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我们在一起/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雷轻叹一声低下脸,结果看到了我们一怔,我们向他一起挥手,他的神情在看到莱修斯和阿蛊时却微露尴尬地侧开脸,双眉拧起,又变得心事重重。

“赫雷好像有心事?”心细如针的莱修斯微露疑惑与关心。

阿蛊单手支脸看向他:“他……因为你而尴尬吧……”

“我?”莱修斯有些莫名。

“你是冰的丈夫……而他……也爱着冰……”阿蛊微微歪下脸,扬唇妩媚地笑看莱修斯,“不是所有男人……会像我这么不要脸的……”说完,他倾身靠在了我的肩膀上,甜腻而笑,却不再靠近一分,一如往常。

莱修斯眨眨眼,竟是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艳丽妖媚的阿蛊侧开了脸,脸微微红了起来:“我,我其实并不太介意……而且……我,我也不是最好的……”他又变得自卑起来。

阿蛊看看他,离开了我的肩膀,从我身前妖娆地爬过,坐在了莱修斯的身边,软软地靠在了莱修斯的肩膀上,粉色的长发与莱修斯灰蓝色的发丝交织在了一起。

阿蛊握住了莱修斯的手:“你不知自己有多好……冰可以没有我,没有赫雷,但一定不能没有你和哈瑞,莱修斯,你这么说冰会伤心的……”

阿蛊……我现在一定也不能没有你了。

莱修斯微微一怔,看向阿蛊,阿蛊继续靠在他的肩膀上甜腻地笑:“莱修斯,你羡慕哈瑞的力量,赫雷的速度,我的美丽,可你知不知道,我们所有人都羡慕你的聪明,睿智,博学和细致……如果上面的星川救不了哈瑞,无论是我,还是赫雷,都没人能救哈瑞,但是你可以,只有你和海格斯可以,所以,不要再觉得自己不好,因为你的好,已经超过了你的想象……”

莱修斯的嘴角扬了起来,低下脸偷偷地笑着。

曾经,莱修斯也是那么地讨厌阿蛊,因为他是男,妓,他是粉红宝贝。而当他救了我之后,莱修斯对他有了改观,但对他是蜂巢男孩依然介意。

而现在,他不再讨厌阿蛊,他放心地将我交给阿蛊,让阿蛊陪在我的身边,无论是在女王都,还是外出征战。

或许是因为他了解了阿蛊的能力,阿蛊可以轻易地掌控我身边任何男人的情绪,当然,他不会滥用,而是在我有危险时,比如……赫雷那次。

看到莱修斯那开心和那可爱的像是偷了东西般怯怯的笑容,我也忍不住靠在了他另一侧的肩膀上,和阿蛊一样握住了他的另一只手,莱修斯,你真的不知道自己有多好……

你和海格斯,是我们最后的希望。

海格斯现在还留在实验室里,他和莱修斯能够分裂的时间有限,所以和银月城一样,海格斯给自己造了个身体。

我第一次不反对他做人体实验,因为我知道他是要治好星川。

治好星川,还他救哈瑞的情,然后让他成为哈瑞变回人形的保障。

虽然治好星川的机会很渺茫,但海格斯依然会努力,除了为了让哈瑞复原,对于海格斯来说,这更是一次挑战,他很久没做人体实验了,这对他是一种无法抗拒的诱惑,他为此而痴狂。

哈瑞目送赛茜姐梅森叔远去,看向赫雷,挥挥手示意让赫雷离开,赫雷却又在出神,哈瑞游到了他附近,猛地跳出水面,瞬间将水拍了出去,瞬间将赫雷淋湿。

赫雷一个激灵惊醒,哈瑞在水中笑。

赫雷甩甩头,也有点哭笑不得,然后手指指向哈瑞,忽然调头往下指,哈瑞顺着他的目光往下看,笑容在看见我们时立时凝滞。

我们一起朝他挥手,他神情变得僵硬。

我们对赫雷招招手,让他一起。

赫雷又侧开脸,看上去又别扭起来。

奇怪,我和赫雷不都说开了吗,怎么他还别扭?难道真的像阿蛊说的,因为我和莱修斯一起?

“砰砰砰”忽的,哈瑞敲打赫雷背后的池壁,赫雷再次回神转身,哈瑞对他咧开嘴,也指向下面。

赫雷神情皱了皱,竖地消失,下一刻人风已到,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阿蛊靠在莱修斯肩膀上甜腻地笑看赫雷:“正想叫你帮我们拿点水果来。”

赫雷一挑眉,双手环胸:“原来你们叫我下来,是给你们拿吃的。”

“还有……过会儿一起睡啊……”阿蛊对赫雷眨眨眼,莱修斯身体一紧,脸发红地看阿蛊。

赫雷的黑眸也开始瞪大,其实大家都知道阿蛊在开玩笑,可是不知为何,气氛有点奇怪起来,而且温度也不知为什么热了起来。

我因为男人们神情的尴尬而脸红起来,立刻说:“赫雷,快去!”

赫雷立时回神消失了,大家都偷偷松了口气。

等赫雷回来时,我们一人一个甜瓜扬脸躺下看上方的哈瑞,他在月光铺满的泳池里沉到最底下,和我们面对面。

我们看着他,他看着我,他挪了挪身体,像是在找什么位置,在他停下时,我发现他的身影正好在我的……另一侧。

我甜甜地笑了,他趴在水底双手托腮地也看着我笑了。

“接下去怎样?冰?我们不加入肃清战?”赫雷的话音从最旁边传来,他似乎真的因为莱修斯的存在而和我反而保持距离。

“那是大鬼王的事。”我冷冷沉下脸,“他可不是什么好东西,想想格鲁他们,大鬼王是银月城下来的,他和沧宇一样,除了自己,其他都不当人。”

“沧宇殿下?大鬼王是银月城下来的!”莱修斯吃惊地转脸我,哈瑞也在水中目露吃惊。

我看向哈瑞:“哈瑞,大鬼王就是夙阳!”

哈瑞吃惊地张大了他的嘴,胸口的寄生花在水中闪烁淡金色的光芒,那细细的枝叶开始在他的胸口展开,如同金色的画笔在他的胸口开始勾勒作画。

“夙阳?你跟我说过,那是星川的父亲。”莱修斯吃惊地说着。

我转脸看莱修斯,抱歉地叹息:“莱修斯,告诉你一个让你可能会失望的消息,就是沧宇,其实就是海格琼斯。”

登时,莱修斯惊地坐起,目瞪口呆,灰蓝色的眼中是大大的失望与失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