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接生(红包3千5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还没进屋已经听到了女人痛苦的揪心地喊声,“啊————”

我进入了房间,大家也停在了门口,没有再进入。

“小冰你来了!”梅森叔先迎了上来,比其他人镇定许多,“羊水破了,快生了。”

我看到阴暗的房间里赫雷守在窗边,阿鬼站在一边烦躁地抓他的头盔,阿蛊正在床边握着那女孩儿的手:“深呼吸……深呼吸……”他温柔地说着。

“你总算来了,这里交给你了。”阿鬼像是获救般从我身边逃了出去。

赫雷也紧跟着而来,看一眼那个孕妇拧眉,立刻收回目光:“她现在这个样子也跳不了楼了。”说完,他和阿鬼一起离开房间。

“现在怎么办?”梅森大叔也是焦头烂额,“我让人去烧热水了,可是我不会接生啊。”梅森大叔爱莫能助,犯难地看我。

阿蛊朝我看来,他粉色的额发竟是有些湿漉漉地沾在他的额头上,可见他真的在为那个女孩儿心焦:“她好像痛地快不行了……”阿蛊心疼地看向那个女孩儿,“我从没见过女孩儿生孩子,原来会那么疼。”

“啊————让我死————求你们了————”那女孩儿痛地抬起脸,朝我们痛苦地祈求,汗水染湿了她的脸,泪水从她的眼中滚落。

她的哀求与她的泪水让我心痛,她是一个孕妇,却在求死。

我立刻问:“海格斯,你准备好了吗?”

“好了,你们把床推到窗边。”海格斯说话时,窗外竟是冰龙飞升起来。

我立刻说:“梅森叔!快帮忙!”我立刻到床边,用力推床,“要推到窗边,海格斯会接生!”可是重重的铁床纹丝不动。

梅森叔见状匆匆到床尾,伸手抓住床尾,能力爆发,轻松地抬起床,从我面前直接拉到了窗边,轻易地如同是在拉一张纸头做的床。

紧跟着,冰龙的爪子竟是伸了进来,抓住了窗框,“轰!”一声,窗户整个儿被拉开,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破洞。

冰龙F1号是轻型战斗型飞船,所以没有配备太多舱室。

在冰龙F1号里,医疗舱是没有的,只有一个简易的胶囊医疗舱,是让伤员暂时在里面获得简单地紧急救治,仅有止血功能,没有接生极其它复杂手术功能。

就在这时,我看到更加细小的机械臂伸了出来,一个爪子上是消毒液,它一边伸过来,一边在机械爪上喷消毒液。

不会吧!

海格斯是打算远程遥控冰龙的修理机械臂给产妇接生?!

这样的事情,我想我真的只会在这个世界看见了。

“唰”海格斯的影响已经出现在了我们的床边,他冷静地看梅森叔:“梅森叔,去把热水拿来。”

“好!”梅森叔立刻离开了房间。

“啊————你们为什么不让我死……为什么……”女孩儿的情况很不好,呼吸短促,气息开始变得无力。

她苦苦哀求地,哭泣地看着我:“求求你……让我死吧……求求你了……”她朝我伸出手,苦苦哀求我。

我心痛地看着她,心真的很痛,但是我此刻只感觉到一丝无力。因为我无法说出任何安慰的话语。

没有人会理解她此刻的痛苦。她被可怕的魔鬼占有,而现在更有了魔鬼的孩子。如果我说请问肚子里的孩子活下去,这无疑对她反而更加重了打击,因为,我看不出她对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有任何地留恋与爱。

她只想死,带着肚子里她或许认为是罪恶的东西一起死,尽快结束她这痛苦的一生。

“阿蛊,让产妇心情愉悦些,她现在情况很不好,会坚持不到把孩子生下来。”海格斯看向阿蛊,目光变冷,“这个孩子对我很重要。”

阿蛊看着海格斯有些吃惊:“对你很重要?”

我就知道!

海格斯想要这个孩子,因为这是地怪的孩子!

“阿蛊,先听海格斯的。让孕妇愉悦起来。”孕妇一心求死对整个产程一定没有好处。我知道我们现在做的事违背了这个母亲本人的意愿,但是,我做不到看着一个孕妇死。

“好。”阿蛊点点头,低下脸握住了那女孩儿伸向我的手,身上竟是散发出淡淡的粉色的光芒,这粉光我也曾经看到过,在蓝盾城里,他浑身发着光,很美。

产妇的神情渐渐平静起来,深深呼吸,嘴角露出了美好的笑容:“我这是怎么了?我从没这么开心过?啊————”她痛地再次大叫,“求你,别离开我,让我再感受这份幸福感,求你了,啊————”她握紧了阿蛊的手,死死地握紧,感受这份她或许一生都没感受过的美好的感觉。

阿蛊的能力是控制体内的各种激素与情绪,情绪也是由大脑的一些化学反应而来,所以,阿蛊可以让这个女孩儿开心起来。

另一边,机械爪已经轻轻掀起女孩儿的衣裙,两条细细的机械臂伸入了下面,另一条机械臂从飞船里伸出,却是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

“啊————啊————”在产妇一声痛苦的嘶喊中,机械手臂忽然拉出了一个白色的物体,我还没看清便已经被那干净的毛巾包裹好抓回了冰龙,一直没听到婴儿的啼哭声。

女孩儿喘息了一会儿,躺回了床上。

阿蛊身上的光芒渐渐消散,他慢慢松开了手,女孩儿的神情变得寂静,死灰,她双目无神地望着上方,一动不动。

阿蛊叹息地将毛毯轻轻盖在了女孩儿的身上。

梅森叔拿着热水匆匆进入,面露惊讶:“结束了?”

“结束了。”海格斯像一个外科医生般镇定地说,“我需要热水给女孩儿清洗一下。”说着,机械臂再次抬起了女孩儿,利落地取走了她身下满是血污的毯子,整个房间里一时弥漫着古怪的血腥味,可能是羊水的气味,但很快又被消毒水覆盖。

“不给孩子清洗一下吗?”我问海格斯。

海格斯操作着平板,显然他用平板在操纵房间里那些灵活的机械臂:“不需要,孩子正在干燥。”

干,干燥是什么鬼?!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