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血腥玛格丽/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蚀鬼族在自我历史的发展中,也开始发生了慢慢的变化。

我世界的人类也是从猿人,野蛮人慢慢进化过来,文明也是从无到有。

而接下去如何客观地看待蚀鬼族,如何让人正确地对待蚀鬼族,需要的,便是法律!这个世界,需要法,并且,要对蚀鬼族进行正确的审判。

我们需要重新建立新的秩序!

“蚀鬼族里也各有心思,我们老大也不容易,只要他被干掉,我们堡里的那些女人,就全完了。”老铁连连叹气。

阴司拍拍老铁的肩膀:“你也很努力。”

“我们愿意跟你,是因为你即不属于蚀鬼族,也不属于银月城,我们有了新的选择。”蓝羽正色看我,“你信任我们有风险,我们信任你同样有风险,这么多年了,我们已经快忘了信任是什么感觉。”

他们对我很坦诚,告诉我蚀鬼族之间没有信任,也没有忠诚。

但其实,他们有的。

我看着他们,微微而笑:“你们是有信任的,你们也有忠诚。”

他们听着我的话,自己也笑了起来,看向彼此,像是我说了一个最好笑的笑话。

“你们彼此之间就是信任,你们对阴司的便是忠诚。”当我将这句话说出口时,他们怔住的表情,目光在彼此之间交错。

我按下了桌面上关闭电磁护壁的按钮,他们相视而笑,彼此抱在了一起。

“辛苦了,兄弟们。我这次玩过头了,差点害死大家。”阴司抱住泯灭他们,摸着他们的头,手慢慢往下,又摸在了他们的屁股上。

在我以为他们会扁阴司时,却没想到他们也一起摸阴司的屁股,就像是男孩儿之间握拳。

“我们原谅你的愚蠢。”他们头抵头,兄弟情深。

“时间紧迫,大家开始行动。”我说。

他们立刻散开,看到电磁们被我关闭有些吃惊,他们一个个走出,看向周围。

其实已经恢复能力的他们,这个小小的牢房已经困不住他们,形同摆设。

“冰龙,带老铁去治疗舱。”我跟冰龙说。

冰龙微笑一礼,带感动的老铁离开。

与此同时,阿蛊和凯的影像已经浮现桌边。

他们看到我放出了阴司他们有些惊讶,但现在没有时间解释,我立刻说道:“凯,阿蛊,银月城送莱修斯下来,一定也会询问蓝盾城的情况,你们要统一口径,告诉他们蚀鬼族只来了一支队伍,头领带其他人跑了,但去蓝盾城的线路已经暴露,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还带回了俘虏。”

“明白~~”阿蛊朝我眨眨眼。

凯回过神,收回看阴司他们愤恨的目光看向我:“知道了,队长。”

“大家去准备吧。”

凯和阿蛊消失在我面前,我在看阴司他们:“现在该轮到你们了。”

阴司扬唇笑起,带出他蚀鬼族的邪气。做坏人做久了,身上的邪气也非一日两日能消失。

我和阴司他们回到他们的战舰。

阿鬼,格鲁和路西法一直跟着我,他们还无法信任阴司他们,相较于阿鬼是冷静,路西法是搞不清敌我,格鲁的表现让我满意,他恨蚀鬼族,他看着他们的目光也是想立刻杀了他们,但是,他听我的话,他强忍仇恨,跟自己仇恨的人走在一起。

这将决定我最后会不会带他离开,我自己也被仇恨控制俘虏过,接下去我们更是要深入蚀鬼族,在那满是魔鬼的地方,稍有破绽,将会连累所有人。

阴司的战舰非常先进,进门时,人工智能已经等候在旁边:“鬼王,您终于回来了,要跟总部联系吗?。”

我看着那个还比较初级版,更偏向于机器人的人工智能,蚀鬼族的科技也在发展。

“不用!”阴司直接说。

“是。”人工智能消失在舱门边,立时,飞舰灯光闪起,阴司向我弯腰一礼:“现在,请让我带你参观一下我完美的飞舰~”

我看看他,三个字:“没时间。”

阴司一阵僵硬,老铁他们又噗嗤笑了起来。

泯灭更是嫌弃地摇头:“没听见银月城快到了吗!RJ,启动飞舰和其它飞船,开启隐形模式!”

立时,飞舰开始“嗡嗡”作响,让阴司的神情更加尴尬。

“小主人,梅森司令官已经抵达昆特寨。”耳边传来冰龙的汇报。

“好,快进行疏散,先疏散女人和孩子。”

“女人!”阴司一下子转脸看我,我冷冷看他,他尴尬地眨眨眼:“咳!”转回身继续往前,“这里就是我们的驾驶舱了。”阴司按开面前的门,黑银会结合的色调让整个主舱看上去现代感十足,这样大气的飞舰被一群没文化的人驾驶感觉委屈了这艘飞舰。

“鬼王。”主舱响起那单调的机械男音,“玛格丽女王在一号线。”当人工智能提醒时,我看到阴司一脸的阴郁,连带泯灭他们也神色发紧。

“这下麻烦了。”厄尔斯捏着镜脚。

泯灭同情地拍拍阴司的肩膀:“老大,你自己看着办。”

我看向他们:“玛格丽女王?”

“是四鬼王之一。”拿吞说,掰手指,“鬼王阴司眼,我们老大,魔王审判长典狱拿布仑,尸王怒比斯,血腥女王玛格丽,四鬼王。”

“女王玛格丽非常恐怖!”老铁的脸色发了青,“她跟我们老大正好相反,她喜欢男人,蚀鬼族男人多,但她看不上,她喜欢抓来了,干净的,白净的,她养了三百多个男,宠,个个都是不得了的能力者。但他们的生死还是要看她的心情,没服侍好,轻的就是切了,切了其实不要紧,她那里有再生能力者,还能再长。但重的就直接杀了,还不是一枪了结,她有各种刑具,慢慢玩死你,太惨了,太惨了。”

阴司的人说起这位血腥女王时,一个个唏嘘恐怖不已。

“她还喜欢用处,男的血沐浴,所以叫血腥女王。”尼诺扒拉着胡子说,“妈的,蚀鬼族里的男人都没她变态。”

在我的世界里,也有一个血腥玛丽,她用处子之血沐浴,甚至最后,她用婴儿之血,最后被人杀死,但灵异界一直流传着她可怕的传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