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八章 最安全的地方/龙魔血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叶在那里?”

中年美妇这个时候飞身过来,如今她负责守护月澜城的安全,听到秦叶的消息后也是第一世家出动。

“燕长老,恕我们无能,并没有抓到秦叶的真身,让他给跑了。”月澜宗的玄宗一脸的歉意。

“可惜了,不过晾他也逃不出去,夜间月澜城已经被结界笼罩,就是一个苍蝇也飞不出去。从明日起月澜城只准进,不准出,我去通知宗主。”中年美妇胸中不断喘息着,对于失去这个机会感到有些懊恼。

“险些被反杀了,秦叶啊秦叶,你真是一个招黑的家伙。到哪里哪里不安生。”银发玄尊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多亏秦叶召唤了两个分身试探一下,否则后果更加难以想象。

“我也没想到我的名字会引发如此强烈的反应,这是可怕。”秦叶眼神之中仍然涌动出刺激与惊魂。

第二日清晨,月澜城的形势骤然紧张。秦叶顺着窗户朝着大街看去,每一个月澜宗的长老都炯炯有神,想要从人群之中找出秦叶这个可恶的家伙。

月澜宗内,大雁塔的塔主,山亭庙的主持,北域,东域,南域的一些代表性人物均是坐在其中,一起商讨着天骄大会的事情。

“非常感谢众位远道而来,参加西域主持的天骄大会,我对大家的到来表示感谢。”月澜宗的宗主轻启红唇,声音甜美地说道。

“大哥,月澜宗宗主好生美丽,比起秦诗柔没有任何的差距,若是能够把她……”张水小声地在刘春耳边说道。

作为南域半个主人,又是强大的天骄,这一次天骄大会刘春自然不能够缺席。有刘春的地方便有关江与张水,三兄弟彼此间形影不离。

“休要胡言乱语!”刘春怒瞪了一眼张水,让他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

月澜宗宗主那是什么身份?在西域有着极大地话语权。尽管她姿色无双,但天下人都知道她是一代圣女,不容许任何的侵犯与亵渎。若是在无人之处张水说了也就说了,可眼下若是得罪她那可就走不出月澜宗了。

“各位对于这一次天骄大会的安排是否有些好的提议,只要合情合理我都会考虑。毕竟我们也是为了四域的发展。”

月凝看着济济一堂的大人物,口中客气地说着。尽管她身为月澜宗的宗主,但这样的阵势还是第一次看到。月凝说完话后西域的势力均是沉默,天骄大会是月澜宗承办的,纵然有些瑕疵他们也不会说的,原因就是说了对他们没有任何的好处。

有一种主义叫做形式主义,在苍穹大陆中,这种行为是十分常见的。例如皇帝退位的之前让大臣们说出他们心中看重的皇子,大臣们均是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无一人敢胡言乱语。但皇帝说出一人后便是全体拥护,这都是不成名闻的规定。

倘若哪一位大臣英勇直荐,说出违背皇帝心愿的人选,那对不起。轻者摘下顶戴花翎,重者直接株连九族。

“额,月澜宗宗主,我们有些看法。”张水宽大的嗓门在月澜宗的大殿之上回荡着,看到这样一位莽夫后所有人心中均是有些的发愣。

“你有什么建议你就说吧。”月凝看着张水,眼神并没有过多的变化。

“我想说可否让我们也参加天骄大会?别看我长得老,今年也没到三十岁。我大哥更是年轻帅气的小伙。”

张水说了一个十分尴尬的话题,当他说完后刘春与关江同时脸红,恨不得将张水踢出去。这个三弟说话从来都是不长脑子,之前想要拦着却没有拦住。

“这个倒是没有什么,只要年纪不超过三十岁的天骄都能够参加,无论他是什么样的身份。”月凝一脸微笑地看着愣头愣脑的张水,险些当场笑出声来。

“那就好,能够参加天骄大会我们兄弟便没有白来。”

张水听完后一脸的兴奋,回过头来看向自己的大哥二哥,当看到两位哥哥的脸色后他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

“宗主,我发现了秦叶的消息。”

中年美妇犹如一阵风一般的闪了进来。按道理她是不敢如此的,国有国法,宗有宗规。只不过月凝有一道命令,只要有秦叶的下落,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都要第一时间向她汇报。

“说!”

月凝声音之中有些的急促,让中年美妇立刻说这件事,天骄大会都被她暂时放到了一边。

“他现在就在月澜城中,昨天夜晚秦叶袭击了山亭庙的僧人,我们也是因此才得到消息。只不过被他给跑了。”中年美妇将昨夜发生的事情对月凝宗主说了一遍。

昨夜师弟与秦叶两人根本就不是去喝酒,而是去找山亭庙的麻烦。索性逃掉了,否则的话还要给我添无数的麻烦。塔主这时候回想起了昨天秦叶与银发玄尊之间的交流,心中有了定数。

“跑了?你们是干什么吃的?”

