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繁衍在悄悄进行/末世恋爱法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和莱修斯轻轻关上殿门,今天可真是热闹又忙碌的一天。

听阿土说,他们都是因为抗辐射能力很强而从小被挑选出来的,送往二区再慢慢适应,做了矿工后就不会被送到王都给玛格丽吃。阿旺,阿尘他们也是。

可是,采矿的生活更是生不如死,还不如被玛格丽一刀抹了脖子干脆。

阿土告诉我们,在之前,二区的蚀鬼族里基本都是治愈力很强的蚀鬼族,有一个更是能起死回生。

所以在他们手下寻死几乎不可能。也正因此,他们想着在新女王来之前,赶紧了解自己,可以从这痛苦的生活中解脱出来。

现在想想,他们觉得太愚蠢了,如果真死了,就赶不上这好日子,还拖着阿尘他们一起,他们现在为这件事非常懊悔,对阿尘他们也是充满了内疚。

可是,如果来的不是我北极星,他们寻死的心依然不会变。

除了卡洛夫,阿土他们当中有几个也想跟卡洛夫上前线,他们太恨蚀鬼族了!没人不恨蚀鬼族,所以,有机会能杀他们,他们一定要去复仇!

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场对抗蚀鬼族的大战中,这是我最初没有想到的。

阿蛊也是知道前线上要回来一批休息,所以才和银蛇他们一起离开王都,前线正在打仗,交接不能断。

而这次回来的伤兵,治愈结束会暂时留在王都,正好作为援军,等待下一批伤兵的交接,卡洛夫他们也会在那时上前线。

我和莱修斯静静地走在宫殿的走廊里,外面月光如霜,落在又快成熟麦田上。银月中,时不时掠过浚和宗本,还有路西法巨大的身影,路西法居然还没睡。

站在露台上,我凝望天空的明月,我们这场清剿蚀鬼族的战役也要速战速决,在银月城从西半球绕回来之前结束。不然给他们发觉我们内战,跑来捣乱也会打乱我们的计划。

“今天莱修斯也终于像男人一回!”忽的,海格斯的声音从身边而来,我欣喜地看身边还穿着莱修斯衣服的海格斯:“你回来了?”

他深深凝视我一会儿,忽的俯下脸吻住了我的唇上,深深的吻带着他的霸道。他轻扣我的下巴,慢慢离开我的唇,目光霸道地看我:“以后不准在我离开的时候和莱修斯偷情。”

“呵……”我忍不住笑了,我和莱修斯单独在一起,让他吃醋了,我们一向三个人一起,但现在事情实在太多了,他和莱修斯也不得不常常分开。

浚和宗本忽的从空中飞落,金属的光芒掠过我们的眼角。他们立在栏杆上,紧紧盯着我们,像是不准我们在他们面前做少儿不宜的事。

“路西法也要亲亲!”忽然,路西法也飞落下来,巨大的身形悬停在阳台外,如同恶魔降临。但这个恶魔却是一副纯真神情,瞪着一双如同玻璃般闪亮的眼睛眨巴眨巴看我们。

“你洛冰姐姐要睡了,你快成人了,不准亲我的妻子!”海格斯异常严厉地冷冷瞪着路西法。

路西法倏然被吓到了。明明他庞大的身躯更让人害怕,而他却显得非常害怕冷厉的海格斯,他瞬间呆住了神情,咬了咬嘴唇,憋屈地看我:“洛冰姐姐,莱修斯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哈哈哈——”我忍不住大笑起来,因为路西法知道莱修斯对他温柔,莱修斯还会给他亲亲。我伸手摸了摸路西法其实很大的脑袋,他已经和飞尸王一样巨大了。

“嗷————”忽的,静谧的夜空中传来一声尖锐的啸鸣,这叫声是小冰的!

浚和宗本立时立时飞起,望向那个方向。

“难道有敌人?!”我也紧张起来,我立刻看向路西法,“带我去看看。”

“是!”路西法一把抱起我,粗大的手臂将我牢牢圈在他厚实的胸膛前,飞起时还对海格斯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

我在路西法的圈抱中分外安全,他粗大的手臂将我稳稳固定,我们一起朝那声啸鸣的方向飞去。

渐渐的,我们看见小修在追小冰,小哈掠过小冰上方在前面堵截小冰,小冰降落田间,小哈和小修也紧追过去,三只晰鸟兽落在了田地里,立时压倒了一片麦田。

如果是平时我肯定要去训斥了,可是今天它们三个好像有点奇怪。

它们落在麦田里后开始绕圈追,将麦田踩出了一个窝的形状,小哈扇动美丽的翅膀,挺起胸膛,小冰慢慢后退,小修也扬起翅膀,优雅地挥动翅膀,如同在跃下跳起了美丽的舞蹈。

小冰歪着脑袋看,忽然,小哈一下子跃上了小冰的后背,然后……

我去!

“回去吧!”我赶紧调头。

路西法立刻抬手捂住眼睛,转身往回飞。

浚和宗本飞舞起来,翅膀捂住嘴,也像是在偷笑,然后,寂静的月下响起了断断续续的晰鸟兽的呻,吟。

这三个家伙……交……配了。

莱修斯说,小哈它们今年该发,情了,这日子来得真快。

我们的农田苗绿了,果树发芽了,晰鸟兽也交,配了,欣欣向荣的日子还会远吗?

感觉很快王都里孩子要满地跑了。

路西法我轻轻落在阳台的栏杆上,双脚牢牢站立在栏杆上,慢慢蹲下身,将我小心放在阳台内,自己蹲在阳台栏杆上转来转去地小心翼翼地看。

“看什么?”

他鬼鬼祟祟地说:“看海格斯哥哥。”

我笑了:“你海格斯哥哥认为时间就是研究,他不会把时间浪费在等我这件事上。”

“呼……”他大大松了口气,咧开了灿灿的笑容白白的头发在夜风中飘扬,染上了月光的银灰,丝丝缕缕在月光中变得朦胧。变身后微微透明的如同月亮宝石的眼睛在月光中越发闪亮,可以映出我的脸庞。

他只有在变身时才会有的尾巴在身后高高扬起,保持他身体的平衡。他咧开嘴,灿灿地笑了起来,抬起青白的手,指了指自己的面颊,弯下腰朝我凑上了脸,白发随即滑落他的脸庞。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