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在打仗呢,别闹!/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倏然,雨水在空气中凝固,瞬间变成了钢珠,是阿蛊的人,除了小水,小夜,还有一个男孩儿可以把水变成钢!

紧跟着,漫天密密麻麻的钢珠就朝逃离的蚀鬼族飞速而去,如同千万颗子弹齐发一样,射向他们!异常壮观!

天空中的眼睛立时变得更加细小,闪避那些钢珠。

“心肝儿~~能不能让我看看啊~~”阴司往我身上靠。

“闭嘴!”我依然用枪抵在他的太阳穴上。他是任性的,他会因为我让他有了玩意,而下令所有人不能伤害我,让自己的人反而陷入了被动,彻底让出了整个战局。

我不能使用能力时,我其实就是一个普通人,刚才又因为阿蛊在,我无法施展能力,那时是杀我最好的时机,而泯灭也证明了他有杀我的能力。

他的针剂可以放入任何药物,第一次他只是认为我是能力者,所以放的是能力抑制剂,但当发现我不是时,他完全可以再给我来一针毒药。

但是,他没有,因为阴司不准他伤我。

是阴司救了我一命,是阴司决定了这场战斗的输赢。

我心里开始不爽,也很烦躁。

我扯下了阴司的蒙眼布,阴司笑了笑,看向下面。

钢珠飞速而下,冲向一个个蚀鬼族,先前忙于逃命的蚀鬼族士兵并未察觉,顷刻间被钢珠穿透了身体,瞬间地面上血流成河,被雨水冲刷着。

血水流入蜂巢下那个美丽的泳池,碧蓝的池水瞬间染成了粉红。

“哼,没用的东西,被杀了也好。”阴司毫不在意地说,转身看泯灭和厄尔斯,“看来我们要做俘虏了。”

泯灭一脸郁闷地转开脸,已经懒得理他。

“大人您玩地开心就好。”反是厄尔斯,像是宠溺孩子一样,微笑地看阴司。

我戒备地看着他们,但心里却因他们悠然的谈笑而抑郁,他们才是任性生活,任性到想杀人就杀人,想被杀就被杀。

“轰!”整座蜂巢震颤了一下,下面冒起了黑焰,有人在炸蜂巢。

黑焰从下方已经冒起,整座蜂巢摇摇欲坠。

远处城门一束巨大的光束破天而出,周围的雨滴又开始化作了冰珠,冰珠在空气中绽放成美丽的晶体,渐渐又凝结成了雪花,温度开始急速下降!

我的心开始狂喜,是她们,我的女孩儿们来了!我的沙漠玫瑰来了!

“看见空中的眼睛了吗!冻住它们!”

空气中原本可以闪避钢珠的一只只眼睛却被一团团雪包裹住,再也无法乱窜,看见!拿吞终于遇到了克星!

好样的,我的姑娘们!

“MD都是吃屎的!居然被人给里外夹击!”阴司又骂了起来,看向我时又扬唇坏笑,视线在我身上到处游移,“北极星,别跟着银月城了,跟着我怎样?”

我瞥他一眼:“我本来就不跟银月城了!”

阴司听见我的话微微一惊,久久盯着我的侧脸坏笑,视线淫/荡狂贱。

忽然,身边伸出了一只手,是小夜,与此同时,针剂也同时出现,直扎小夜伸出的手,我反手就挡住,针又狠狠扎在我的手上。

“嘶!”我痛地甩手,别看是针,被扎也是很难受的。

阴司看见登时瞪向门口的泯灭大喝:“灭!你聋了吗!我说TM不准伤我的心肝!!”

泯灭的脸立时阴沉,杀气升腾,阴冷眯眸傲然仰首盯视阴司:“老大,请允许我杀了你!你让我们常胜的记录画上了句号!你成了我们的污点!”

“灭,悠然一点,老大玩地开心就好。”厄尔斯又是这句话,轻抚泯灭的后背。

我看他们这副德性我终于再也忍不住心中的郁闷,怒喊:“你们都严肃点好吗!这还是在打仗吗!我也不打了!”我直接抓下扎在手背上的针剂扔了出去。

“别别别,心肝儿,我们很认真的!你快继续挟持我!”阴司直往我身上贴,瞪门口,“你们两个!快给自己注射能力抑制剂!不然我就死啦!”阴司朝泯灭和厄尔斯用力挤眉弄眼。

我也有点想放弃治疗,整件事变得越来越没劲!

泯灭直接白他一眼,空中的针剂瞬间全部消失,抬手扬起黑衣,转身就走:“我不玩了!”

“灭,别生气啊。”厄尔斯进追了上去,“可以近大人的身只有他一个,他还是有实力的……”

厄尔斯的话音越来越远,我们真的被他们就这样晾在这儿了,连阴司的人也放弃阴司了,不陪他玩走人了。

这到底算什么鬼!

“轰!”又是一声巨响,蜂巢开始晃动。

小夜半个身体钻出:“女王陛下,阿蛊正在炸毁蜂巢数据,蜂巢快塌了,我们得尽快离开这里!”

我看向阴司,阴司笑眯眯上下打量我:“女王陛下……恩……”

“流星!我们来了!” 忽的,空气中浮现出了沐霖和墨晰,他们激动地看着我,我也激动地看着他们。

他们成熟了,沉稳了,更长高了,骨架也完全长开,与我记忆中的他们已经大不不同,站在我面前的再也不是曾经打打闹闹,小声说着自己喜欢的女生,未来想做谁的丈夫的少年,而是一个个散发真成年男子气概的男人。。

墨晰还留起了长发,绚丽的彩发如同彩虹一样鲜丽,完全和艳蝶那头俗气的彩发不同。

而沐霖的脸庞也更加坚毅,不再是当年那个纤弱瘦小的少年。我还记得,他和乔耶当时是最矮的,而现在,他已经是一米八的阳光男孩儿。

两年多不见,他们的变化让我恍若隔世。

他们身上都穿着战斗服,气度不亚于银月城上的男生。

比尔他们也是如此,只是时间紧迫,当时来不及细看,他们也和当年不同了。

他们还记得我们当年的代号,我自己都快忘了。

他们朝我大步走来,和我大大拥抱。

“喂!你们离我的心肝儿远点!”阴司抬腿恶狠狠踢了过来,立时,另一只手从小夜身边而出,那修长美丽的手是阿蛊的,阿蛊将阴司瞬间给拖进了大洞。

“我们来晚了吗?”沐霖懵然回头看门外,“我们来的时候,看到人都撤了,是赢了吗?本来还想来支援你。”

我也对现在的情况也很郁闷!已经非常地气闷火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