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花因血而美/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下面铺满鲜花的地面开始裂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基地,我们的飞舰随即缓缓降落。

一排阶梯浮现在我们的面前,通往上方地面,身着白衣的侍者纷纷从上面跑下,分立在了阶梯的两边。

飞舰终于停稳,舰桥窗前是空旷的地下停机场,除了我们停落的飞舰,我还看到了一些战机和飞船。

墨托,艾力塔和朱耶站起身,站在原地垂下脸:“王,玛丽号已抵达王宫。”

“通知全体下玛丽号。”

“是。”

我转身大步走出了舰桥,赫雷,阿蛊,阿鬼和莱修斯立刻跟了上来。

很快,接到通知的大家纷纷从飞舰的各个地方走出,聚集,跟在了我的身后,浩浩荡荡七十多人立在了巨大的舱门前。

舱门就在我们的面前,赫雷忽的提醒:“小心,玛格丽的旧部下未必都是墨托他们这样的奴隶。”

赫雷的话让大家变得警惕。

“恩恩!”阿鬼双手环胸重重点头,伸手将我往后推了推,他和赫雷站在了我的前方。可是,他现在是条鱼,战斗力是最弱的还想保护我?

墨托他们也有意识地微微靠后,似在害怕什么。

“紫翼~~”阿蛊慵懒地呼唤,紫翼却是立刻站到了我的身旁。阿蛊的一声呼唤,紫翼就知道阿蛊的目的,他与阿蛊之间的默契也是让人惊叹。

从内心讲,我对紫翼有一种复杂的内疚感,总像是我抢了他男人一样,而他还必须要随着他心爱的男人一起保护我。

紫翼虽然站在我身边,但也是板起脸色,我知道他不喜欢我,但因为阿蛊,他不得不保护我。

“屠,屠夫在里面……”墨托忽的低低地说。

“屠夫?”莱修斯轻柔地反问。

阿鬼也紧盯墨托。

墨托点点头:“他们还不知道女王死了……你,你小心……”

“大家小心!”梅森叔大喝一声,立时,沛洛斯和大家都陷入一种战备的状态。

“你们让开。”我推开阿鬼和赫雷,沉沉看着面前的舱门,“我是王,躲在你们后面还怎么服众?!”还没踏出舱门,却已经躲在两个男人背后?

我现在可是蚀鬼族四鬼王之一的冰火王了!

赫雷和阿鬼被我推到了两边,他们没有再阻拦我。

舱门在我面前缓缓打开,带入阳光的同时也带来了扑鼻的花香,浓郁的花香沁人心脾,带着一种神圣的,净化的力量。

墨托和艾力塔匆匆走在我的身前,低垂着脸,为我带路。

当我走出舱门时,站在台阶上的,那些如同王子的侍者们都无不愣住了神情。

他们变得有些失措,纷纷看向墨托,惊疑地看着他们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

但墨托他们恭敬的神情让他们也一时不敢乱动,纷纷低下脸,继续保持原来的姿势。

所有人随我一起慢慢走出了飞舰,走上通往上面的铺有红地毯的台阶。

“大家小心。”梅森叔和赛茜姐在我身后轻声叮嘱。

阳光清澈地洒落,带着它本该有的暖意。

纯净的空气告诉你,这是一个绝佳的栖息地。

即便是诺亚城,空气里也依然会闻到污染的气味,泥土也依然带着淡淡的粉色。三年过去,诺亚城外的土地才更干净了一些。

而这里,却已经鲜花满地。

最好的地方,被蚀鬼族占领。

纵观过去,人们因为惧怕蚀鬼族,而总是在躲避,这么想,好的地方当然是被恶人占了。

我一步,一步走出了阴暗,走上了台阶,站在了台阶的顶端,看向那座闪人的宫殿,鲜红的地毯从我的脚下直入宫殿。

地毯两边的侍从已经单膝跪地,一张水晶椅在我的前方,眼前的一切,都梦幻如同神话。

那些跪在地上的侍者们,因为没有抬脸所以没有察觉他们的女王已经换人了。他们依然跪在那里,等待他们的女王坐上王椅。

阿蛊,莱修斯,阿鬼,梅森叔,赛茜姐等等等等,所有人,都走了上来,开始带着戒备地散开,他们惊叹地看着那漫山遍野,无边无尽的鲜花。

但紫翼和赫雷依然不离我的身旁。

直到这时,跪在两边的人才变得迷惑起来,他们偷偷抬起了脸,偷偷地看,然后变得惊讶而呆滞。

“呼!”小冰,小哈和小修一下子蹿了上来,巨大的身影掠过所有人,它们张开翅膀飞了起来,如同扎猛子一般扎入花海中,登时震起了片片花瓣。

“我也来——”路西法立时觉得好玩,跃到空中的那一刻就身形就变得巨大,瞬间撑破了我们给他穿的新衣服,和小冰他们在花海里玩耍。

当晰鸟兽的出现,让面前这些跪在地上的使者们变得更加惊讶,他们纷纷仰起脸,好奇地看着那三只从西半球而来的,巨大的怪兽。

“呼——”一阵充满花香的风袭来,顷刻间吹起了被小哈它们震落的花瓣,七色的花瓣在风中打着卷,飞过我们所有人之间。

如此美景,让人难以想象会是一个食人女王的领地。

格鲁的脸上变得有些失落,他是不是觉得自己的能力在这里变得多余,这么多鲜花的存在,反而让他成为了普通人。

我伸出手,接住了飞落的花瓣,鲜丽的花瓣还带着水色,这里的土地为什么会这么肥沃?

“那些人在干什么?”赫雷忽然指向远处,目露戒备。

远处的花海中隐隐有人,他们像是在施花肥。

“他们在施花肥,大副。”墨托低低地说,其他人神情开始变得哀伤,甚至,还显得有些焦虑和担心。

是什么让他们忽然不安起来?

“什么肥料能让土地这样肥沃?”莱修斯跟着问。现在这个世界,最好的肥料是人的排泄物。

当年哈瑞可是被受罚去包装过的。

墨托和其他人变得静默,他们低下了脸,久久没有说话。

我感觉到了一丝沉重,我看向墨托,柔声轻唤:“墨托?”

“是人。”墨托低哽地说出了口,嘴唇也开始轻轻颤抖,“女王只吃大腿的肉……剩下的都绞碎做成了肉泥……”他的眼泪瞬间落了下来,全身颤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