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振奋军心(红包3千3更)/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有墨托的战斗影像,我们这次四个区的胜利对那些人影响很大,他们看到了你不用能力打败了托托列,都把你当作了神,哼,对他们说再多鼓励的话也不如让他们自己去看,这次真是击入了他们的心,才让他们真正振奋起来。”说着,他的大爪子放落我的头顶,带出了哈瑞习惯性的宠溺的动作,他晃了晃我的头,低头贴上了我的额头,“你燃起了他们的希望,小冰……”

那一刻,我怔怔看他,他似是察觉了什么也变得有些僵硬。

忽的,他顺势用力撞了一下我的额头,“咚。”我立刻捂住额头,他笑看我:“快点,大家就等你了。”他对我使了个眼色,看向门外。

“知道了!你撞我干什么!”我揉揉额头,抱着大白枕头走向门。

“等等等等,你这样去?”阿鬼呆呆看我身前挂着的大白茧子。

“当然!我不能给海格斯机会!”我握起拳头。

阿鬼抚额:“海格斯知道你不喜欢,他一定不会再碰这孩子了,我看,是你不舍得~~”

我抱着大茧子,叹气低脸:“阿鬼,这里面是个女孩儿,莱修斯扫描过了,是个孩子,她有心跳,她现在也能听到我们的声音,我想,她也一定不想离开别人的怀抱,阿鬼,如果这是你的孩子,你会舍得把她独自丢在一个黑暗冰冷的房间里吗?”

我抬眸难过地看向阿鬼,阿鬼的面罩映出了我脸上哀伤的神情,他登时僵住了身体,定定地看着我眸光开始闪烁,情绪因为我的哀伤而失措。

他最见不得我不开心。

见他着急,我摘下茧子,慢慢套在了他的脖子上:“所以……你帮我暂时看着。”

“啊?!”阿鬼登时愣住。

我笑了,拍拍他的面罩:“我任命你为她的父亲,在我不方便照顾她的时候好好照顾她。”

阿鬼抬手拍上额头:“被你给骗了,呵……”他不由笑出声,笑声中充满了对我的宠溺与无奈,“真拿你没办法,行了,就让我被大家笑吧。”说着,他用大掌轻柔托起身前的大茧子,低脸温柔地注视,“我是你的父亲了,给你取个什么名字好呢?”

“安琪儿怎样?天使。”我开心地边走边说,转身倒着走看阿鬼,就像以前哈瑞总是走在我前面,转身倒着走,现在才明白,他是想一直看着我。

阿鬼温柔宠溺地看着我:“可是路西法不也是天使?你以前跟我说过。”

“天使有很多名字的,安琪儿是纯洁的美丽的天使的总称,通常为女孩儿的名字。路西法是天使中叛逆的一个,他是一个男性天使,他违抗了天神的命令,坠落地狱做了魔鬼……”

“路西法可一点也不像魔鬼,那孩子挺乖的。”阿鬼算是为路西法抱不平。

“但他变身后你不觉得他很帅吗!”我仿佛又回到了诺亚城,和哈瑞一边走一边开心地聊天。

“呃……你的审美可真是奇怪。”阿鬼挠挠头,“路西法变身后倒是才像个魔鬼,恩……”他双手环胸,歪着脑袋,“很难想象这么可爱的孩子变身后会这么凶悍。”

“所以叫他路西法,因为路西法也有两面,他的心底还是一个柔软的天使……”

“呵……”阿鬼继续笑看我,“很久没看你那么开心了。”

我笑了,转回身走在了他的身边,感觉一身轻松:“是啊,或许是因为和你们能在一起了吧……”

阿鬼在我的话音中一直,一直看着我。

然而,这只是短暂的喘息,没有人敢放松警惕,因为我们的敌人很可能在准备反扑,我们的敌人还在黑暗中潜伏,伺机而动。

我们在宫殿里虽然举行庆功宴,但其实我们在女王都的周围已经布下了防御网,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立刻会发来警报。

莱修斯和海格斯在我们出战的这两天里也没有歇息,一直在布防御网。

对西港的调查也并没结束,只是因为是远程控制,所以莱修斯可以这样自由。

只是浚和宗本还没有消息,让我担心。

莱修斯觉得西港可能有浚认识的人,所以浚才会反常。如果是这样,真是太好了。

精美的宫殿里,大家摆上了瓜果面包,食物还不丰富,但人人脸上笑容洋溢,玛格丽的美男团也不再紧张,不安与迷茫,而是和我们一起共享美味。

他们崇拜地看着赫雷,阿鬼和阿蛊,甚至沛洛斯也有了自己的粉丝,每个男孩儿在我们当中找到了自己心中的英雄。

明天我们将对他们的能力分类整理,进入正式训练,之后会编入阿鬼,赫雷,阿蛊和小樱的队伍。

小樱对这些美男子可是“垂涎”已久。身后有一队美少年浩浩荡荡,一直是她的梦想。

而莱修斯将对这些男孩进行文化上的教育,人没有文化不行,无知有时候比无能更可怕,知识会让他们更加强大,也会更加坚定自己的信念。

他们需要信念,这是一种无形的但却神奇的力量,只要有了新年,他们就不会在失去主人后再次迷茫。

我现在在他们心里,依然是主人。他们的重新振作,也是因为有了我在他们的前方。

我拿起玛格丽珍藏的红酒,站在台阶上。

立时,所有人也“唰!”地站起,高举红酒杯。

“这段日子,大家辛苦了,一直跟着我东奔西走,四处征战,这一杯,敬你们!”我朝阿鬼,赫雷,阿蛊还有胖次他们看了一眼,仰头一口喝下。

梅森叔,阿鬼,赫雷,阿蛊,沛洛斯,释亚等等全都陪我一起喝下。

莱修斯,小樱和乔耶他们微笑地看着我们,小樱的目光里带出了一分羡慕,她也想随我一起出战。

墨托他们心潮澎拜地看着我们,紧握手中的酒杯,激动而崇拜地看向赫雷他们。

我忘记了,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看到的,才能直击心灵,这远远比我去说成百上千句的鸡汤更管用。

如果说没用,就直接做给他们看,让他们看到我们未来什么而战,我们是如何一起战斗的!

莱修斯和海格斯不仅是科学家,他们,还是心理学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