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浚的父母很欢乐/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赫雷与阿蛊相继坐起,阿蛊轻抚莱修斯的手臂,轻轻叹息。

莱修斯的情绪变得低落,低下脸沉默不言。

我坐了起来看莱修斯,我知道这个打击对他有点大。

我看向阿蛊与赫雷:“肃清蚀鬼族是大鬼王欠新鬼族们应该做的一件事,这是他给像格鲁,墨托和其他生活在蚀鬼族奴役下,恐怖统治下的人的补偿!”

赫雷沉沉点头:“你说得没错,这本是他的责任,他们自己都不拯救自己的同胞,又怎能让极光军等其他人相信他们想摆脱蚀鬼族的决心?”

“像殿音,阴司和凤幽他们其实已经做好了准备,迟迟没有下令消灭蚀鬼族的人,就是大鬼王!因为他还需要利用蚀鬼族,这种狗屁的说法居然把殿音他们给哄住了,他们还如此效忠他,却不知他们效忠的人其实心里根本没他们。”我为殿音和凤幽他们的未来感到忧虑。

“明天我要和所有人开个会,决定一下我们自己的未来。”我躺回地毯,双手环在脑后,上方是趴在浴池底看我们的哈瑞,在哈瑞的上空,是那荧蓝的,如同银河般点点闪烁的池水,宛如里面有无数星辰在闪亮……

“小冰,小冰?”耳边传来浚的呼唤,我慢慢睁开了眼睛,他在我面前微笑,“好久不见。”

我也笑了:“你打算留在这儿了吗?和你的女朋友在一起。”

浚立时沉脸,第一次看到他会生气,他气闷地叉腰,站了一会儿,看向周围:“我带你去见我女朋友。”他转回脸一把拉起我的手飞了起来,整个西港在我们飞起时也映入我的眼帘,它比我当初看到的更美丽,一片一片翠绿的草坪铺满地面,如同绿色的地毯,绿色的地毯中是鲜花排列的精美图案,如同一幅幅亮丽的图画覆盖在地面上。

浚缓缓飞落一个气泡型的建筑,他带我直接钻入,建筑里是整齐排列的仪器,许多身穿银色长褂的人正在忙碌,他们的神情都非常认真专注,是那些科学家!

浚带我飞落在一男一女两个正在忙碌的科学家面前,他们正在观测一团蓝色的光,我认出那团光,那是蓝晶能源!

“爸,妈。这是小冰。”随着浚的呼唤,两位科学家从研究中回神,朝我看来,我惊讶地看着他们,他们是那样地年轻。

在世界毁灭前,这个世界的科技已经相当发达,医学领域也很超前,人的寿命开始增加,人的老化也开始减慢,所以浚的父母看起来,只有三十出头。

只是第一眼看上去这么年轻,还是让我惊讶到了。我记忆中的这个世界科学家是和尹月博士那般一样年老的老头老太了。

他们微笑看我:“你好,小冰。”浚的母亲拉起我的手,“小浚很少能和一个女孩子相处那么久,他女朋友真是太多了~~”浚的母亲对我坏笑地眨眨眼。

我变得更加惊讶,惊讶于他们好像不觉得自己是死了,依然如常地活着。

“妈!你乱说什么?!”浚急了起来,浚的父亲在一旁也笑了起来,拍拍他的胸脯:“急了?反正你也死了,是不可能跟小冰在一起的~~”

浚立时抚额,曾经那么阳光开朗的他今天竟是失去了笑容,显得那样无奈与无力。

而我继续呆立,他们的心态真的好好,还能这样打趣自己儿子的死。

“老婆,你看,你儿子被我们给气到了。”浚的父亲像是成功捉弄了浚一般开心地说。

浚的母亲也开心地笑着:“好久没人给我们玩了,谁让他自己送上门?”

给……他们玩?

“儿子,宗本呢?那小子挺好玩的。”浚的老爸又开始打宗本的主意。

浚放落抚额的手,气闷地看他们:“你们先跟小冰解释一下我女朋友的事!我什么时候有那么多女朋友了!”

“你还不多啊,儿子,你们学校那些女孩最迷你和宗本了。”浚的老妈越说越激动,双颊绯红,“老妈也觉得你和宗本那孩子确实很般配。”

“老妈!”浚急得大呼起来,“你现在越说越离谱了!你可是科学家!”

“科学家又怎么了?”浚的老爸一把揽住浚的老妈,“科学家难道就要一个个死板无趣,这样怎么会有女孩儿喜欢?怎么把你老妈骗到手?”

浚无语地翻个白眼。

浚的老爸对我笑着眨眨眼:“小浚太老实,不会追女孩子,还是宗本那孩子讨女孩儿喜欢,小冰,你是不是比较喜欢宗本?”

我一愣,随口说:“我还是比较喜欢浚的。”

浚立时有些惊讶地看我,浚的老爸和老妈几乎露出不可置信的神情。浚的老爸惊呼起来:“小冰你不是这个世界的吧!”

“是啊,小冰你怎么会更喜欢小浚那孩子呢?”浚的老妈露出完全嫌弃自己儿子的目光,“他除了长得好看点,其它一点儿乐趣都没有,只知道画画和看书,连游戏也不打,太没趣了,太没趣了。”

“妈!我可是你们儿子啊!在我的朋友面前这么贬低我有意思吗?”浚气结。

我忽然想跟浚说,这才是亲爸亲妈,亲爸亲妈最大的乐趣就是埋汰自家孩子。

“当然有意思!”浚的老爸老妈无比坏地笑着,抱住了浚,“你是我们这一生最有趣的研究。”

浚已经极其无奈地站立在他老爸老妈的拥抱中,忽然感觉他好可怜。浚脑袋沉下重重叹气:“我都死了,你们还不放过我……”

“谁说你死了?!”浚的老爸沉沉说,忽然有了科学家严谨和严肃的姿态,“死,是不存在。但你依然存在,所以你就是没死!”

好深凹的哲理啊。

“没错!”浚的老妈也仰起脸,带着科学家的高傲,举起右手边说边划,“我们现在只是改变了形态,但我们并没死,洛冰解脱的那些幽灵体,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我立时肃然起敬,更加认真地听浚的老爸和老妈讲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