显得很低落。

“呜——————”忽然间,整个寨子响起了警报,立刻,我看到那些离开的女人匆匆从房里跑了出来。

我们面前的天池也“咕噜噜”开始冒泡,吓得阿鬼赶紧爬上了岸。

紧跟着,很多女人跑了上来,或是抱着孩子,或是拽着那些男生女生,我也看到了那个蓝发少年。

四处都是催促的声音:“快快快!大家快!”

紧跟着,天池裂开了一个口子,出现了一条长长的石梯,那些精干的女人们开始让其她女人和孩子进入石梯。

我看到了许久没看到的,属于这个世界人类生活的战战兢兢。

直到这之前,我对昆特寨还是心存戒备的,但现在看到女人和孩子们匆匆躲藏的身影,我开始相信那个胡子大叔的话,他没有骗我,他委曲求全做“汉奸”是为了在这乱世中保护这些女人和孩子不落入蚀鬼族之手。

其中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走向我:“你也下去!”

她的双目很有神,也有一头鲜亮的雪发微微透着蓝,挽在脑后,用布条缠绕。一双带着蓝色的眼睛和那个男生有些相似。

我站起身,她依然带着戒备看我:“是蚀鬼族派兵来了,你是北极星,我们除非把你交给他们,不然你就会连累我们,我们这里已经有上百的妇孺和儿童,不能让蚀鬼族发现。”她指向身后匆匆躲藏的人。

我点点头,拉起路西法跟她一起跑入了密道。至于阿鬼,呆在水里更安全,还能监视上面的动态。

密道非常昏暗,空气里弥漫潮湿的气味,两边也长满了青苔,我前面是那些少男少女,数量看上去比诺亚城还多些。

那个雪发女人断后。

很快,我们到了一个空旷阴暗潮湿的地方,所有女人蜷缩在那里,紧紧护住自己的孩子,上方传来隆隆声,应该是那个天池合上了。

中间有一堆木柴,一个女人抬手,火焰在她手中蹿起,她匆匆点亮火堆,给这里带来了光明,照出了孩子们一张张紧张的脸。

我怀抱路西法也站到一边,在昏暗的灯光中,路西法轻轻跟我说:“洛冰姐姐,我们什么时候离开?”

我看向他,想到他之前脖子上的项圈立刻问:“他们欺负你了没?”

路西法摇摇头:“没有,他们看我是个人,给我吃的,就是限制了我的自由,有时候会让我和他们中的人对打,他们装的很凶,但很弱。”

“我明白了。”我摸摸路西法的头,毕竟他是飞尸怪,他们会怕他。

昆特寨的人始终和我保持距离,看着我时变得更加紧张,纷纷将孩子抱紧一分。

“你和诺亚城什么关系?”忽的,那个女人问。

看来那小蜘蛛果然是他们放的。

我没有回答,她拧拧眉,转开脸,显得有些心烦:“算了!”

“妈!我们到底要在这里躲到什么时候!”那个蓝发男生又生气地站起来。

“沛洛斯你给我闭嘴!坐好!”那女人厉喝。原来那男生是她儿子,那那个胡子大叔和那男生有什么关系?看着像父子。

那叫沛洛斯的男生愤懑地咬咬牙,坐回男生女生之间。

“沛洛斯是雨神的名字。”路西法对我悄悄说,他这一年还真学了不少知识,“那个沛洛斯可以控雨。”

我有些吃惊,控雨可以说是一个举足轻重的能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