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彼岸花的回忆/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呵……”他却是带着一分坦然地发出一声轻轻地笑声,“如果可以……我也想……”

我微微一怔,心情再次被那份纠葛的情绪缠绕,让我不由自主地为他心乱,心恨和心痛……

“我曾经答应过哈瑞……”他微微抬着脸,气若游丝地说着,“要守护你的善良……要让你开心……结果……呵……我什么都没做到……反而把你伤地……千疮百孔……”

“别再说了……”我转开脸,不想再听他说下去。

“爱上你……是我这一生最大的错误……”他哽哑地,痛苦地说,“如果没有爱上你……我就不会痴缠你……也就不会伤害你……而伤害你……是我最大的痛苦……”

我深吸一口气,过去的事,现在说又有什么意思?任何事情都不会改变,时间也不会倒流。

“是我毒害了你……是我……让你失去了……纯真的微笑……”他的话音里浮出了一丝怀念的笑意,“我还记得你怀抱雪球时的微笑……那是我……这一生也无法忘记的……笑容……”

“别说了!”我终于忍不住大吼,用深呼吸来努力平复这险些失控的情绪,我的手按在他的后心,垂落眼睑,失去了表情,“那时的我连只鸡也不杀,你真的认为适应这个世界吗?没有你,在这样的世界生存,我早晚也会学会这些,你只是加速了这一切的发生……”

“不……不会的……如果没有我……”他的话语开始变得轻微破碎,“没有我……你会更好……更好……”他的身体开始晃动起来。

“星川?”我伸手握住了他的手臂。

“我不该……”他的身体往前扑倒了下去,“被生下来……”最后的话语气若游丝般从他口中吐出,他彻底往前倒了下去,他沉重的身体我无法拉住,他倒落在面前的电疗仪上,花白的长发散落一地,如同一朵曾经鲜艳的彼岸花在我手中彻底枯萎,在风中倒落。

“星川……”我半蹲在他的身边,心痛哽咽,“应该是我们这生不该相遇……”他竟是如此地自我厌恶,厌恶到觉得自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上。

曾经的他意气风发,高傲自信,傲立在银月城上,俯视众生。

他是银月城所有战士崇敬的领袖。

他是所有女孩儿心中爱慕的王子。

而现在,他变得破破烂烂,千疮百孔,曾经用来伪装内心脆弱的外表,也终于被现实彻底击碎,变得破败不堪。

他彻底坏了,由外而内,由身体到心,全坏了,没有人,能够再修好他,死亡,成了他唯一的奢求,却被我无情地剥夺,让他继续这样痛苦地活在世上。

“星川,等见了银月城上的克隆体……”我心中梗痛地拧紧眉,深吸一口气,彻底放弃般吐出,“我就让你解脱……”

他已经昏迷,听不见我任何话,或许我和他的纠缠真的要以这种方式才能结束了……

我探身按上电料仓的扶手,电疗仪开始悬浮,收起了下面的腿,延生出了一块板,电疗仪变成了一张小小的病床,将星川的身体慢慢托起,让他可以趴在这张悬浮的小床上,然后四只脚再次放落,床体开始散发温热的温度,给星川保温。

我准备去拿毛毯给他盖上时却感觉手背微凉,我立刻看过去,正看见我手背上我的寄生花已经打开,花须从我的手背不知何时已经爬落星川的脊背,开始生长,延生,星川雪白的后背上布满了我冰蓝色的寄生花,一朵,又一朵蓝色的幽灵花在他的后背绽放!

与此同时,从星川腰间的衣服下,一缕红色的花絮正从衣衫下探出,它不再是曾经妖冶迷人的模样,而是小小的花絮细弱无力,宛如轻轻一碰便会破碎。

和它相比,我的寄生花显得充满活力,几乎是在星川的后背上肆虐生长,花絮瞬间缠住了那根细细的红色花絮,瞬间,我的眼前画面闪现!

画面很乱,很杂,我闭上了眼睛,让自己的心慢慢静下来。

然后,我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站在钢鬼城的湖边,湖面的血色已经淡去,但依然有腐烂的尸块漂浮在湖面上。

一架破破烂烂的飞机忽然掠过湖面,摇摇晃晃坠落下来。

我顺着那飞机看过去,它撞击在地面上,向前滑行许久才停下,在地面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舱门被人一脚踹开,我竟是看到星川从里面跌跌撞撞地爬了出来,他的额头有些刮伤,流着血,而他的黑发已经有几缕变成了白发。

他脚步踉踉跄跄地朝湖边跑去,扑倒在了我的面前,一只手正好落在湖水里,他匆匆爬了起来,朝前又跑了几步,身边都是让人作呕的腐尸。

他是那么爱干净的一个人,却冲入了这么肮脏的湖水中,为什么?

他在湖中踉跄了一下,忽然大喊:“哈瑞————哈瑞————”

我怔住了,他来这里,是找哈瑞。

他的头发已经开始变白,看上去她的能力已经在开始流逝了。而他,却来这里找哈瑞,难道……是想让哈瑞给他治愈?

哼,我冷冷地笑。哈瑞已经去找我了,他被你变成了水鬼,你居然还有脸来找他,让他治愈你?!

“哈瑞————哈瑞————”星川不停地喊,喊哑了喉咙,他的喉咙开始嘶哑,如同现在他说话时的声音。

“哈瑞————”他继续不放弃地嘶喊着,即使喊不出声音,“哈瑞……”他痛苦地抱住头,“哈瑞……哈瑞……快没时间了你知不知道——快没时间了你知不知道————”他忽然拍打水面,周围腐烂的尸块在他的拍打中四散震开。

他看了看那些尸块,忽然一头扎入了水中,他竟是去找哈瑞!

倏然,前面的湖水震颤起来,他浮了上来,却又被什么给拖了下去,一双水鬼的脚掠过湖面,是水鬼!

紧跟着,那里翻滚出了鲜血,让人心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