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阿鬼又吃醋/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喔!”沛洛斯激动地跳了起来,果然是第一次开飞船。

他难掩激动地挥舞手臂,看我一眼,似是从我这里得不到回应而变得尴尬。他尴尬地坐回原位,时不时瞟我一眼,干咳。

我们开始紧跟前方的部队,他们已经越来越远,我开始担心追不上了。

他看我一会儿,似是有些羞窘的眨眨眼:“你……真的两个丈夫了?”

“怦!”忽然又一声,吓得他紧张看向身后:“我们的引擎不会炸吧!”

我笑了:“是阿鬼,阿鬼在敲玻璃。”

他下意识抬脸,正看见阿鬼趴在救生舱的透明盖上,脸贴在舱门上狠狠瞪沛洛斯。

“阿鬼哥哥在生气!”路西法和阿鬼才认识一天,却已经很了解阿鬼。

我扬唇而笑:“你小心点,我这个水鬼爱吃醋,凡是靠近我的男人,十八岁以上的,他都要撕碎。”

“我十二!”路西法高举手臂,强调自己的年龄,分外可爱。

我笑看路西法:“真希望你永远都这个年纪,路西法,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好可爱。”

路西法瞪大了银瞳,脸红地开心地笑了起来。

“可惜你长得太快了。”我微微无奈地拧眉,飞尸怪在成人前长速是普通人的七倍,几乎一眨眼就是成体,我明显感觉今天的路西法又比昨晚的壮了一些。

路西法瘪起嘴,眨眨眼:“那,那我少吃点。”

“哈哈哈——”我忍不住笑了,伸长手臂去摸摸他的头,他也再次开心地笑了起来。

“可阿鬼是水鬼啊。”沛洛斯僵硬地说,我转回身看他,他转回脸惊为天人地看我,“你喜欢水鬼?!”他有些莫名。

我看沛洛斯一眼,看向阿鬼,阿鬼听不到我们在说什么,他的救生舱也只正对沛洛斯,所以他只瞪着沛洛斯。

我的心微微一紧,收回目光继续看前方:“那又怎样?在我心里,他就是我的……”我的心微微一痛,“家人,没人可以替代。无论他是什么,我都会永远和他在一起。”

沛洛斯惊讶地,呆呆地一直看着我:“原来是家人啊……我还以为你喜欢水鬼呢。”

“有区别吗?我们是不会离开彼此的。”

“当然,我说的喜欢是指男人女人之间的那种喜欢,你说的是家人之间的喜欢。如果你对水鬼是男女的喜欢,那你的口味也太……”沛洛斯到最后不知道该怎么说,我想他说的应该是口味重。

我不再说话,也不再解释。

阿鬼在救生舱里,不会听到我说的话。

但是在我心里,我却在他的身上看到了太多……太多……哈瑞的影子。

他和哈瑞一样咧嘴的笑容。

他和哈瑞一样喜欢逗我开心。

他和哈瑞一样爱黏在我身边。

他和哈瑞一样戒备除了莱修斯以外的其他男人。

最后……

还有他和哈瑞一样自愈的功能,我不会忘记他受伤后不久又完好无缺的后背。

可是,莱米又是怎么回事?

哈瑞的能力是超乎自愈能力者的超强自愈,但不能复活别人。

假设莱米当时并没有完全死,因为阿鬼带走她时的神情,说明他也在争分夺秒,那么,他的能力就是治愈别人,而且,是超乎其他治愈类能力者的超强治愈。

但即便是治愈也和哈瑞的能力不同。

可是,我能感觉到,阿鬼和哈瑞之间是有联系的,而且,这份感觉在一年后,越来越强烈。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是哈瑞的灵魂依附在阿鬼的身上。

最燃这看似不可思议,也不太可能,但我坚信哈瑞灵魂的存在,他就在我身边,我能感觉到。

“到海洋了!”沛洛斯再次激动起来,拉长脖子看前窗,面前是一望无际的大海,辽阔的天际和万里无云让视野变得更加清晰,远远的海天之间是整齐前行的黑点。

今天天气格外地好。

我们紧紧跟随他们的航线,渐渐的,仪表检测到辐射等级开始慢慢上升,是四级,他们正在穿越四级辐射区。

“我第一次看到大海……”沛洛斯趴在右侧的小圆窗上,似是永远也看不够。

我看向他,想了想问:“阿克布大叔和雪莉姐和你说过以前的事吗?”

沛洛斯转回脸看我,我继续问:“比如你们家乡在哪儿?或许这次回去我可以帮你们找找。”

沛洛斯开始陷入回忆,阿鬼又贴在了玻璃上,努力朝我的方向看来,像是想知道我们在聊什么。

这个多疑的家伙。

我伸手拍拍他的舱门,立时,里面的水位开始下降到他的胸口,舱门也随之下降到了他的脖子,他的头探出来看我。

我正要说话,沛洛斯开口说了起来:“我不太清楚他们的过去,他们很恨当年丢下他们的人……”

阿鬼的注意力开始被沛洛斯吸引,低下脸看沛洛斯。

沛洛斯继续回忆着:“我爸……在当时战死了,他把我妈托付给了他最好的兄弟,就是……”

“阿克布大叔?”我反问,忽的,我发现阿鬼睁大了眼睛,神情变得非常惊讶。他张着嘴惊呆地看沛洛斯,那神情像是认识阿克布大叔,并非是在昆特寨认识,而是在之前,甚至是更久以前。

我看着阿鬼的神情,刻意说道:“所以雪莉姐嫁给了阿克布大叔,是吗?”

果然,阿鬼的神情变得更加惊讶,他的眼神开始闪烁,似是不可思议,又慢慢浮出了巨大的惊喜!

沛洛斯点点头,愧疚地低下脸:“在那次大战时,我妈已经怀孕了……我爸战死后,阿克布大叔带着剩下的人投降了蚀鬼族,我现在明白,他是为了保护我妈和我……我还那样对他……”

“都过去了,阿克布大叔从没生过你的气。”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相反,他说你长大了,该到飞的时候了。”

“他真的这么说?!”沛洛斯欣喜地看我。

我点了点头。

他开心的笑容里再次浮上愧疚,他又开始生气起来,像是生自己的气:“我之前真是太幼稚了!跟你在一起,我才感觉到自己的幼稚!我自己不怕死,我的命可以不要,但我没顾忌到寨子里其他孩子。我,我真是混蛋!混蛋!”他懊恼地拍自己的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