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六章 策反玄青/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赤红大踏步朝着苏槿夕走了过去,在苏槿夕面前的台阶上站定,撑开了双手。

目光极为坚定地望着青云子等人“无论如何,我都不会相信幽尧和槿夕会做出你们所说的那等事。今日谁若想动他们,除非从我的身体上踏过去。”

云霞峰虽然全都是女弟子,但各个不输给其余几部的男弟子,全都跟着赤红在苏槿夕身前的台阶上站成了两排,将手中未出鞘的兵器对准了青云子等人。

“我等皆相信夜掌门和掌门夫人,谁若敢动他们,便从我等的身上踏过去。”

云霞峰的弟子们直接称呼夜幽尧为掌门,苏槿夕为掌门夫人,这是为他们正名了。

赤红望着朝升,“朝升,你还是不信幽尧吗?”

朝升眼底的光芒有一些挣扎,瞧了一眼赤红,又转身,目光在在场所有昆仑剑派弟子的脸上缓然掠过。

青云子一把抓住了朝升的手臂。

“朝升师叔,掌门已去,如今门中能主事之人不多,你一定要为此事主持公道啊!”

朝升做为一部首座,在昆仑剑派的地位不可小觑,如果能成功得到朝升的支持,青云子与玄镇子的胜算也会大很多。

但怎么也没有想到,朝升朝着青云子拽着自己的手指上略微瞧了一眼,然后将自己的手臂抽了出来,竟再不犹豫地朝着赤红的身边走了过去。

紧接着,朝阳峰的弟子也跟了过于,与云霞峰的弟子并排站在了一起。

“朝升师叔,你这是什么意思?”青云子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朝升扬声道,“既然到了如今这种地步,本座也不隐瞒了。当年幽尧十岁入我昆仑剑派,众人皆知他天资聪颖,天赋过人,两年学有所成,在十二岁的时候便下山了。但实则十八岁之前,幽尧一直在我昆仑。”

夜幽尧十八岁之前都在昆仑?

也就是说他在昆仑剑派整整八年?

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众人都愣了。

赤红皱眉想阻止朝升,“朝升……”

但她还没有说完,便被朝升给打断了。

“你说的没错,幽尧是我从小看到大的孩子,他虽拜入掌门门下,但实则与我相处的时间最多,与我感情颇深。谁都可以怀疑他,却唯独我不能。方才是我糊涂了。”

“但是这件事……”

“如今前掌门已西去,幽尧手握权柄,又成了我昆仑剑派新任掌门,此事也没什么好隐瞒的。”

赤红略微思忖了一下,点头,“便依你所言。”

人群中,已经有人按奈不住,沸腾起来。

“朝升师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夜师兄在昆仑八年,但我等明明见他在十二岁之时便下山了啊!”

“是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与夜师兄年龄相仿,六岁便在昆仑,怎不知他在门中呆了八年?”

“是啊,我等都没有见到啊!”

青云子冷笑一声,“朝升师叔,这不会是你为了替夜幽尧开脱,故意编排出来的吧?这话,也只是你一人之言,谁能作证啊!”

“是啊,谁能作证啊?”

“青云子师兄说的是,谁能作证啊?”众人纷纷倒向了青云子,他还没有开口,便被众人给否定了。

所以,至于他接下来要说什么,在众人的面前也失去了威信。

朝升一脸的愁容,却不想,院外忽然传来一个洪亮且极为坚定的声音,“我信!”

众人纷纷朝升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来着宽大的青衫长袍,竟是天玄部的玄青长老。

与之一同前来的,还有藏书阁的凌云。两人并排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两部的弟子。院落太小容不下,弟子们都站到了院外。

玄青一边朝着朝升和赤红的方向走,一边道,“我信!当年替掌门监督幽尧在缥缈峰修炼的,除却朝升之外还有本座。”

缥缈峰?

众弟子听到这三个字,皆一脸的惊讶,甚至有些人露出了怯色。渐渐地,面色转为恐惧,似是缥缈峰就在眼前。

有弟子扬声问道,“玄青师伯,你是在和大家开玩笑吧?缥缈峰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我昆仑剑派比地狱还要可怕的存在,大鹏也飞不到昆仑,你竟说夜师兄在缥缈峰修炼了八年,还是你和朝升师叔亲自监督?怎么可能?”

“对啊!在缥缈峰修炼?这我绝对不信,即便玉阳掌门想让夜师兄修炼,我昆仑有的是灵气盛溢之地,怎会选缥缈峰?”

青云子一脸的殷切奸笑,“师父,这饭可以乱吃,但话可不能乱说。你也是我昆仑剑派身份尊高,有头有脸的人,当着这么多弟子的面儿,你也不怕被弟子们笑话。”

话音刚落,“啪”一声,玄青子一巴掌狠狠落在了青云子的脸上。

“孽徒,你犯上作乱,已是死罪,还敢妖言惑众,还不跪下!”

青云子被打的眼前一黑,险些晕过去,血顺着嘴角缓缓溢了出来,一脸难以置信地望着玄青。见玄青面色漆黑如墨,知道他确实是生气了,便缓缓跪在了地上。

“孽徒,你七岁起就跟着本座,本座知你的性格。依你的心思,是万万做不出此等之事,还不从实招来,你是受谁人指使。”

七岁跟着玄青子,是天玄部大弟子。但是这些年来,师父却从未真正将他放在心上过,就连未来天玄部继承首座之人,也在暗中定了二师弟青墨子。若不是玄镇子在暗中告诉他,他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这些年,他跟着青玄,表面上风光无限,但他真正得到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有。

越想,青云子越觉得憋屈。嘴角微微颤抖着,抬头,眼眸有些红润地望着玄青。

“师父,没有人指使徒儿,这些都是徒儿一人谋划,一人所为。徒儿也是为我山门着想,为师父您着想啊!”

说着,他瞧了一眼夜幽尧所在屋子的门,话锋一转,道,“夜幽尧勾结淮疆,乱我昆仑,根本不配做我昆仑剑派的掌门,师父你为山门操劳了那么多年,有些事你比前掌门还要上心清楚,这掌门之位,你可是再合适不过。师父,徒儿做这些,都是为了我昆仑剑派,为了师父你啊!”

青云子说的情真意切。

强硬,他是硬不过玄青的,便只能打感情牌。

若是能策反玄青,可比朝升和赤红二人有用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