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重整女王都/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忽的,他身边的空气裂开,阿鬼跃了出来,身后也拖着一个人。

赫雷有意思地看他,他也看了看赫雷。

阿鬼一手对赫雷竖起大拇指,一手像扔小鸡般将身后的尸体给扔入了外面的火海,丝毫不显吃力。

赫雷对阿鬼巨大的力量微露吃惊,阿鬼朝我挥挥手再次回入那裂开的空气之中。

看来我对阿鬼有点多虑了。

赫雷回过神,与我相视一笑,也再次消失空气之中。

我拍了拍还在发愣的格鲁,他呆呆朝我看来,我微微一笑:“我说过,能力没有强弱,只要用好了,都可以杀敌。”

格鲁眸光颤颤地激动地看着我,整个人立时充满了自信:“我去帮忙!”他大声说完,跑入了宫殿,身形不再犹豫。

我没有再向前,我知道我的团队很强,我相信他们的能力,这次突袭将会肃清玛格丽的残余。

我们胜在突袭。胜在对方甚至还不知道他们的女王已死。胜在敌人还在睡觉。

白衣少年和墨托他们一直站在两旁,呆呆地看着赫雷,阿鬼他们轮番将人扔入火海,整个战斗是那样地悄无声息,宛如只是在打扫屋子一般轻松。

他们脸上那些不安与恐惧的神情,也在赫雷和阿鬼他们的打扫中,缓缓消失。

他们的眼中也映入了外面的火光。

路西法和小冰他们又用自己的翅膀将火焰带到了别处。瞬间,在我们的面前,是连绵不绝的火海!

热浪滚滚,火焰的烧灼味瞬间吞没了原本的花香,可是炽热的空气却让人越来越亢奋激昂。

我把人们心中的星星之火烧入蚀鬼族,就在蚀鬼族里燎原万里,向全世界那些心中藏着蚀鬼族的人类,宣战!

“报告王,肃清已经完毕!”赛茜姐在我身边报告,“共击杀敌人十二人,现正进行搜查与整理中!”

“好!”我立在奢华的宫殿中央,脚下是水晶的地面,水晶之下是碧蓝的池水,让人宛如站在碧水之上,“通知沛洛斯,带人打扫火场降温,这几天需要控制一下火势。”

“是!”

“让人打扫整座宫殿,清理人猪屠杀之处,好好埋葬死者。”

“是!”

我看向赛茜姐:“赛茜姐,接下去敌人会接踵而至,大家要辛苦了。”

赛茜姐的脸在火光中浮起洒脱的微笑:“跟着你,就为了出来打仗,难道还为了旅游观光?参观参观蚀鬼族?”

“呵……”我也笑了,心里暖暖的。

赛茜姐神情忽的收紧,朝我肃然行礼,*的神情让我也收住了笑容,她对我一笑,返回宫殿。

能有这样的伙伴与战友是我洛冰之幸!

我转而看向墨托他们:“墨托,艾力塔。”

他们在我的呼唤中回过神,所有人都朝我看来,眸光闪闪,他们变得不一样了,和那天晚上在篝火边的神情完全不一样。

我正色看他们:“通知女王都里的其他人,他们的新王到了,从此不再为奴隶,人猪,人人,平等!”

大家在我的话音中变得安静,他们看向彼此,眸中涌出了巨大喜悦,许多白衣侍者和墨托他们被救时一样哭了。

“是!王!”墨托和艾力塔忽的高喝,他们激动地站在我的面前,身后是外面翻滚的火焰。

他们之前畏畏缩缩,心带不安是因为女王都里还有玛格丽的残余部下,他们在害怕他们,不知道我是否能保护他们,接管女王都。

可是,当赫雷顷刻间带着只是将任何物体变成鲜花的格鲁,瞬间秒杀了他们所畏惧的屠夫大人时,他们知道,他们不用再害怕,不用再不安。

因为,我,他们的冰火王,有能力,也有实力可以保护他们!

“冰火王万岁!”忽然间,有人大喊起来。

“冰火王万岁!”

“冰火王万岁——”

齐齐的喊声震荡在宫殿之中。

这场火,烧了三天三夜才慢慢熄灭,王宫之前,已是焦土,黑色的土地在降温后也依然带着暖暖的温度。

当沛洛斯的雨打在这片泥土上时,我闻到了久违的泥土的清香,真是一片肥沃的土地,莱修斯格外地喜欢。

莱修斯根据生态的保护,和物种保护留下了东南边的一片花海,剩下的土地将由他来规划种下不同的植物,他的移动实验室里,可有不少种子,很多是他从银月城上带来的。

玛格丽的王国范围其实很大,在这片盆地后还有许多大大小小的罅区全属于玛格丽。

我们肃清的只是她的王都里的人。

在肃清后,周围的防线上我们安放了探查机器人,二十四小时监视。

我们还没到休息的时候。

王都的总人口是三百人左右,这三百人里有将近两百五十人被编了号,也就是人猪。

他们平时作为奴隶,能力好的,就跟在玛格丽身边出战,比如这次她带的那些。也方便她在路上食用。

每到一站,杀人取血沐浴是她的习惯。而平时在王都里,她每七天要这样沐浴一次。

王都里的人用得差不多了,周边罅区就会送人上来,墨托就是这样被送上来的。

他告诉我,每个罅区必须定期送美少年上来,否则就会遭到屠杀。

所以罅区里也会有女人,这些女人负责生育,这样才能有孩子被送上来。

当然,另一个来源就是女王的情夫们。

玛格丽是蚀鬼族里最美的女人,所以情夫很多。而她又是最强的女人,所以小的蚀鬼族也会送来贡品巴结,想从玛格丽这里得到一夜的恩赐。

玛格丽比较喜欢的美少年会留在身边久一点,作为贴身的随从,比如墨托。

但是一旦看中新的,旧的就会被直接杀死取血。墨托能留在玛格丽身边,也是因为取代了前面的人,而那个人,正是他的亲哥哥。

所以,他恨玛格丽,可是,同时也畏惧玛格丽。

玛格丽是在他面前砍掉他哥哥的头颅,他是亲眼看着他哥哥滴干了每一滴血,那时,他才十四岁,正好是玛格丽最喜欢吃的年纪,那样的恐惧深深烙在了他的心底,摧毁了他任何反抗的意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