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开会杀气重/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阿蛊扬唇一笑:“以前我还帮你说过话,看来我真是错了,你想要做……什么事,也要女王同意,你问她愿意了吗?”阿蛊冷冷地眯起了双眸,杀气开始在整个房间里升腾。

赫雷交握的双手开始越来越紧,关节从紧绷的皮肤中凸显,变得苍白。

“雷!你对小冰做什么了?!”哈瑞这才后知后觉地逼问赫雷,“我让你把她送回房间,你对她做什么了?!”哈瑞几乎是怒不可遏地大喝。

赫雷依然抿紧双唇,神情紧绷不言。

“说话呀!雷!”哈瑞的大吼把正好进入的墨托吓一跳。

墨托僵直地看着站起的哈瑞,梅森叔立刻按下哈瑞看墨托:“墨托,快把冥鬼带进来!”

“哦,是!”墨托赶紧转身把冥鬼带了进来。

哈瑞慢慢坐回原位开始狠狠盯视赫雷,赫雷依然静默不言,身上包裹着异常阴沉与暗沉的杀气。

冥鬼被带了进来,太阳穴上是能力者的抑制器,那是可以阻断能力者脑电波的仪器,一种戴在头上的手铐。

墨托赶紧离开会议室,关上房门,谁也不想在这间充满杀气的房内多待一分。

冥鬼微微抬眸,看到了我们桌面上的地图,立时目露惊讶。

我看向冥鬼,沉沉地问:“冥鬼,伮比斯的王都有没有口令?”

“有。”冥鬼收回目光直接答,“王都需要口令才能靠近,而且口令是伮比斯离开时留下的,只告诉守城的贪吃鬼将军,其他人都不知道。”

“如果没有口令硬闯,会怎样?”

冥鬼摇摇头:“闯不过的,王都的守将都很厉害,是伮比斯下面最强的战士,还有防御系统也很强,如果硬闯,应该会伤亡惨重。当然,如果是北极星你……”他抬眸看向我,目光里竟是浮出一丝期望,“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他在期望我去屠城,让王都里的每个蚀鬼族都彻底消失。

他充满期望,可以说是渴求地看着我,但是,我不能那么做,那座城我要,每个鬼王的王都是最好的生态罅区,是这个世界珍贵的生存之地。

我沉沉扫视所有人。

哈瑞仍旧盯视赫雷,阿蛊也沉着脸把玩自己的发梢,赫雷沉眉不语,阴司继续趴在桌子上,现在连梅森叔也僵直地躲在哈瑞身后不再说话。

“很好,我想你们都听到了,所以,潜入这个计划不可行。”我也若无其事地继续说自己的,“伮比斯手下最强的将领都在王都里,我们没必要去跟他们硬拼,但是,当我们四军压进的时候,王都里的人必然会来出来迎击我们,那时,他们的力量被分散,将领也会分开,到时各个击杀更加简单!”当我的话音落下时,冥鬼似是已经意识到我们在开什么会而目露惊讶地看着我。

我抬手扫过桌面,立刻四军形成:“阴司,你带领一支军队从和你接壤的南部向中心挺进,拿下南部四座城!”

“没问题。”阴司终于坐直,看向地图,“这四个地方我熟,里面的守将能力我也清楚,我回去再叫点人,哈哈,这次要打伮比斯那家伙的地盘,可不能只带泯灭那几个了。”阴司说得非常轻松自得,似乎这场战争让他很享受。

“好,梅森叔,你从东面进入。”

“好!”梅森叔也终于从哈瑞身后而出,靠在桌沿,“东面就交给我了!真是好久没打仗了,这副骨头都快松了!”梅森叔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也已经摩拳擦掌。

“哈瑞,你从北面。”

哈瑞瞪着赫雷。

我看向他,沉沉厉喝:“哈瑞!”

“知道了。”他随意地抬抬手,继续盯着赫雷。

我顿了顿,不看赫雷的方向:“赫雷,你从西面。”

“恩。”赫雷发出一声沉吟,也依旧盯着自己前面的地图。

“行军打仗,不能倾巢而出,所以,阿蛊,你的军队留在王都继续训练,根据军情随时准备援助!”

“是,女王。”阿蛊也转回脸,看向了我,目光寒冷,不看赫雷。

“大家对这次调派有什么异议吗?”我低垂眼睑,沉沉问。

“没有!”大家齐齐说。

我再次看向冥鬼:“冥鬼,我们需要你把在伮比斯罅区知道的情报全部说出来,以助我们的行军!”

“是!我一定会把我知道的,全部说出来!”冥鬼成为了这个会议室里,唯一激动的人。

我点点头:“好,大家没有疑问就散会,召集军队!”

“是!”

在这一声齐喝后,赫雷已经消失在了他的座椅上。

“赫雷你别跑!”哈瑞愤怒地站了起来。

梅森叔和阴司立刻闪人。

“快走快走。”阴司推着梅森叔赶紧往门外走。

“让他跑了!”哈瑞气恼地捶桌子。

阿蛊走到他身前,沉着脸:“没关系,他跑不远。”

哈瑞立刻看向我:“他到底对你做了什么?”

“哈瑞!”阿蛊立时伸手拦住他,“冰她……”

“你现在知道在意我了吗?!”我拍着坐在站起,生气地看他,“你不是把我推开,不要做我的丈夫了吗?那你还管我跟赫雷发生了什么?”

“小冰!我……”哈瑞再次欲言又止,神情因为纠结而痛苦,“你知道我不想的……”

我心伤地看着他:“你不是身体在推开我,而是你的心在推开我,哈瑞,你有多久没叫我老婆了?”

曾经,他围绕在我周围,不要脸地喊我老婆老婆,那时他被我打,被我骂,也不改,依旧死皮赖脸地叫我老婆,老婆。

后来,他成了水鬼,他开不了口,他再也不能叫我老婆了。

可是现在,莱修斯给了他声音,他却只叫我小冰,再也听不到老婆两个字。

哈瑞难言痛苦地侧开脸,整个会议室因为他而再次安静。

“冰……”阿蛊也是欲言又止,“你知道哈瑞在在意什么。”

我心中梗痛地低下脸:“我和赫雷没有发生什么,或许他有句话说得对,我不该逼你。要打仗了,大家也都是成年人,我希望这种私人情绪不要影响大家作战,有什么事,打完仗回来再说,我们以后的日子更长,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陪我继续走下去。”我低低说完在哈瑞的静默中走出了办公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