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 你们的女王来了/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蛊能力的进阶速度,是让人惊讶的。

莱修斯与海格斯在不断的研究中也曾发现过,能力者的进化除了在战场上历练,还有有时也会受到年龄的限制,每个人突变的年龄也会不同。但是一旦到突变的年龄,他的进化会是非常迅速。

我看向阿蛊和赫雷,我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但现在担心是无用的,一切顺其自然。

我放松了神情,笑看他们:“难得我们三个都穿地那么正式,今晚,就好好享受这个宴会吧。”我伸手挽住了就在身边的阿蛊的胳膊,然后手伸向赫雷。

赫雷僵硬地看着我,阿蛊笑看他:“赫雷上位~~~你是看见这样的冰迈不动步了吗?”

赫雷的神情立时一紧,脸红地沉沉看阿蛊:“我是在担心!但有我们在,有些担心也是多余的。我们应该配合冰。”随即他走到了我的另一侧,微微羞涩地侧开脸弯起了手臂。

我看着他发红的侧脸,挽上了他的手臂,他的身体立时一紧,转回脸看我时,神情变得温柔而深情:“我爱你时,你是男生,我几番纠结才鼓起勇气告诉你,结果,你却告诉我,你是个女孩儿……”他的神情里充满了一丝委屈与郁闷。

我脸红了红,尴尬低脸:“对,对不起……”

“没关系,你还是你,你也一直想告诉我。无论男女,你都是我爱的冰。”赫雷毫不在意还有阿蛊在场地说。

阿蛊丝毫没有显出别扭的神情,而是依然甜腻地笑看赫雷:“晚宴要开始罗~~~我们该带我们的女王陛下入场了~~~”

“恩。”赫雷的神情也放松下来,可是他的眸光却在不停地颤动,宛如有什么依然让他心情激动,难以平静,胸膛时不时大大起伏。

今晚,我还是“惊吓”到了赫雷。

门开时,门外却是阴司他们,登时,他们三个也变得呆滞。

他们三人也穿上了适宜的礼服,帅气非凡。

礼服让阴司显得更加年轻一分,长长的黑发扣在身后,让他也多了分皇族的贵气。只是他还是不舒服地拉扯衣领,这个动作也在看到我时定格。

“女!女王陛下!”泯灭当即单膝跪下。

厄尔斯也紧跟着跪下:“女王陛下,请接受我们的忠诚!”

他们两个异常郑重地说,郑重地我真信了。

幸好,我知道他们是戏精。

阴司从他们的话中回神,左看看,右看看,跳脚:“我才是你们的王!”

“对不起,冰女王实在太美了,我们跟着冰女王,感觉自己的颜值也会上升,跟着你,我老婆都说越来越丑了。”泯灭直接嫌弃地说,站起身。

“而且冰女王也比你远远聪明。”厄尔斯也随即起身,“你拉低了我们所有人的智商,我女朋友都嫌弃我书读得少。”

他们两说完,直接就站到了我的身后。

阴司抚额:“真是白养了!”

“哥,带我们去宴会厅。”我说。

阴司听到我叫他哥,又开心起来:“这边这边。”他轻快地到我身前带路,丝毫不在意他的人跟在了我的身后。

其实,我很喜欢阴司的人,泯灭啦,厄尔斯啦,老铁他们啦,有他们在身边,一直很欢乐。由此可以看出,阴司是一位好的领导者,只有善良的王者,才会有“爬到他头上”的部下。

银河殿就在这栋建筑的顶层,我们坐电梯往上即可到达。

电梯门打开时,立时优雅的音乐已经传来,电梯门到宴会厅入口大门两边都是身穿白色统一制服的侍者,他们在看到我时惊呆了神情。

我已经习惯这样惊讶的目光。这比在银月城,大家知道我是女人时的惊讶,可好多了。

阴司领着我向前:“这里就是银河殿,是王后精心设计的宴会殿,非常漂亮。”

眼前是一个圆形的宴会宫殿,透明的屋顶直接可以看到夜空中绚丽的星辰,而星辰下是全息的变换的宇宙星云。粉色的,蓝色的星云在空气中缓缓旋转,让整个宴会厅如同在宇宙之中。

阴司领我进入,灯光幽暗,洒落在人的身上也如星河流淌,美轮美奂。

“王后是一个讲究的女人,也不知从哪儿来的。”阴司一边走一边说,“反正我在地面上从没见过这么讲究的女人,她来蚀鬼族后,鬼王都就完全变了。原来我们的资源都用在吃穿和武器上,她用来装扮上,你说,像这样的装饰得花多少能源?啧。”阴司连连摇头,充满了对能源的疼惜。

“女人爱美是天性,老大,这叫情调!平时让你多读点书。”厄尔斯用中指推了推眼镜,“女人不喜欢不懂浪漫,没有情调的男人。”

“真的!”阴司一脸紧绷看我。

我懒得回答。

“阴司大人~~~”阿蛊笑看阴司,“我们冰的丈夫莱修斯博士,可是一个很会浪漫的男人呢~~他总是把我们冰的房间装扮地美美的~~~”

“好像真是!”赫雷像是从遥远宇宙回归般恍然,“难怪我一直觉得冰的房间像女孩子住的。莱修斯在装扮上的确细心。”

阴司若有所思地摸摸下巴,低语:“难怪冰老弟喜欢的男人也都是些不男不……”

“老大!”泯灭忽然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异常紧张狠狠瞪他,“你想找死吗!慎言啊!”

阴司尴尬地僵立,泯灭大松一口气,一脸疲惫地松开手,那神情简直像是在照看一个熊孩子,怕他时时闯祸般紧张。

“阴司老弟来了——”忽的,从星光中走出拿布仑,他手拿酒杯朝我们走来,但却在看到我时登时顿住了脚步,呆呆看我,一边的镜片也掉落。

阴司坏坏一笑,忽的拉起我走向拿布仑,然后说:“来,叫拿布仑叔叔。”

拿布仑一下子回神,僵滞。

我立刻说:“拿布仑叔。”

“哈哈哈哈————”阴司登时开怀大笑,笑得异常大声,异常地爽。

他的大笑声引来了周围的目光,光线渐渐明亮起来,人陆陆续续从昏暗的灯光中浮现,也吃惊地看向我这个方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