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8章 贪生怕死的蚀鬼族/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面~~还是后面~~~”阿蛊纤细的手指从阴司的胸口缓缓下抚,阴司的身体竟是在他那如同搔挠的抚摸中微微一颤。

我抽眉,感觉太阳穴阵阵发胀。

阿蛊的爱抚我可是领教过的,即使轻轻一触,也能让你心中涟漪四起。

阴司这是被阿蛊摸爽了吗?

阿蛊扬唇甜腻腻地笑着,在阴司耳边如同亲昵爱语:“阴司大人~~这个男人那么紧张你,你们……该不是情人吧,平时你是用你的前面,还是后面,来满足他的?”阿蛊的手顺着阴司结实的腹肌开始往下,抚上了他的小腹。

“阴司大人!”泯灭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大喊,那神情恨不得把我和阿蛊都碎尸万段,“请下令让我们杀了他!”泯灭狠狠盯视我。

“不行!”忽的,阴司笑意融融地说,“这么好玩的人,我很久没遇到了,我要活的!而且……”阴司在红色的布条下舒服地发出轻吟,“恩……他摸得我很舒服……”

我想杀人了。

“阴司大人!”泯灭登时气郁地抱住头往边上的门撞去,“啊——”他看上去比我还想杀人。

我忽然有点同情泯灭,跟了这么一个胳膊肘往外拐的主人。

忽然,楼层里响了跑步声,他转脸大喝:“你们来有什么用!阴司大人不准我们杀那个混蛋!”

几个人僵立在门口,看向我们。

倏然,空气浮出一只手,抓住了阿蛊,是小夜。

阿蛊立时收眉,总算收起像是跟阴司调,情的神情,他看向我,我立刻对阿蛊说:“阿蛊,你先走!你在这里我很被动!”

阿蛊会意点头,立刻随小夜离开。

“阴司大人!”泯灭焦急起来,“他们全逃了!”

“冷静!”站在泯灭身边赶来的一个男子按住泯灭的肩膀,他戴着一幅眼镜,一身银灰色长褂,利落的棕褐色短发,看上去像是斯斯文文的老师。

我认出了他的声音,是厄尔斯。

他看向我,眼神睿智笃定:“你应该知道,现在形势对你不利,一旦阴司大人玩够了,你马上就会死,而你折磨了他,所以外面的那些人,会跟你一起陪葬。”

阿蛊已经不在身边,我已经没有了顾忌。

我抬起右手,扬唇一笑:“是么?有些话不要说得那么自信!”立时,蓝晶能源点点浮现我的手中。

厄尔斯和泯灭的神情立时变得惊讶!

我并未完全散发蓝晶能源,而只是些许漂浮在手心,这样的情况辐射不是很大,不碰触我的人不会被辐射伤害,就如当初我们给莱修斯做生日蛋糕,我给烤箱充电那样。

我将手缓缓靠近阴司的长发,立时,他的长发被点点星光瞬间化作灰烬:“我觉得……你们才比较危险。”

“啊!啊!啊——MD!太TM痛了!”阴司发丝下的皮肤瞬间浮起水泡,看呆了门口所有人。

“刚才你们没看清,现在我让你们看看清楚!”我收起蓝晶能源,辐射依然在继续侵蚀阴司的皮肤,他痛地全身紧绷,被蒙住的脸在红色的布条下痛地抽搐:“到底是什么?是什么?!”他朝门口大喊。

但是,厄尔斯和泯灭以及看到的人都已经呆若木鸡,因为,他们看到了,他们知道是什么,他们的内心会产生剧烈的恐惧,没有人不恐惧蓝晶能源灰飞烟灭的可怖威力!

“我没有什么耐性,如果让我看到你们在这里滥杀无辜,我一定会让你们一起垫背!”我也毫不客气地,沉沉地说。

“你到底是谁?!”厄尔斯惊呼起来,眸光在镜片后颤抖,像是忽然间有了答案,“是北极星!你是北极星洛冰!”

“厄尔斯,你不要胡说!”泯灭立时看他,大喝,“北极星已经死了!”

他连连摇头:“不,你看!他用的是辐射!钢鬼城你还记得吗?传回来的影像你还记得吗?!那个北极星,用的就是蓝晶能源!”

泯灭立时看向我,似也开始动摇。

“北极星……是北极星!我们完了——快跑————”

门外立刻骚乱起来,大喊的大喊,逃跑的逃跑。

泯灭立时拧眉咬牙,看厄尔斯:“那些影像受到很严重的干扰,根本看不清,后来都断了,你怎么能确定北极星就是他!”泯灭甩手指向我。

“因为干扰也是蓝晶能量过于巨大造成的。”厄尔斯镇定地说,“这世上我相信没有第二个人可以使用*能量,不然,那个洛冰也不会成为北极星,北极星,能力独一无二的存在!”

泯灭在厄尔斯的话音中面色立时浮起了一丝苍白,他和厄尔斯一起慢慢转脸看向我,视线如同紧绷的琴弦,紧张而惊诧。

我拉起阴司开始后退:“既然你们知道我的身份,我劝你们最好不要动我的人,我可没什么同情心,激怒了我,我是不会在乎下面的平民的!别忘了,我是银月城的人!”

“长得漂亮还冷酷残暴!”阴司忽然异常兴奋起来,“真TM合本王胃口!快!再给我一下!我真是爱死了!”

“你闭嘴!”我忍不住踹了他一脚。

“啊!”阴司发出一声痛呼。

泯灭这一次没有表现出紧张的神情,只是从阴司的痛呼中回过神,并且,直接冷冷白了他一眼,阴着脸满脸的嫌弃。

看上去泯灭已经直接放弃阴司了。

倏然,传来了雨声,大雨砸在阳台上,“哗哗”地响。

我心中立时欣喜,拉起阴司退到阳台前,只见那白色的蛋壳正在慢慢退去,比尔他们成功了!

大雨倾盆而下,阳台下是趔趄涌出的蚀鬼族士兵。

蚀鬼族是因为怕死的人而聚集在了一起,结果这怕死彻底成了他们的本能,只要一嗅到危险的气息,他们便仓惶逃跑,不会管任何人。

“切,蚀鬼族就是蚀鬼族,贪生怕死。”阴司冷笑一声,说得像是他不是蚀鬼族,他转过被布条蒙住的脸看我,“听见你的名字就吓跑了,哈哈哈————”他大笑起来,一点也不担心接下去的事,他一侧的脸已经被辐射彻底侵蚀,绝美的脸瞬间被毁了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