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没有异议/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鬼王的面具转向他:“所以,拿布仑你对洛冰做鬼王的事没有异议了?”

“当然没有。”拿布仑弯腰一礼,随即转身也对我挥舞手臂,如同演员谢幕,“欢迎北极星加入我们蚀鬼族王国。”

“你们在干什么——”伮比斯嘶吼起来,“既然你们知道他是洛冰,他是银月城的人,更应该杀了他——你们都怎么了——难道只有我一个人是清醒的——”伮比斯抓狂地捏断了面前的栏杆,栏杆瞬间变得锈迹斑斑,残破不堪。

“他已经不是银月城的人了!”阴司立刻大喊,“我洛冰老弟说了,他不回银月城,他还要把银月城打下来!”

立时,周围发出惊叹的惊呼声。

“北极星背叛银月城了?”

“这下有得看了!”

“哈哈,该轮到银月城颤抖了。”

“不是说北极星死了?”

“你的智商掉茅坑了吧,不活生生站在那儿!”

“不过他的确失踪了快两年,银月城也当他死了。”

“银月城说他死一定是不想让别人找他。”

“喔~~~我都反应不过来了,冰火王杀了玛格丽,冰火王又忽然成了北极星!今天是什么日子?”

阴司松口气,擦擦汗,满脸的疑惑,似是也有点不明白大鬼王是如何知道我身份的。他急急朝我看来,对我摆手,像是在说不是我出卖的。

“他说不回银月城你们就信了——”伮比斯阴森嘶吼,环视所有人,“他还带来了赫雷,赫雷是极光军的人!他在我们蚀鬼族眼皮子底下杀我们的人,你们都怎么了?任意让银月城和极光军的人在我们蚀鬼族的地盘张狂了吗——大鬼王——难道您也瞎了吗——”伮比斯咬牙切齿地看向大鬼王。

大鬼王的视线立时阴沉,在面具后沉沉盯视伮比斯。

伮比斯愤怒地胸膛起伏,每一次起伏让他的肋骨更加清晰,如同一具骷髅在原地复活。

“哼……”拿布仑伸手戴好镜片,稍微正经地看伮比斯,“可没有人敢说大鬼王眼瞎,不过,大鬼王陛下,伮比斯说得好像也有点道理,这洛冰可是在您的眼鼻子底下诛杀我们蚀鬼族,他杀了玛格丽所有的老部下,他下一个目标该不会是我们吧。”拿布仑微微一笑。

“拿布仑你这个墙头草。”阴司无比鄙夷地看他,抬脚踩上前面的栏杆俯看拿布仑,“托托列他们都是玛格丽老部下,新的鬼王上任,当然要肃清一下,这没错啊,我洛冰老弟没做错啊,你,伮比斯还有我!当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玛格丽当年杀了前一任鬼王的时候,杀的人还少吗?”

整个会场成了一场激烈的辩论赛,辩论的中心,是我。

我继续保持沉默,只是看他们争论。赫雷与阿蛊也和我一起看着这些鬼王,这是一次了解他们的机会。

拿布仑歪着脸想了想,又是一个漂亮的舞步转向伮比斯:“伮比斯,阴司说得也不错,我们当年做鬼王的时候的确也杀了不少前鬼王的人。”

“拿布仑你跳够了——你们都同意他为王,我不同意——我要和这个洛冰决战——这是蚀鬼族的规矩,是我的权利——我可以向他提出决战————”

自始至终,我还没开口说过一句话,全是阴司,拿布仑和伮比斯之间的对话。

阴司在维护我,他平时看上去有点二,但其实他是大智若愚。

而伮比斯是一心只想杀我,他从开始就没改变过心意,他对玛格丽是真情。

最有趣的是拿布仑,总是在见风使舵,也难怪伮比斯被他气到抓狂。

现在,伮比斯提出要和我决战,我倒是觉得这个主意不错,一劳永逸。

“我同意。”我看向大鬼王,所有人都看向了大鬼王。

伮比斯阴狠狠地盯视我,宛如恨不得现在就过来将我把屁拆股给他心爱的玛格丽报仇。

“这下精彩了~~”凤幽在我身前食指甩着枪,“正好让大家见识见识你的能力~~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厉害。”

雅风与殿音也从两边射来锐利的目光,他们都在期待我与伮比斯的决斗,等着看我和伮比斯之间的血战。

这个世界对于我只是很多传说。

传说银月城有一个北极星很厉害,因为传说银月城的北极星封号是给最强的能力者。传说这个北极星一夜屠城,钢鬼城无人生还,甚至没有尸骨。

这些都只是传说,从凤幽,殿音他们的目光看,他们是心存怀疑的,因为钢鬼城那晚的事没有人看见,很多人认为是银月城新型的武器,那武器在顷刻间抑制了所有能力者的能力,然后用可怕的蓝晶能源武器摧毁了钢鬼城。

这,就是我洛冰流传在这个世界上的传说,说得我也有点信了。比如在我暴走的时候,或许真的是银月城发射了什么神秘武器呢?他们总是有很多不为人知的黑科技。

因为那一场战斗成为了一块巨石,压在我的胸口让我喘不上气,我想摆脱那段历史,那场战役,因为我并不把它当作是自己的勋功章。

“伮比斯你可想好了。”阴司又一脸憨厚相,“当初我可是警告过玛格丽的,她一定要带走我洛冰老弟,我当时还在吃饭呢,结果我屁股都没坐热,我洛冰老弟就出来了,说把她给杀了,我当时可以说是非常震惊的,玛格丽啊!血腥女王啊!我洛冰老弟没几秒就把她给杀了,我真的无法想象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啊!而我洛冰老弟又非常冷静,他当时的神情就跟死神一样让我的腿都吓软了……所以他说要来蚀鬼族,我哪敢不带啊,万一他一怒也杀了我呢?”阴司越说越夸张,也快和下面跳舞的拿布仑一样,他就是在高台上表演话剧的。

“什么?”拿布仑果然又开始演了,单手放在心口,右手甩起指向伮比斯,“不——伮比斯——不要去挑战他!我已经失去了玛格丽,不能再失去你这个兄弟——你会死的——会和钢鬼城所有的兄弟们一样,尸骨无存——”

我的头有点涨,越不想触及的事情今天被他们屡屡提及,我的心很沉,我洛冰不是一个屠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