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6章 谁是沧宇的人/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蛊妖娆妩媚地走到我身边:“我可以让这里女孩儿变多哦~~~”他笑眯眯看我。

我疑惑看他:“你什么意思?”

他笑得神秘:“等你做完正事……”他的目光在我脸上游移,红唇开启,“再告诉你。”

阿蛊居然跟我卖弄神秘,他难道有生女儿良方。

赛茜姐走向我,有些焦急地拉住我的手:“小冰,昆特寨里真的是阿克布和雪莉吗?!”赛茜姐切切地看着我。

当雪姬听到雪莉两个字时,总是呆滞的雪瞳陡然圆睁,更靠近我一分。

我看她一会儿,伸出手:“沛洛斯,过来。”

沛洛斯老老实实到我身边,赛茜姐自然而然地看向沛洛斯,眸中带出了熟悉和惊讶。

我向赛茜姐介绍:“他叫沛洛斯,生母是雪莉姐,生父……牺牲了。”

赛茜姐的眼中立时溢出了泪水,雪姬也怔怔地看着沛洛斯。

沛洛斯见赛茜姐忽然哭了起来,变得有些慌张:“洛冰姐,我!”沛洛斯手足无措地看着我,脸也开始发红。

“好,好!都长那么大了……”赛茜姐含泪摸上沛洛斯的脸,沛洛斯的脸变得更红了,我笑看他,让他安心。

人渐渐散去,我看向还留在我身边的路西法和阿蛊,看看他们身上的衣服,阿蛊的披风下还是破碎的衣衫:“你们跟我来,先换身衣服。”

“好~~”阿蛊扬唇甜笑。

“为什么要换衣服?”路西法迷惑看身上,“我觉得我挺好的,能不能先吃饭?”

“就知道吃!”我拍上他的脑门。

阿蛊的水舱映入视线,感觉这样不是办法,今后陆地上的战斗一定会很多,我不能把他随便寄放在一个鱼池里,因为,我也不想和他分开。

我转身看还拉着沛洛斯的赛茜姐:“赛茜姐我现在带大家去挑衣服,你也给沛洛斯选一些,他们今后就住这儿了。”

“好好好!”赛茜姐激动地擦擦眼泪,看看沛洛斯身上的战斗服,“跟阿姨来,阿姨给你挑几件帅气的衣服!你们终于回来了,终于回来了!”赛茜姐哽咽地再次擦眼泪,拉起更加困惑的沛洛斯就走,雪姬也立刻跟上。

比尔变得迷惑,看我:“到底怎么回事?”

我看向他:“你知道雪姬的父亲和母亲叫什么吗?”以前在诺亚城,雪姬父母的事像是一个禁忌,很少提及,我并不清楚他们的父母叫什么。

比尔想了一会儿,说:“好像叫雪……”立时,他怔住了神情,我微笑看着他:“希望你的父亲和母亲,也在昆特寨。”

比尔的神情立时凝住,眸光颤动如水。

如果现在还猜不出阿克布和雪莉姨他们的身份,那我真是笨了。他们一定就是当年那批掩护诺亚城撤离的人,是雪姬,炮姐,比尔,威廉姆斯他们的父母!

当然,阿克布大叔说的是诺亚城牺牲了他们,来拖延时间。

至于真相还是误会,只能等梅森大叔将他们接回才会知道。

我希望这是个误会,我希望这个世界总是有美好的一面。

我和赛茜姐一同前往我们的衣库,阿鬼的水舱平移在我们身旁,他在水舱里一直只看着赛茜姐的背影,眼中湿润。

“赛茜姐,莱修斯平时能回来吗?”我一边走一边问,我其实有些不明白莱修斯为什么还会在银月城?抑或是银月城不让他离开,抑或是海格斯想留在银月城。

诺亚城的人还不知道莱修斯彻底分裂了,和莱修斯分开了一年多,不知道他现在会变成什么样。我好想他。

赛茜姐摇摇头:“自从你死后……莱修斯一直留在银月城……”

莱修斯这一年半没下来过,他或许也有自己的目的。

“诺亚。”我喊了一声,诺亚的影像立时浮现在过道里:“有何吩咐,洛冰队长?”

“给银月城发讯息,说阿鲁法长老病重,让莱修斯下来见最后一面。”

登时,赛茜姐呆滞地看我,我淡定地看她:“有更好的理由吗?”阿鲁法长老刚才确实晕过去了,这么说有点对不住阿鲁法长老,可千万别让他老人家知道。

但这个理由,无论是银月城不让莱修斯回来,还是莱修斯自己不回来,无疑是最好的。

诺亚窃窃一笑:“知道了,这就发。”说完,诺亚消失在了衣库的门口。

“没毛病。”雪姬呆滞地说。

赛茜姐眨眨眼,僵硬地笑了笑:“好像……确实没更好的方法了。”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赛茜姐打开了我们存放衣物的仓库,灯光亮起时,立时一排排衣架映入大家眼中。

“哇————”沛洛斯呆呆地看着满仓库的衣物,他从生出来到现在,估计还没看到过这么多衣服。

“来,跟我来。”赛茜姐热情地拉住沛洛斯走入仓库,雪姬依然呆滞地注视沛洛斯,眼中浮出了丝丝暖意。

我看阿蛊和路西法:“阿蛊,路西法交给你了,给他挑身适合的衣服。”

阿蛊慵懒地靠在门边,甜腻腻地打量路西法:“没问题~~”

紫翼依然守护在阿蛊身边,寸步不离。

我转身离开。

阿蛊看向我:“你去哪儿?”

“我先回房换衣服,你们换好衣服后,让诺亚带你们回冰龙,我们一起审讯阴司。”

阿蛊扬唇笑了,舔舔唇,懒懒地从门框边慢慢站直身体,粉色带卷的长发滑落他的胸前,妖娆妩媚:“我最喜欢审讯别人了,因为……”他对我眨眨眼,“可以用很多工具~~~”

我知道他不正经,我也已经习惯他的不正经,如果没有这份不正经和骚媚,他也就不是阿蛊了。

阿蛊拉起路西法进入我们的衣库,紫翼走过我的身旁,我看着和阿蛊寸步不离的紫翼一眼转身往回走,隐隐的,感觉到背后有人注视,我转身时,紫翼转身走入衣库内。

“有件事我一直在奇怪……”我一边走,一边和身边在水舱里的阿鬼说着,“沧宇是什么时候知道我是女生的。”

阿鬼拉直眼睛呆呆看我,像是惊讶我怎么突然没头没脑跟他说这些。他转头到处看,像是在看有没有其他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