听到秦叶逃走后月凝一脸的阴沉,强大的气势在月澜宗大殿之内释放着,周围的宗主们见此后均是面色一变,对于月凝的实力他们并没有过多的了解,起初还有些的轻视,但想不到她是货真价实的玄尊巅峰。虽然还没有进入到半圣的境界,但也是相差不远。

“宗主请恕罪,不过秦叶已经被我秋困在月澜城内,现在无法逃走,抓到他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中年美妇有些慌张地说道,听到秦叶没有完全跑掉月凝稍微恢复了一些的理智。对于这个秦叶她今生都难以忘怀,自己的清白糊里糊涂地被秦叶占了,而且占了还不止一次,想到这里她觉得有些屈辱。

“好,稍后我亲自去月澜城抓他!”月凝平静了半晌后忽然开口说道。

这个月凝到底与秦叶有着什么样的深仇大恨?为何如此的愤怒,甚至连天骄大会都被她放到了一边。塔主等人都在不断地思考着,张水更是张开了嘴巴想要询问一番,不过看着两位哥哥的脸色后他又把话咽了下去。

“敢问这位长老,山亭庙可否有什么损失?”

山亭庙的主持听到秦叶夜袭山亭庙后也是有些的担忧,对于秦叶这个后患他一直想要解决掉,毕竟乱世之剑可是在秦叶手上。拥有乱世之剑的人便是乱世之主。

“只有一位长老被秦叶烧掉一条手臂,其余人并没有受到伤害。”中年美妇对山亭庙的主持如实说着。

“我密保佑,秦叶作恶多端,理应遭到报应。”山亭庙的主持开口说了一句,慈悲的面容上出现了一抹杀意。

“主持说的不错,秦叶与我们月澜宗有着深仇大恨,今日处在我月澜宗的地盘上搅闹理应受到严惩。一切便交给我吧。”月凝眼神闪烁,这一刻她的心已经不在月澜宗了,而是飞到了月澜城中。

难不成这个月澜宗宗主与秦叶有过一些事情不成?张水内心说着,整个大殿中就他一人看穿了其中的辛秘,不过他却没有敢说一句话。大哥与二哥已经对他做出严重警告了。

“秦叶老弟,月澜城因为你已经戒严了,下一步就要开始搜寻你了。倘若月澜宗宗主不来还好,若是她来到月澜城以她的手段你是逃不掉的。”银发玄尊看着越来越森严的外面,在秦叶后面说着。

“看来只能去那个地方了,只有那里才能护得住我周全。”秦叶眼中闪烁,想到了一处绝妙的地方。

“什么地方?”

“月澜宗!”

“你疯了吗?月澜宗抓你你还去那里,简直就是在找死一般。”听着秦叶疯狂的想法,银发玄尊盯着秦叶不断的看着,看看秦叶是否发烧。

“老哥哥你放心,你看这是什么?”秦叶拿出了中年美妇给他的月令。

“你有月澜宗的月令?那她们为何还要追杀你?我知道了你是偷来的。”

看着月令银发玄尊有些的不解。只有月澜宗尊贵的客人,她们才会给予月令。拥有月令的秦叶怎么着也不会被追杀,只有一条合理的解释,就是月令是秦叶偷来的。

“老哥哥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纯洁的犹如一张白纸,又怎么会偷月澜宗的月令呢?这是月澜宗一位长老送给我的,只不过她不知道我的身份而已。”秦叶对银发玄尊说着。

“我呸,你小子还纯洁?若说老夫我纯洁还差不多!”银发玄尊也开始自恋起来。

半斤八两,一丘之貉。树老用八个字评价了秦叶与银发玄尊两个人。

……

“老哥哥,你不用对我担心,我没事的。”秦叶与银发玄尊再次的分别,独自一人走到月澜城的大街之上。看到月澜宗一位长老秦叶主动走上前去。

“请问燕长老身在何处?”

秦叶拿出了他的月令,看着月令之上写了一个燕字,证明这是燕长老发放的月令。

“原来是燕长老的宾客,真是失敬失敬。燕长老有事返回月澜宗,晚些时候便能够回来。”月澜宗的长老看到秦叶是燕长老邀请的宾客,脸上出现了一丝的客气。

燕长老在月澜宗资历很高,能够排到前八。她一个普通的玄皇自然是无比的仰慕。

“原来是这样,那我去哪里等她呢?”

秦叶听着女子的话便是猜到燕长老回月澜宗报信。自己已经出现在了月澜城,她若不告知月澜宗宗主那就有鬼了。

“我带你去燕长老的下榻之处,您在那里耐心的等待。”月澜宗的长老领着秦叶去往中年美妇的住处。

“真想不到转来转去又回到了这里,这个燕姐真是有些的可爱,若是在他眼皮底子下不被发觉那就有意思了。”秦叶心中说着,眼下外面的月澜宗让他们随便找吧,自己就躺在这里睡大觉。

晚些的时候燕长老果然回到了下榻之处,听说秦叶到来后她感到十分的惊喜,没想到秦叶真的如约而至。

“秦管家,在这里待着可否习惯?”中年美妇看着秦叶,眼神之中出现了一抹的挑逗。

秦叶看着中年美妇的眼神心中感到有些恐慌,不过随后他想到了银发玄尊。若是将她嫁给银发玄尊岂不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秦管家你在笑什么?”中年美妇感受到了秦叶的微笑,忽然对他问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