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分派任务/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啪啪啪。”身边阿鬼在拍打舱门,我看向阿鬼,他朝我猛点头,在舱门上哈了口气,急急写着:任务重大,需要经验充足的人。

阿鬼说得对,转移昆特寨的人任务也很重,这样的任务,需要一个老将来保驾护航。

我转回脸看梅森大叔,再次命令:“好,请你保持冷静,别让对方看出是你。”

梅森大叔一愣,欣喜起来,欣喜地像个孩子,忽然,他又愣住了,看向我身旁:“你居然听水鬼的!”

“但阿鬼建议让你去。”我面无表情地说。

梅森大叔的神情困惑而惊讶,他看一眼水鬼,目露感激地点点头。

阿鬼咧开嘴笑了,大大的鱼眼中变得湿润。

梅森大叔看着阿鬼,不知为何也开始慢慢失神。

“敌方大军可能随时到昆特寨。”我的话音拉回了梅森大叔的目光,“所以带上千里哥,让他时时侦查,一旦发现敌人,如果还没抵达昆特寨,就原地待命,如果已经实施救援,先撤离一部分,阿克布大叔会给予周旋,千万不要冲动行事,因为昆特寨有很多妇女和孩子,而敌方不知道是否又是鬼王!”

“了解!”梅森大叔军礼划过空气,随即,欣慰地看着我,“小冰,你真的长大了,你已经不再是我当年救回来的那个,哭泣的小姑娘,如果哈瑞还活着……”他微微哽咽了一下,再次扬起笑容,“他一定会为你骄傲!”

“他还活着。”我低低地说。

“小冰……我知道你的感受,我和赛茜何尝不希望哈瑞他还活着,但是……人要接受现实,小冰你也要往前看,只有你幸福和快乐,哈瑞他……”

“他还活着!”“怦!”我一拳狠狠砸在阿鬼的舱门上。

梅森大叔被我的大喊吓了一跳,我情绪无法平静地看他一会儿,低下脸,“快行动吧,昆特寨的任务由你全权负责,保持联络。”

“是。”梅森大叔语气复杂地应了一声,我们的对话就此而断。

我收回砸阿鬼舱门的手,抬起脸,感觉到了沛洛斯紧绷地目光,还有路西法一动不敢动的神情。

我看向舱内的阿鬼,他低着脸,沉在水里,安静地没有任何声音。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看看沛洛斯和路西法:“开始备战。”

沛洛斯立刻坐好,路西法也紧张地看着我。

我摸了摸他的头,他还是个孩子:“对不起,把你吓到了。”

“恩~~”他摇摇头,笑了起来,继续啃他的面包。

前方的景色开始越来越熟悉。

冰龙再次出现:“能量检测仪检测到前方有巨大的能量波动,推断是有战争发生。”

“原地降落。”

“是。”

冰龙开始下降。

“派探查机器人。”

“探查机器人已经派出,进入隐形模式,开始传回影像。”冰龙右手抬起,立刻一个,又一个画面浮现我们面前。

沛洛斯不禁离开座位,站在了画面下新奇地看着。

只见一幅画面里,蓝盾城里硝烟四起,建筑物已经被大面积破坏,更可怕的是一个巨大的头,几乎像一座山一样悬浮在蓝盾城上空,巨大的眼睛盯视下方一切。

“那是阴司眼的大将拿吞!”沛洛斯惊呼着,“他可以监视每个人的行动,比侦查机器还厉害!无论你躲在什么地方,他都能看见!”

另一幅画面里,来交易的人们还在抵抗,倏然,一支细小的针管倏然浮现空气,如同黄蜂一般瞬间刺入对方的颈项,立时,能力者倒落,他身边的能力者见状立刻举起双手,已经投降。

接下去,很多人开始投降,纷纷原地跪下。

忽的,我在画面里看到了比尔,威廉姆斯,释亚,乔耶和凯!

他们还在战斗,但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倏然,又是那神秘针管倏然出现,一下子出现了好几支,都准确定位在比尔他们颈后,他们根本没有察觉,那些针一下子扎入了他们的颈项!

“那是什么?!”画面定格,我指向那针管。

沛洛斯细细地看,猛地一惊:“应该是阴司眼的另一个大将恶魔医生泯灭!传说他可以在空气中瞬间转化针管,将任何药物注入对方体内,应该是能力抑制剂!”

我吃惊的看着,虽然之前和蚀鬼族无数次的战斗中,也看到了很多神奇的能力,但今天看到的,明显比以前蚀鬼族的能力更加高强,而且范围更广!定位更精确!

比尔他们倒落在地,被进攻的蚀鬼族迅速控制。

只是眨眼间,整座蓝盾城已经布满蚀鬼族。

城门打开,蚀鬼族大批涌入,最后,是阴司!

他张开双臂,扬脸大笑,黑发飞扬。

他的身边是一个身穿黑色大褂的清秀男子,神情阴冷,身边围绕无数支针管,蓄势待发。

他一定就是恶魔医生泯灭。

“侦查到敌机。”随着冰龙的话音,探查机器人已经发回画面,只见在蓝盾城较远处正是阴司他们的战舰,战舰边还剩下不少敌人看守和护卫。

而前来交易的人们的飞船已经都被炸毁,一片狼藉。

从其它画面看,蓝盾城其实已经被攻陷了,地面上到处都是倒落的平民能力者。

一队蚀鬼族正将蜂巢男孩儿从蜂巢中押出,押往蓝盾城门口。看样子要准备运回这些男孩儿。

其余蚀鬼族也将倒落在地上的人拖起来,往外拖,他们还没死,只是被限制了能力。

“我们怎么办?”沛洛斯急急看我。

我扬起手,看所有画面:“不能急,现在对我们不利。”

画面开始传出话音。

阴司站在门前,蚀鬼族们立在道路两边,当蜂巢男孩儿被押出来时,蚀鬼族们立时欢呼起来,纷纷伸出肮脏的手去摸那些男孩儿。

男孩儿们害怕地紧挨在一起,互相保护,有的年纪小的哭了起来,他们柔弱如同女子。

忽然,有几个蚀鬼族迫不及待地扯走了队伍中的男孩儿就推到了角落,几个蚀鬼族立时围上就开始扯那男孩儿的裤子和衣服,男孩儿害怕地呜咽:“请,请温柔一点……”

“怦!”我看不下去了,转身就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