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六月振羽/寒门贵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风门的神秘和强大,远超徐佑之前的预料。他突然想起另一个同样强大而神秘的组织,也就是四夭箭所在的那个暗杀机构,只是不知道,这两者之间,会不会有什么联系?

毕竟,情报贩子、妓女和杀手,从来都是地下世界最稳固的铁三角。

徐佑手指轻轻敲打着腿面,问道:“查到林屋山丢失的库银哪里去了吗?”

王复惭愧道:“尚未有线索。”

徐佑能够发现刘彖和都明玉的关系,主要是事先安插的钉子,在机缘巧合之下通风报信,加上左彣以小宗师之尊去亲自跟踪打探,这才管中窥豹,查到了那根细不可见的暗线。可是卧虎司威名在外,不同于冬至手中刚刚成立不久的情报机构,任他都明玉再小心,二十辆牛车总会留下蛛丝马迹,却耗时三月,仍旧没能查到小曲山来,

归根结底,还是那句话,都明玉有奥援,或许就是为了专门对付卧虎司的调查而请来的厉害角色,能够在悄无声息中清理了所有可能导致暴露的痕迹,所以卧虎司如同无头苍蝇般在扬州四处碰壁,却苦恼找不到破壁的方法。

徐佑沉思。

这个奥援,会不会就是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风门呢?

他的目光不经意的扫过王复,王复低垂着头,双手看似恭谨的放在腿上,脸色平淡,可是感应到徐佑的视线,身子略微有些僵硬,不像方才那么的随意自然。

冬至毕竟城府稍浅,唇角浮现一丝得意,卧虎司找不到的线索,她却轻而易举的搞到了手,虽说只是偶然,但心理上依旧占据了上风。

她按捺不住,想要告诉王复如何追查失踪的库银,不过说之前要征求徐佑的同意。在她想来,现在双方合作,刘彖又是敌人,引卧虎司去查查他,百利而无一害,徐佑没有反对的道理。

可出乎意料的是,徐佑看到她问询的眼神,微微摇了摇头。冬至心中万分不解,但是跟了徐佑这么久,她已经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提出反对意见,什么时候要以郞主的意志为尊,不能有丝毫的违背!

王复没有从徐佑处得到任何有用的消息,等告辞的时候,履霜已经准备好了回赠的礼物,整整齐齐的放在牛车上,不算很丰盛,但同样的用心。这些事徐佑并没有吩咐,但是根本不用操心,履霜自会安排的妥妥当当。

目送王复离开,冬至低声道:“小郎,为什么不让我告诉王复,都明玉和刘彖暗中勾结……”

“记得一句话,树大招风!卧虎司都无法查到的东西,我们却知道的如此详尽,等此间事了,孟行春会如何看待你我?最重要的是,既然风门插手,就算告诉了王复,卧虎司也未必能在小曲山上找到什么线索……”

冬至一惊,她上次跟卧虎司合作愉快,打交道最多的王复也和善的跟邻里大叔一样,竟然下意识的忽略了卧虎司的可怕,脸蛋微微泛红,道:“小郎,是我大意了!”

经徐佑这么一点醒,冬至立刻表现出了她在情报方面过人的天赋,道:“其实仔细想想,卧虎司应该已经发现风门在背后捣鬼,并且在对抗中全面落在了下风,因此孟行春病急乱投医,派王复来钱塘碰碰运气,也因此他听我随口说出风门的时候,才会表现的那么震惊——他是不是以为,我们已经强大到可以知息卧虎司行动的境地了?”

冬至有些后怕,如果刚才真的说出都明玉和刘彖的勾当,岂不是坐实了王复的惊惧?现在大家你好我好,自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一旦了结了这件事,孟行春恐怕会盯死小郎在扬州的一举一动。

徐佑没有多说什么,转瞬间不知飞过了多少道思绪,吩咐道:“你去,追上王复,告诉他一定要重视浴佛节那天发生的事,以及高惠临死前说的谶言。都明玉到底想做什么,谶言里或许会找到答案!”

“可是我们还没猜透谶言的秘密……”

“我们猜不透,但卧虎司不会是我们!”徐佑看向冬至,笑道:“是不是不服气?”

“婢子不敢,只是……只是感觉孟行春也没什么过人之处……”

“不要小看他!”徐佑顿了顿,道:“不要小看任何人!”

五月,老天吝啬的没有赏下一滴雨水,人心惶惶之下,顾允的赈济措施还在往返朝堂,求衮衮诸公裁决的路上,米价终于彻底失控,从一石二百八十钱连续几个台阶,截止六月初,已经涨了十倍,升到了二千三百钱!

二千三百钱!

