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 艰难抉择/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是不是知道?”阿丝娜忽然问我,眸光颤动,“你是不是知道他们的身份所以把他们带回来?现在你满意了吗?这种,反目成仇,四分五裂的的状况?你为什么不和他们说清楚!为什么没有告诉他们诺亚城的真相!”阿丝娜朝我大喊,彻底失去了她以往的平静。

“阿丝娜!”梅森大叔忽然含泪厉喝,“洛冰没有做错,她是把家人带回来,错的是我们,是我们……”梅森大叔哽咽落泪,声音轻颤。

赛茜姐转身抹泪。

“雪莉!”梅森大叔大步上前,痛苦地看雪莉,“当年是我们不对!我们向你道歉,你先把阿鲁法长老放下来好不好?你们牺牲后……不不不,是那件事后,阿鲁法长老把你们的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只要找到资源,都是先给孩子们!他把他们全部抚养长大,传授知识,还让他们成家生子,你们现在看看他们,他们现在一个个有多么棒!他们现在已经是诺亚的未来!”

“呸!”雪莉姐直接啐了过来,“你们培养他们不过是在下一次战斗中好让他们去送死!然后,你们又可以顺利脱身!”

“雪莉!你怎么能那么说!”赛茜姐惊然回头,“我们当年可是姐妹!你以为我们真的想那样做吗?!”

“但你们做了!”雪莉姐大声打断了赛茜姐的话,“姐妹?哼。姐妹……哼……”雪莉姐轻嘲疾风地笑着,“那为什么我们都去战斗,只有你和梅森在诺亚城里?凭什么最后你们可以陪伴你们的儿子哈瑞长大,而我们却要和孩子分别!饱尝分离的痛苦!那时雪姬还在吃奶!”

“哈瑞……死了……”我低低的话音飘散在了风中,雪莉姐在我的话中变得吃惊,立在凄凉的风中看向了我。

其他人也惊讶地看向自己的孩子,似是求证。

赛茜姐的眼神空洞了一下,趔趄了一步,梅森叔匆匆扶住她的身体,痛苦地垂下脸。

莱修斯看向我,神情复杂而沉痛。或许,他也是在认为我坚信哈瑞没有死是因为我不愿接受现实。

“哈瑞……牺牲了。如果,你们认为赛茜姐和梅森大叔可以一家在一起对你们不公平,那现在,公平了……”我抬眸看向雪莉姐他们,“现在,你们可以一家团圆,而赛茜姐和梅森大叔将在失去哈瑞的痛苦中,度过余生。你们痛苦了十八年,他们将会痛苦数十年,公平了吗?”

雪莉姐怔怔地看着我,其他的女人也变得尴尬和难言起来,眼神复杂地看向失神的赛茜姐和痛苦的梅森叔。

我走到茗莜的身旁,双方之间。

茗莜看向我,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淡淡而语:“在我的故乡,有一种东西,叫报应,报应是神安排的,谁做错了事,谁就受到神的惩罚,这种神的惩罚,就叫作报应。当年,他们遗弃了你们,现在,他们是去了孩子,这就叫报应,他们已经得到报应了。你们,可以把阿鲁法长老放下来了吗?”

雪莉姐沉下脸不再说话,看身边释亚的母亲一眼,她拧眉叹息一声,收起了能力,阿鲁法长老在风中缓缓落下。

梅森大叔和赛茜姐回神,立刻上前,扶住了踉踉跄跄的阿鲁法长老。

“茗莜说得对,家人之间不该这样的。当年的事,应该是这样的:蚀鬼族来争夺诺亚城,是因为诺亚城是一座军事基地,以蚀鬼族的习性,不攻下不会罢休。所以,你们加入战斗,阿鲁法长老判断蚀鬼族的实力在你们之上,于是,他开始面临一个痛苦的选择,是利用你们来拖延时间,好让诺亚城转移,还是支援你们,最后使整座诺亚城落入蚀鬼族的手中?”我抬眸看雪莉姐他们,雪莉姐他们阴沉着脸,“当时诺亚城里,还有你们的孩子。”

雪莉姐和其他人一怔,神情在漆黑的夜中渐渐凝固。

“当时,阿鲁法长老面对的问题其实很简单,是牺牲小部分人,还是牺牲所有人,他的儿子,阿克布……”我看向阿鲁法长老,他痛苦地低下脸,从我提到阿克布他晕厥开始,我已经猜到他们的关系,“阿克布也在里面,你们认为阿鲁法长老当时做这个决定很容易吗?”

雪莉姐纷纷转开了脸,痛苦哽咽。

“这个决定并不容易,因为无论谁做出这个决定,他都要负上所有的责任,在负罪感中痛苦一生,除非,他本性冷酷。可是,他没有,他抚养了你们的孩子,他救了我,他把最好的一切给了你们的孩子,他在用余生作补偿……”我看向阿鲁法长老,他苍老的容颜里是被痛苦刻出的烙印,那每一条皱纹都是他午夜梦回时懊悔的痛苦的泪水而划出的痕迹。

“大家冷静一下,雪莉姐,你们这些年的恨可以理解,可是,当你做这个诺亚城的主人时,遇到像阴司眼那样的鬼王时,你又会如何?”

雪莉姐拧紧了双眉,没有看我,也没有说话。

“即便是现在诺亚城的实力,如果我不在,他们也绝对不是阴司他们的对手。所以,对不起,我想我可能也会做出和阿鲁法长老一样的决定,让一些人拖住蚀鬼族,好让更多人转移。阿鲁法长老唯一做错的,就是没有问你们,他没有问你们愿不愿意为诺亚城牺牲。”

“我们当然愿意!”雪莉姐激动地嘴唇颤抖,她看向阿鲁法长老,恨恨地看着他,“如果你当年问我们一声,我们会告诉你,我们愿意!你不问我们是怕我们跑吗?!”

“对不起……对不起……”阿鲁法哽咽地伸出苍老的手,“我求你们回来……求求你们回来……我不求你们原谅我,我只求你们回来……”阿鲁法长老恸哭起来,声泪俱下的老人格外让人揪心难受。

我看向再次别开脸的痛苦的雪莉姐:“雪莉姐,你现在是因为诺亚城是阿鲁法长老掌管而无法信任,但其实,在三年前,诺亚城已经由阿克布女儿,阿丝娜接管,现在,你们可放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