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 鬼王戏多/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丝毫不畏惧地立在他的面前,镇定自若地迎视他的目光,但我隐隐感觉到他这句你到底是谁并不是问我,而是他已经知道了答案。

他缓缓往后靠坐在王椅上,挥了挥手。

“都起来吧~~~~啊~~~~~”他身后烟灰色长发的男子无精打采地说。

众人纷纷起身,但依然恭敬站立。

阴司不敢多看我,站在自己的高台上偷偷摸摸瞟我,就像是在威严的老师面前想做小动作又不敢做的小学生。

“你知道你杀的是鬼王吗?”大鬼王威严的声音在会场中回响。

“知道。”我直接答。

大鬼王身后两个护卫的目光也落在我的身上。

“你杀了鬼王,按照蚀鬼族的法则,你的确可以成为新的鬼王,但是这里有人不服不行。”大鬼王锐利的目光扫过伮比斯,“所以,你需要进行审判。”大鬼王沉沉地说。

“我没有做错,我为什么要被审判?”我大声反问,不卑不亢。

“这么说……你也不服?”大鬼王沉沉反问,“你为什么要杀玛格丽?”

“因为她想吃我!”我大声说,抬起手,缓缓指向阴司,阴司神色立时一紧,身体绷直地开始躲闪我的手,却被泯灭和厄尔斯抵住了身体,让他无处可闪,“阴司可以作证!”

大鬼王随即看向了阴司:“阴司,是这样吗?”

伮比斯阴沉的目光立时投向了阴司。

阴司笑容僵硬了一下,握拳轻咳:“咳,大鬼王,你也知道玛格丽的喜好,她看见我家小老弟就硬把她留下了。我知道大鬼王您主张和谐,所以我不好跟玛格丽翻脸,但我提醒玛格丽了,让她不要碰我家小老弟,可明显……她没听啊。”

“恩……很有道理。”大鬼王摸了摸下巴,“玛格丽要吃他,他反抗,结果玛格丽不敌被他杀了,没错。是不是,伮比斯?”

伮比斯阴沉地侧开脸,不说话。

“我知道你和拿布仑和玛格丽的关系,但你们是鬼王,一个女人没了,也没什么大不了。”大鬼王看伮比斯和拿布仑,“我们虽然是蚀鬼族,但也要讲一些道理。”

“大鬼王,蚀鬼族女人是很多,但女王只有一个。”拿布仑笑呵呵地说,“大鬼王,四鬼王里没有个女王您不觉得缺了点什么吗?”

“喔~~~”大鬼王再次后靠,“这么说拿布仑你只要冰火王是个女人就没意见了?”

“当然。”拿布仑弯腰一礼,“有一位女王陛下,才更完美。可是……”拿布仑笑看我,“冰火王能变成女王吗?”

“那可未必,冰火王,是不是?”大鬼王面具下的目光立时朝我而来,那双眼睛宛如已经洞悉了一切,“如果我没看错,你身后的应该是极光军赫雷统领吧。”

“赫雷?!”凤幽立刻惊呼起来,看向赫雷,“怪不得我觉得你眼熟,原来你是赫雷!”

立时,周围的目光也朝赫雷聚拢,殿音和雅风的脸上也微露一抹吃惊的神情。

赫雷立时浑身戒备起来,握住了我的手臂。

大鬼王的目光依然盯视在赫雷的身上,他抬起手,显得很轻松自如:“别紧张,孩子,我们不会抓你的,你能力很强,我一直很欣赏,我很高兴你能来蚀鬼族,我想请你来蚀鬼族看一看也没这个机会,没想到你今天来了,哈哈哈哈——”

大鬼王在王椅上大笑着,伮比斯的神情在大鬼王的笑容中更加阴森。

赫雷微微向我靠近一步,阿蛊伸手拦住他,对他摇摇头:“逃不掉的。”阿蛊轻轻说。

赫雷的神色立时凝重起来。

阿蛊对他甜腻而笑,低语:“放心,大鬼王……”阿蛊瞥了一眼大鬼王,看向赫雷,“对我们的王很欣赏。”

赫雷微微拧眉,收回了握住我手臂的手,退回了原位。

大鬼王渐渐收起了笑,身体微微前倾看向了我:“但是,让我更高兴的是你来了!北极星,洛,冰!”

立时,赫雷与阿蛊都露出了震惊的神情,他们同时看向我,我心中划过惊讶,但我依然保持镇定。

喔镇定地对他们点点头,他们目露戒备地看向四周。

我惊讶的不是他知道了我是洛冰,从我跟阴司到蚀鬼族,很多迹象可以追查出我的身份,但蚀鬼族能有这么强大的情报能力,才是我真正惊讶的原因。

“什么?!他是北极星!”

“不!可!能!吧!”

“我看看我看看!北极星居然是这么一个小个子!”

“嘘~~~雅风,看来他要你一只手还算是客气的。”殿音笑看不远处的雅风。

雅风脸上的笑容微微僵硬。

“我天!你是洛冰?!”凤幽转脸惊讶地看我,“难怪你能杀玛格丽,你可是屠了整座钢鬼城~~哇……我虽然是蚀鬼族,但也没你那么凶残……”凤幽啧啧摇头。

我的心却陷入一分沉重,钢鬼城一战是我最不想提及的事情。

银月城真的小看了蚀鬼族,这也更加确定了在银月城里,应该有蚀鬼族的人。

那么,蚀鬼族里,会不会有银月城的人?

“喔~~~~他是洛冰!是洛冰!是那颗北极星!”忽然,拿布仑从他的高台跃了出来,像是舞剧演员一样跳到我的高台下侧,捂住心口,目露恐惧,“哦~~我好怕啊,他像陨石一样坠入钢鬼城,将钢鬼城一夜摧毁~~~~我好怕……我好怕——哈哈哈哈……哈哈哈——”他又疯疯癫癫笑了起来,“伮比斯,我们死定了,死定了~~~呃!”他像是舞剧演员死了一般慢慢倒落,倒落……但是,他在离地面三十公分的时候停住了!做出了马克尔杰克逊也做不到的极限动作。

然后,他又慢慢地起来,看向伮比斯,取下单片眼镜悠闲地擦了起来,一边擦一边漫不经心地说:“伮比斯,玛格丽这次真是自己找死了,你也别给她报仇了,为玛格丽那个水性杨花的女人而死,不值得。”拿布仑一口哈气吹拂上镜片,戴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