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三军会和/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是需要你来劝。”莱修斯笑看我,他还是显得有些担心,“之后墨托帮不上忙了。”

“之后有赫雷和小夜。”海格斯认真镇定地说,“第十区头目的能力是变成地怪,至于是什么怪物这里没有详细说明。”海格斯拧眉认真看我,“小冰,既然是地怪,你要小心地面,这次可能空战会更安全。”

“我知道了。阿鬼那边已经结束,他会和我很快在第十区会和。”

“小主人,赫雷传来捷报,已拿下第一区。”

“太好了!”我们不约而同地一起欢呼,墨托也一扫之前的愁容,在他的脸上终于看到了生气,而不是之前的那种迷茫和呆板。

“我去和他们会合。”我说。

莱修斯和海格斯一起认真地嘱咐我:“小心。”

我和冰龙迅速向第十区进发。

经过第七区时,我这次没有再好奇观光,而是直接从高高的高空直接穿云而过,没留下半丝痕迹与半分声音。

很快,我抵达了汇合点,第十区外千米外的平原。

这个世界的战争说简单也简单,说不简单也不简单。

简答的是几乎大多数地形都是荒原,没有太过复杂的地形,也不用顾及什么主要建筑,因为这个世界的主要建筑都已经在末日被摧毁地差不多了。

而不简单的是正因为都是这种地形,行军布阵很容易被对方察觉,这也是诺亚城只要一个千里哥就万事大吉。

空旷的平原,视野分外好。

到达集合点时,我已经看到了哈瑞的飞船,往下望去,乔耶和沛洛斯已经在搭建临时的基地。

说基地其实就是莱修斯发明的移动营帐,里面有很多补给。空气中小夜闪现营帐周围正在放防御的电磁护壁。

下面有人挥舞光棒,示意我可以降落。

我降落在了他们飞船的旁边,梅森叔双手环胸在我飞船前对我挥手笑。

“呼!”一个黑色的阴影掠过我的前窗,就知道是路西法。

看见大家真高兴。

我立刻打开舱门,哪知舱门开启的那一刻,一个黑影就蹿入直接扣住了我的手腕,力度之大,宛如深怕我会逃脱。

可是他突然的出现和突然的“袭击”瞬间开启了我身上的防御系统,我几乎本能地手腕一转,转身,用他扣住我的手反过来拉住了他的手臂,然后,腰部一用力,瞬间将他扔了出去!

“怦!”他被我扔出了舱门,摔落在地上,震起了一堆灰尘。

“哈哈哈哈——好久没看到小冰扔人了。”梅森大叔笑哈哈地从一边走出。“呼啦呼啦”,随着翅膀扇动的声音,路西法的身形在空中慢慢变小,然后落在了梅森叔的身边,身上不离他的食物包:“阿鬼哥哥!”

路西法匆匆去扶被我摔在地上的阿鬼,阿鬼被我摔地有点晕乎乎的,晃着满是水的脑袋,哈哈,他这算真是脑子进水。

梅森大叔笑看趔趔趄趄站起的阿鬼:“以前能被小冰扔的只有我家哈瑞,那可是无上的荣幸。

阿鬼在水中的神情微微一滞,似是终于回神立时看向我,生气地伸手:“把手给我看看!”

我下意识把手藏到身后。

“还藏起来!”阿鬼有些生气了,朝我走来,路西法立刻拦住:“阿鬼哥哥!不要这样,你又会被老大打的!”

“大人的事小孩儿少管!”阿鬼一巴掌推开路西法大步到我面前,铁着俯看我,再次伸出手:“手!”他这次几乎是厉喝。

路西法像是也被阿鬼的气势吓住,瞪大了眼睛一动不敢动,小声对梅森叔说:“我从没见过阿鬼哥哥这个样子。”

“因为他从没认真过……”梅森叔感叹般地轻叹,双眸在阳光中竟是微微有些湿润。忽的,他转身勾住路西法的脖子:“去给你老大准备吃的,她应该又一天没吃东西了。我们就别在这里招惹他们了。”

“恩恩。”路西法宛如也不想留在这里,紧跟着梅森叔。

“手!”阿鬼又是一声厉喝。

我咬咬唇,慢慢地伸出手,忽的,他有些等不及地一把抓出我的手臂,当看见我的凝胶手时,他的眼中像是喷出了怒火。

他气呼呼地看着我,一句话也没说。

他这个样子我也有点“怕”了。我眨巴眼睛看他:“打仗……哪有……不受伤的……”

“哼!你一定又逞能了!”他生气地大声地说。

我心里其实很甜,很开心,可是,看着他那张死鱼脸心又很痛,很闷。

“跟我来!”他生气地忽然弯腰一把扛起了我,我倒挂在了他的肩膀上,那一刻,时光宛如倒流,回到了那个银月城的晚上,我和哈瑞闹别扭的晚上,哈瑞也是这样生气地把我一把就抗走。

此时此刻回忆起来,却是那样地甜,哈瑞强势霸道起来,很迷人。

我在阿鬼的脚步中一颠一颠,傻傻地笑。

在我还没回味沉溺够的时候,忽然“怦!”一声,我已经被人重重放在座椅上,整个世界又翻转过来,对面只有阿鬼生气的脸。

他坐在我对面,轻轻地,小心地拿起我的手,用他巨大的鱼爪轻柔地拖在手心。

我一直看着他,他神情的专注以致于没有发现我一直看着他的脸,我知道,他就是哈瑞,我心爱的人。

我的心跳变得有些失控,我是那么地爱他,他兑现了他对我的诺亚,一直陪着我,无论他是哈瑞的时候,还是现在水鬼的时候。

而我,却无法与他相认,即便莱修斯也无法将他再变回哈瑞,因为他的基因彻底变成了水鬼。

所以,我只能认为是哈瑞附在了水鬼的身上,可是,如何做到的?莱修斯说只有找到另一个当事人,也就是星川,才会知道。

阿鬼剥去了我手上的凝胶,在看到我苍白的手骨时,他却是不动了。片刻后,他侧开脸,胸膛大大起伏,宛如每一口呼吸让他都陷入无比巨大的痛苦。

我笑看他:“你怎么了?不会是哭了吧。”

他猛地回头,鱼眼瞪到了最大,清澈的水里被一些别的液体弄得有些浑浊。他生气地看我一会儿,再次别开脸,开始用他巨大的鱼爪包裹我的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