西汉初年,也就是汉高祖二年,饥荒爆发,米价涨到一石五千钱;王莽末年,饥荒流行,一石粟价值黄金一斤;再到东汉兴平元年,长安旱饥,谷价更是涨到一个天文数字,一石谷值五十万,豆麦一石二十万钱。

但这些年份,无不是战乱初平,或者天下纷扰的时候,米价暴涨,符合逻辑。可像扬州这次的旱灾,却在短短数月内涨了十倍,实在有些太过疯狂了。

“有人在故意屯粮!”

何濡敞开了衣衫,六月天,暑气正盛,房间内放了冰,可依然挡不住往身体里钻的热浪。

山宗不以为然,道:“这不是明摆着吗?哪一次的灾年,没有些许奸商囤积米粮来牟取暴利的?不稀奇的!”

“奸商只为牟利,确实不稀奇……但,这次屯粮的人,可不见得是为了钱财!”

冬至表示赞同,道:“就算遇到灾年,米价也绝无可能上涨的这般迅猛,除非有人暗中筹谋,在这一切发生之前先将钱塘乃至周边郡县的余粮大肆购进,导致现在市面上存粮不足,等到老百姓反应过来,准备哄抢的时候,却发现米价一夜十倍,已经买不起了……”

徐佑和何濡对视一眼,同时想到了刘彖。数月前,正因为发现了刘彖暗中屯粮,徐佑才跟进买了一些以备不时之需,不过那时谁也没料到局势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冬至继续说道:“而这个暗中筹谋的人,不出意外,就是刘彖和他背后的都明玉。目的不外乎制造纷乱,激起民愤,他们好乱中取栗!”

山宗问道:“激起民愤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又怎么乱中取栗?”

“当一个人没饭吃的时候,谁能给他们饭吃,谁就是恩人,就是父母,就是神仙!”冬至表现的胸有成竹,语气中充满自信,道:“大德寺的竺法言、竺无漏,再怎么舌灿莲花,可也不能凭空变出米粮来,到了生死关头,什么佛法都是虚妄无用之物。若是都明玉开仓放粮,救济灾民,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让大德寺进入扬州后的所有努力付之东流,成为众生顶礼膜拜的陆地神仙。穷苦多欲念,遇难拜神仙,天师道这么多年能够坚不可摧,正是因为每一次的旱涝、饥荒、瘟疫和战乱,他们总是第一个站出来,让老百姓跪在幽冥地狱时能够看到他们的身影,产生依赖和感动,然后生而信之,死而仰之,这就是所谓的信仰!”

山宗张大了嘴巴,大为震惊,道:“冬至,士别三日,刮目相待,跟在小郎身边,你真是学到了东西!”

冬至骄傲的抬着头,道:“那是!也不看看我们小郎是什么人,我这做婢女的,自然不能太差!”

徐佑微笑不语,何濡却道:“那你有没有想过,都明玉想要借大灾固位,所费凡几?与得到的名声比,这样的代价会不会太大?”

“不会!几百万钱,或者数千万钱,扬州治花的起!我之前一直有疑惑,都明玉多大的胆子,敢从扬州治的钱库偷偷的挪走千万钱,现在想来,他应该得到了孙冠的首肯,为了恢复天师道在扬州的无上地位,同时抑制佛门在扬州的发展,这点钱对天师道不算什么!”

冬至目光闪烁异彩,兴奋的道:“这样一来,之前的种种疑虑都能得到答案。都明玉为什么将刘彖安插在钱塘,自是为了对付大德寺按下的细作。所以刘彖才借镜丘造佛和大德寺扯上了关系,只是因为被我们偶然撞破,又把刘彖的手下绑了送给都明玉,都明玉不想他们关系暴露,只好将计就计,在钱塘湖雅集上借机发难,重创了竺法言。谁能想到,都明玉和刘彖竟是一伙的?”

“然后,天师道能人异士辈出,肯定早就通过观测天象,发现了扬州的这次旱灾。于是刘彖大力巴结陆会,甚至不惜送出名贵的古玉,从陆会手中求来了小曲山。这一方面为了私仇,他跟我们敌对,想借小曲山上游的水源优势来整垮洒金坊;另一方面,小曲山地处偏僻,人烟稀少,正是囤积米粮的好地方。”

“都明玉心思缜密,做事滴水不漏,通过外人眼中跟他是仇人的刘彖来大量囤积米粮,再用这些米粮去赈济灾民谋取天大的名声。就算大德寺觉得不对头,想要调查,也无论如何查不到他们的这层关系。”

冬至猛一击掌:“谋定后动,布局深远,厉害,厉害!小郎,你说对,果然不能小瞧任何人!”

这次轮到何濡笑而不语,徐佑叹了口气,道:“这只是表象!你有没有想过,龙石山上那个脱衣跳山而亡的人,还有大德寺里短刃入心的高惠,他们先后说了两个谶言,第一个已经应验,第二个呢?”

冬至愕然半响,眼神中再次充斥着迷惑不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