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新女王都/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拿布仑表情僵硬了一下,再次微笑解释:“真不是怕死,但我们也不想送死。”

“我去你的!”阴司一手甩出,“这是战争!哪有不死人的?今天我阴司就把话放这儿了,你参加,咱们就是同盟,不参加,就是敌人!滚回去做好防备吧!我们打完伮比斯就来打你!”阴司恶狠狠地警告。

“呵呵呵呵……”拿布仑在里面咪咪笑,“可以再好好商量……”

“商量你个屁!你就是怕死!”

“我说了!我不怕死!”拿布仑的牙齿咬了起来,但依然保持微笑,可是眸光却狠狠眯了起来。

阴司撇撇嘴,轻嘲地笑:“切,怕死还不承认。”

“我不怕死!”拿布仑终于笑容绷不住,大声吼,“你凭什么让我们去送死!”

“我们有冰女王!”阴司把我推了出来,“我们TM有冰女王银月城都能打下来,你还怕个鸟?!”

“她真那么厉害刚才怎么会掉下来差点摔死!”拿布仑忽然大吼。

登时,他和阴司都愣住了。

拿布仑匆匆捂住嘴,目光闪烁地侧开脸。

阴司放开我走到屏幕前眯了眯眼:“啊哈!你果然在偷看。”

拿布仑扯了扯帽檐,用帽子上艳丽的羽毛遮住自己的半侧脸。

我看看尴尬的拿布仑,再看看得意坏笑的阴司,上前一步:“这样,拿布仑,我只要你一艘飞舰,你出飞舰,我们不再找你。”

拿布仑微微一怔,收起神情,倒是目露认真:“你的意思是,让我出一艘飞舰,你不再强迫我出战?”

“是。”我干脆利落地说,“我们马上要对伮比斯的罅区进行总攻,造飞舰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们还需要一艘飞舰,你把飞舰开过来,你也可以来我的王都做做客,看一看,我们是不是比大鬼王更可靠,不会要求你出战的。”

拿布仑眯了眯眼,往后慢慢坐下,他的身下却是没有任何椅子,但是,他以一种不可能的幅度往后依靠着,单腿交叠,玫瑰花缓缓放入唇中,慢慢拉过嘴唇。

忽的,他眸光一闪,玫瑰花指向我:“好!我给你一艘战舰!我就把我这艘给你开过来,顺便……来看看新女王都到底变成什么样子。”他扬起了唇角,收回玫瑰花,轻咬在唇间,对我眨眨眼,“女王都见了,我美丽的女王陛下。”

画面就此断开,阴司抓抓头:“你怎么能就这样放过他,还把他请到女王都,这小子最会两面倒,你得防着他,别让他背后*一刀。”

“勉强也没用,至少现在我们多了艘飞舰。”我看向窗外,眼下已经一片绿色,我笑了,“到了。”

阴司顺着我的目光看向窗外,立时目露惊讶:“这,这是女王都!那,那绿色的是什么?”

“粮食。”当我的话音出口时,阴司面露惊诧地跑到观景窗前,趴在窗上惊呆地看下面漫山遍野的粮食。

“粮食!”泯灭他们也纷纷站起,拉长脖子张望,目光里带出了欣喜与羡慕之色。

“欢迎来新女王都。”我对他们说。

他们激动地惊叹:“神都啊,真是神都!”

眼下的女王都已经焕然一新,满目的此起彼伏的绿色,在阳光下深浅相间,如同绿色的海洋里,海浪一层层翻滚。

绿色之间,是清澈如同明镜的池水,池水映出碧蓝的天空,和满目的绿色一起组成了一幅巨大的水粉画,那一处处池水如同是嵌在一块绿色碧玉中的蓝色碧玺,繁花似锦也不如这青绿水木鲜亮美丽,让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感受大自然青绿的壮阔神奇。

水雾开始弥漫整片绿植,将下面又变成了仙气缭绕的仙境,让人流连忘返。

忽然,从绿野中蹿起了三只巨大的晰鸟兽,还能有谁?自然是小哈他们,他们围绕我们飞行,看地阴司他们又是惊呼连连,挥舞手臂与小哈他们招呼。

王都的停机场无法停下两艘飞舰,之后拿布仑的也会来,所以我们停在了王都外的旷野中。阴司他们迫不及待地要进入我的王都看那满地的植物,那是这个世界最珍贵的宝物。

所以现在的新女王都,才是真正的遍地珍宝,曾经的宝石在这些绿植面前也黯然失色。

冰龙降落时,阿蛊迎了上来,他的身旁是永远守护他的紫翼。

哈瑞和赫雷将冥鬼押出,冥鬼呆滞的神情因为周围的绿色和兴兴向荣的景象而变,他呆呆地看向周围,宛如在看一个不可能存在的新大陆。他应该是随伮比斯来过女王都的,现在的女王都已经面目全非了。

他还在发呆环视时,便被赫雷带走。

小樱从冰龙里蹦哒而出,伸伸懒腰,乔耶和释亚立刻迎上,安心而欣喜地迎接她回家,不远处,胖次和银蛇正争相赶来,似是想比谁更早接到小樱。

墨托和朱耶随即而出,我交代他们带人去整理伮比斯的飞舰。

“莱修斯让你去他那儿,有急事。”阿蛊微笑看我身后的阴司等人,“来客人了?”

“恩,正好,你带阴司他们去参观一下,今晚他们住这儿,你也安排一下”

“好。”阿蛊迎上阴司他们,“阴眼王,请随我来~~”

阴司看见是阿蛊,又变得眉开眼笑:“呵呵……你能不能变成女人?”

阿蛊不说话,他身旁的紫翼立刻抽剑,寒光闪闪。

阴司立刻摆手:“玩笑,玩笑而已,哈哈哈。”

“老大,你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请不要调,戏女王的男人,你这样很丢我们的脸!”泯灭又像是阴司的大家长一样严厉地斥责。

阴司干笑地直挠头。

阿蛊笑着带阴司他们去参观,我和哈瑞就赶去见莱修斯,急事一定是赛茜姐的孩子。

我们赶往莱修斯的实验室,我的小腿生生地疼,骷髅鬼那一口可不是好玩的。

当我们到莱修斯的门口时,却看见赛茜姐已经拿着一个奶瓶在孩子喂一种淡黄色的液体。神情温柔喜悦,时不时还逗逗孩子,开心地和孩子一样眯起眼睛,似乎没有着急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