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章 星川,是你/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夙阳?”大鬼王大声反问,带一丝愤怒。

我沉沉地盯视他的面具:“星川的父亲:夙阳!星川的母亲:玉,汐!难怪我一直觉得你们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不可能!你不可能见过星川的父母!他们的资料早被彻底删除了!”大鬼王腾地站起,“咚咚”地拍打桌面,“我不知道你说的是谁?我和我的妻子都不是银月城的人!”

“哼,是怕蚀鬼族们再也不听从你的命令吗?”我轻笑看他,看一边已经躲在椅子后面偷偷看的阴司,“到最后,蚀鬼族成了银月城,银月城成了蚀鬼族,结果只有极光军才是最真实的!哈!”我好笑地指向赫雷,赫雷也好笑地侧开脸,脸上浮出嘲讽的神情。

“你们老子!”我再指回夙阳,“让蚀鬼族和极光军互相残杀,而你,利用蚀鬼族来向你老子复仇!你们全家人下了好大的一盘棋啊!到最后让全世界的人为你们的家族争斗卖命!”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大鬼王失去了冷静,朝我大吼,“大战在即,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流言会导致什么结果!你不想攻打银月城了吗?!”

“你知道海格岛么?”我冷笑看他,用极为冷淡的语气说。

“海格岛?”他疑惑看我。

“哼,看来你也不是什么都知道,但我谢谢你告诉了我真相……”我轻笑着,“我终于找到了海格琼斯,终于可以完成海格岛上一个女人交给我的任务。我看在王后的面子上,不会揭穿你,阴司是我的人,你放心,他不会说……”我一顿,脑中忽然电闪雷鸣,“你是夙阳,她是玉汐,那你们的儿子就是!”

星川!

登时,大鬼王也惊立在原地,紧张地,瞪大眼睛看我。

我转身夺路就冲出了会议室,就是他!

我的直觉果然从来没错过!就是他!

我推门而出,把门外的殿音与凤幽吓了一跳,我揪住殿音就狠狠地问:“你们王子殿下呢!鬼医在哪儿!快带我去!”

殿音一惊,立刻摊手:“喔~~你这副像是要杀了他的样子我可不会带你去。”

“殿音!拦住他!”大鬼王也冲了出来。

殿音和凤幽立时陷入懵然。

阴司和泯灭厄尔斯又躲在了门边静观事态发展。

阿蛊和赫雷立时到我身边,戒备左右。

我沉沉看大鬼王:“我知道,没人见过你,就算我揭掉你的面具,也没人会相信你是那个人,没有人会相信我的话,但是!”我冷冷地眯起了眸光,“你也阻止不了我,只要是我想去的地方,只有是我想找的人,没人可以阻止我!你想试试吗?!”我冷冷盯视大鬼王,我的双手挥开,蓝色的光点立刻闪现。

凤幽立时闪到一边,深怕被我的辐射灼伤,她和殿音此时完全无法反应过来。

“喂喂喂,女王陛下,请冷静。”殿音立时站在大鬼王身前,护住大鬼王笑看我,手中电光已经闪烁。

我看向他手上的电光,轻笑:“哼,你果然不爱我,还是你的大鬼王比较重要,殿音,以后不要再说什么要做我丈夫的话。”

殿音的嘴角立时抽搐起来,神情陷入尴尬。

“你昨晚这么对她说的?!”凤幽瞪大凤眸看尴尬僵硬的殿音,“行啊,你够胆儿啊。”

殿音干涩地笑着舔舔唇:“昨晚……我是不是喝多了?”

“切。”凤幽白他一眼。

我冷冷盯视大鬼王:“你问我是不是还想打银月城?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想不想打银月城?”

大鬼王在殿音的身后,面具后的双眸越来越暗沉:“你找阿陨什么事?!”

我只是冷笑,看赫雷与阿蛊:“我们回去!”

赫雷微微吃惊,阿蛊却已经扬起了妩媚的笑:“我们不打银月城了~~我们女王想找的东西已经找到了~~~”

阿蛊说得对,我想找星川,星川找到了。我想找海格琼斯,海格琼斯我也找到了,我不需要攻打银月城,我只要向沧宇示好,他自然会把我接上银月城。

我准备转身,大鬼王忽然从殿音身后大步走出:“慢着!”

我心中冷笑,不知为何,此时此刻,我不恨星川了,他找到了他一直想寻找的父亲,母亲,可是他的父亲和他的爷爷一样冷酷无情,为了复仇,或是得到银月城,甚至可以出卖自己的儿子。

我转身看大鬼王:“你放心,我只是问他几个问题,我不杀他。”我真的不想杀了,还有什么比被自己亲人出卖更残酷的惩罚?

我现在只想快点让星川把阿鬼变回哈瑞,然后从此和他彻底了断,不再见他一面。

大鬼王沉默了一会儿,看殿音:“你带她去找王子殿下。”

殿音的目光在我和大鬼王之间疑惑地来回看了一下,朝我走来:“这边请。”

大鬼王在殿音开口时,整个人像是松垮了般身体下沉,他闭上了眼睛,痛苦地转过了身。

在权利与亲情面前,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前者,却因此而陷入了痛苦。星川说过,当年父亲因为争夺银月城而被扔下了银月城。

对了,他们或许还不知道,沧宇应该是夙阳的爷爷,更是星川的太爷爷了!

夙阳和玉汐应该是完全人工的,而星川……

“你说过,你不会伤害他!”大鬼王背对我低沉梗痛地说,“无论当初你们有什么恩仇,他已经付出了代价。”

“哼,是啊,被自己父亲出卖。”大鬼王的后背在我的话中一紧,在他大大起伏时,我直接转身,大步向前。

殿音走过僵硬的凤幽,凤幽直愣愣地看着我身后的大鬼王,他们还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而大鬼王自己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是一个人造人。

这真是一个可悲的真相,我不打算告诉他,因为对于这个家庭,我已经不想再多说什么。

或是觉得他们这一生很可悲,可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活在一个谎言中。

或是因为王后努力地美好生活,她把自己从一个人造人活成了一个真正的人,甚至和海格岛上的玉汐越来越接近的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