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他曾经想弥补/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星川再次浮了上来,拔出腰间的枪朝水里一通射击,水面再次平静。

他慢慢地,停了下来,神情变得呆滞,他一步,一步往回走,手臂和腿上,都是深深的咬痕,大腿上的裤腿被彻底撕碎,一块肉更像是被狠狠撕去,鲜血染红了他的全身。

他支离破碎地走回了岸边,他呆滞地站在岸边,湿发盖住了他血污的脸,手枪从他的手中掉落,他此刻比湖里的水鬼更像水鬼。

“哈瑞……我知道你恨我……但是……我真的快没时间了……等我死了……谁还能……把你变回来……”

我登时怔立在他的身边,他九死一生地来到这里找哈瑞,不是为了让哈瑞治愈他,而是想把哈瑞变回来……

他说,他快没时间了……

是啊,他知道自己的力量正在流逝,很快就会彻底消失,无法施展……

星川……

原来你想弥补的……

但是那个时候……

哈瑞……

已经在找我的路上了……

命运竟是那么地阴险,让我们彼此都错过了这个最佳时机。

原来最残忍的,是命运。

这就是彼岸花想让我看见的景象,他主人的回忆,他在为他的主人解释,他在努力地为他主人求得活下去的机会。因为他知道,只有我彻底原谅星川,星川才会有活下去的动力,不会再渴求死亡来向我赎罪。

我伸出手,摸向面前呆滞的星川,他是在这一刻,失去了活下去的力量……

他努力地撑下来,带着破败的身体回到这里,是为了在死前复原哈瑞。

而哈瑞……不在了……

他失去了方向。

我死了……

哈瑞失踪了……

他也失去了还原哈瑞的最后的机会……

他没有了活下去的目标……

他转身竟是直直朝钢鬼城走去,那个充满高辐射,四级能力者也要穿防护服才能进入的地方。

我吃惊地看着他一步,一步走向钢鬼城,看着他的皮肤开始在强烈的辐射中腐蚀,起泡,腐烂,可是,他的脸上却没有任何表情,没有被辐射腐蚀的痛苦表情,亦没有赴死的坦然,什么表情……都没有……

他形如没有灵魂的躯壳一般走过钢鬼城,辐射腐蚀入他的皮肤,腐蚀入那被水鬼撕裂的皮肉,血液在他的伤口沸腾,黄色的液体开始流出伤口,一口黄水溢出了他的嘴,他的脸已经腐烂不堪。

但是,他依然往前走着,往前走着……

他走出了钢鬼城,他倒落在地上,他昏迷了过去,风沙渐渐覆盖住了他,他竟然没有死……

他的皮肤开始愈合,开始重新连接,他在慢慢复原,他的能力不是自愈,但是,他可以改变,他的身体在适应这个环境。他醒着的时候一心求死,所以他没有使用自己的能力,而当他昏迷时,他的身体在本能地使用能力求生,改变了他的基因,让他在重伤后依然可以在这里生存。

他在风中缓缓醒来,看着自己复原的双手却抱头痛哭,在沙尘中苍蓝的日光下痛苦地哀嚎……

世界从我周围缓缓消失,我的面前,是依旧昏睡的星川,身旁是闪烁的画面,那从我脑中提取出来,记录下来的画面,里面是星川求死不得的痛苦神情。

那虚弱的花须放开了我的寄生花,慢慢退入星川的衣衫之内,冰蓝的幽灵花也一朵一朵合拢,从星川的后背退回我的手背慢慢消失。

星川……

为了把哈瑞变回来,曾经努力过……

他拖着残破的身躯,想要弥补自己的过错……

他把哈瑞变成了水鬼,因为他自负,他自信自己不会那么快死,将哈瑞变成水鬼在他眼中,是一种惩罚。

可是,他没想到,死亡会来地那么快,绝望更是毫不留情地吞噬了他脆弱的心,他想在自己死前弥补,他相信他自己可以的,但显然,他没想到命运更喜欢看他被打败的痛苦神情。

命运想看看,这个一直生活在自负中的太阳之子,陨落时的模样。

命运成功了,星川被彻底击碎,成了沙尘下的晦涩无光的破石,在时间中自生自灭,等待死神来让他彻底解脱。

星川真的已经得到了他应有的惩罚,而我,何苦还残忍对他……

我放开了手,取来毛毯轻轻盖落在他的后背上。他因为一时气盛害了哈瑞,却没想到最后,将他自己害得更惨。

我打开了门,海格斯还在门前,他平静地看我:“看到了什么?”

我取下额边的仪器放入他的手中:“你自己看吧。”我从他的身边走过,独自离开。

星川的寄生花在替星川祈求我的原谅,替星川道出他放弃的解释。从再遇他开始,他从未想过要跟我解释,他以前就是如此,不愿对自己的事作出解释,因为他封闭了自己的心。

而现在,他一心求死,他更不会向我和哈瑞解释。他一再激怒我们,想让我们杀了他,结果,他却没想到哈瑞原谅了他,而我也把他带回了女王都。

我走出了王宫,太阳很刺眼,下面两个男人已经被打得鼻青脸肿,更是扭在一起,完全没了格斗的技巧,如同两个孩子扭打在一起。

周围的士兵似乎也感觉到了异样,不再呼喊,而是安静地看着。

我走了下去,阿蛊看见了我,让大家散开,我走到了两个男人面前,他们的腿还缠绕在一起,一个拉着另一个手臂。

“打完了没?”我沉沉说。

他们两个同时僵硬,迅速分开彼此站了起来,侧开脸不说话。

我转身:“跟我来。”我开始往回走。

阿蛊挥起手臂:“都散了吧。”

身后人群散开,哈瑞,阿蛊和赫雷一起轻轻跟在我的身后,都安静不言。

“应该打爽了吧。”我在前面说。

他们在后面依然没有说话。

“打爽了就不要把个人情绪带入战场,影响你们的作战,应该能做到吧。”

“恩。”赫雷和哈瑞各自低低应了一声,气氛虽然压抑,但没有了先前的杀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