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赛茜姐生气了/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带阿飞去阿朵的房间,其他人也都回自己的小屋安歇,整座宫殿终于安静下来,只有空气里淡淡的酒香告诉大家这里曾有酒会。

阿朵的房间依然寂静无声,只有赛茜姐坐在边上怜惜地看着阿朵沉睡的脸庞。

我们到的时候,梅森叔正站在门外看赛茜姐,他脸上是犹豫的神情,他是在犹豫要不要告诉赛茜姐阿鬼的事吧。

梅森叔看见我们来微微让开身形,收起之前犹豫的神情,转为对阿朵的怜惜:“你们来了?”

“阿朵怎么样?”阿飞忧心地问。

梅森叔看向他,沉重地摇摇头:“一直不说话,也没吃一口东西,今天她刚刚生了孩子,这样对她的身体很不好,现在暂时昏睡过去了,这里物资缺乏,没有营养液可以给她输入。”梅森叔也是忧心忡忡。

阿飞听着梅森叔的话神情更加忧急:“我,我可以进去吗?”他急急地问。

“他是……”梅森叔看向我们。

“他是阿飞,十区的那个。”我说。

“我有印象。”梅森叔微笑点头。

“所以我们想是不是让十区的人来照顾阿朵会好一些,他跟阿朵自小认识。”我补充解释。

“那还等什么?”梅森叔立刻开门,压低了声音,“快进去吧,有什么需求按床边的按钮,那里是对话机。”

“恩。”阿飞匆匆进入。

赛茜姐看见他有些疑惑,梅森叔对她挥挥手,夫妻间的默契让赛茜姐神情镇定,和阿飞轻轻交代。

“是在犹豫跟赛茜姐说阿鬼的事吗?”我问看着赛茜姐神情再次凝重的梅森叔。

梅森叔收回目光看向我,点点头。

“阿鬼的事?”莱修斯疑惑看我。

我微微拧眉,看他:“梅森叔知道阿鬼的事了。”

莱修斯吃惊之后,神情也变得凝重起来:“梅森叔,你放心,我们正在想办法……”

梅森叔的眼眶又微微红润,带着一分释然:“没关系,莱修斯,知道他还活着,我已经满足了,还看见小冰对我们家那傻小子不离不弃,我,我真的很感动……”梅森叔哽咽地说着。

“不,梅森叔,是哈瑞对我不离不弃。”我的眼眶也无法控制地湿润。

莱修斯难过地低下脸,神情里带着一分焦急与急切,他心里也在为阿鬼着急,我知道他对于阿鬼这件事没什么进度一直很自责。

“怎么了?你们的表情都那么凝重?”赛茜姐走了出来,梅森叔正好背对她。

梅森叔匆匆侧开脸偷偷把眼泪擦了,转回脸微笑看她:“今天你辛苦了,那孩子是第十区的,认识阿朵,让他照顾吧。”

赛茜姐欣慰点头:“哎,阿朵那孩子真可怜,有认识的人在她身边会好些。那孩子呢?”赛茜姐关心地看我们。

“在阿鬼那儿。”我说。

梅森叔的神情变得柔和,淡淡地笑了起来,似是在想象阿鬼带孩子的时候。

“怎么能交给一个水鬼?”赛茜姐对我们的交托有些生气,“水鬼的爪子多锋利,抓破孩子怎么办?”赛茜姐生气地看我们,“果然都是些孩子,不懂带孩子,那孩子交给我。”

“好啊。”我高兴起来,有赛茜姐照顾我更放心了。

“走,带我去阿鬼房间,他住哪儿?”赛茜姐着急地先走了起来,梅森叔看着她温柔地笑了起来。

赛茜姐和以前一样,风风火火。

梅森叔走在赛茜姐身边伸手揽住她的肩膀,还被赛茜姐推开,他们曾经在诺亚城里,也总是这样,所以梅森叔总说我和赛茜姐很像,。

我和莱修斯跟在他们身后,我想起小樱的话轻声问莱修斯:“莱修斯,赛茜姐和梅森叔为什么不再生个孩子?”

莱修斯静默了一会儿,轻轻说:“他们……太爱哈瑞了,所以……”莱修斯停住了话音,我们已经站在了皇宫的泳池下。

阿鬼的房间就是皇宫的泳池,宝石做的泳池在月光中如同水晶,将泳池照透。这座近乎悬浮在半空中的泳池在月色下美轮美奂。

赛茜姐看见阿鬼悬浮在泳池的水中,而他的上方是一个巨大的橡皮鸭子,鸭子里那颗茧隐隐可见。

梅森叔一下子笑了出来:“这孩子真可爱。”

“可爱什么?”赛茜姐有些生气,“你们这些年轻人真是乱来,孩子要是落水里怎么办?”

“根据丝茧的情况,应该会漂浮在水……”莱修斯还没分析完,赛茜姐已经从一边的台阶上匆匆跑了上去。

“她还是喜欢孩子的……”梅森叔望着赛茜姐的身影温柔感叹,“阿丝娜,雪姬那些孩子生出来,都是她在帮忙带……”

“那……再生个吧,梅森叔!”我握拳,“我相信你们可以的!”

“我当然没问题!”梅森叔着重强调自己生个孩子绝对没问题,“可她……”梅森叔目露忧伤,“她走不出哈瑞的事,她怕自己再有孩子会渐渐忘了哈瑞……”

赛茜姐已经跑到了上面的泳池边,忽然手臂伸长去抓大黄鸭。

忽然,阿鬼醒了,一下子蹿出了水面抓住大黄鸭,看见是赛茜姐时愣住了。

“啪啪啪。”我拍响宝石的泳池壁,阿鬼埋下脸朝我们的方向看来,我们朝他挥手,他笑了,放开了大黄鸭,赛茜姐将大黄鸭拉到了池边。

阿鬼潜了下来,游到了泳池边,他没有穿战斗服,也没有戴头盔,他再次无法开口说话。

他静静地树立在我们面前,我伸手抚上赤壁,他的手也伸了过来,和我隔着宝石壁相合。

“呜——”梅森叔竟是一下子忍不住哭了出来。

阿鬼疑惑地看向他,梅森叔扭开脸立刻走,去接赛茜姐。

我看向阿鬼,给他做了个喝酒的动作,梅森叔喝多了。

阿鬼笑了,朝上面看去。

赛茜姐将茧温柔地抱在怀里,温柔地笑了,她注视了一会儿和梅森叔怀抱丝茧离开。

阿鬼低下脸,对我竖起大拇指,像是在说把孩子交给赛茜姐一定妥妥的。

我也笑了,点点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