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出车祸了/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伟回到家刚一进门,小金就扑了出来跳到他的怀里。

“吱吱”地叫着,好像在跟刘伟说话。

几天不见,小金好像又胖了一点,蹲在肩膀上有种沉甸甸的感觉。

刘伟随手给了它一个香蕉,就见小金有模有样地剥了起来。

家里几个工人正在吃饭,刘母见到他回来了,连忙添了一双筷子。

吃完饭,刘伟在后院看到了好多盆兰花,几乎都快装不下了。

这些天刘伟虽然不在家,但家里的兰花还是在持续增多,刘母将这些兰花照顾的很好。

来到地里看了看,大棚的主架已经搭起来了,进度还是蛮快的。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刘伟告诉母亲,他出门有点事。

找了个没人的地方就进入了洞府。

这次要在洞府里待的时间可能有点长,因为刘伟准备将那些药材处理一下。

炼丹房里堆满了各种东西,不仅有好多药材,还有几个煤气罐和两口大锅。

炼丹房外面还摆着一个巨大的木质浴桶,这是他准备药浴需要用到的。

费了不少时间终于将两口锅都支了起来,刘伟提了好几桶湖水终于将其中一口锅装满。

点燃煤气灶,将火调到最大,刘伟就开始将药材摆好。

所有的药材都只买了三份,就这都花了六万多,算下来泡一次药浴就需要两万多。

而练习第三个动作,差不多修炼三次之后就需要泡药浴,这样才不会让身体留下暗伤。

将另一口大锅洗干净,刘伟有点烦恼,这些废水该倒去哪里呢?

看了看药田,好像不需要,其它地方就更不用了,刘伟只好找了个桶装起来。

锅烧红之后,刘伟关了火让它稍微凉一下,然后将各种药材依次放进去。

没过多长时间就有一股辛辣呛人的气味,刘伟回想了一遍,自己完全是按照《神武基础体术》上的照做,应该没有出错。

需要炒制的药材全部炒好,刘伟开始加水慢慢熬,过了好长时间,一锅黑亮的药水终于沸腾了。

刘伟没有熄火,开始练功。

从一个动作开始练起,然后是第二个动作,练到第三个动作时身体一阵阵撕裂的剧痛,刘伟咬牙坚持下去。

终于将第三个动作完整练习一遍,他迫不及待的将一直熬着的药水倒入木桶。

熬了这么久的药水倒是没了呛人的气味,看上去黑亮粘稠,刘伟竟然有种想尝尝的冲动。

此时,另一锅水早已烧开,刘伟将大半锅水到入木桶,又添了几桶冷水,随后把药水倒了进去。

他迅速脱掉衣服跳了进去,只觉得太烫了,但是为了练功咬牙坚持着。

没过多久,刘伟就感觉到火辣辣的疼痛,对此他早有预料,因为《神武基础体术》上说的清清楚楚。

刘伟感觉到整个人就像化掉似的,身体不在属于自己,好像每一个细胞都在欢呼雀跃。

不断加入热水,一直将温度持续在六七十度左右,身体逐渐恢复知觉,他感觉到整个人好像又强大了一些。

这钱果然没有白花,这药浴果然没有白泡,真是太值了!

……

出了洞府,刘伟打开手机便看到十几个未接来电,全部是刘母打来的。

刘伟连忙回了过去,刚一接通就听到刘母慌乱的说道:“伟伟,你在哪啊?出车祸了!”

刘伟心里咯噔一下,连忙问道:“谁出车祸了?到底怎么回事儿?”

同时脚下生风,迅速向家里跑去。

刘母在电话里哽咽着说道:“你爸刚才回来的时候在镇上把一个老头给撞了!”

刘伟放下心来,不是最糟糕的情况。

他已经到了家,发现家里没人,又问道:“现在怎么样了?爸没受伤吧?你们在哪?”

“我在医院,你爸没事,已经去了派出所!”

刘伟连忙说道:“妈,你别着急!我马上就到!”

他没挂电话,一边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一边快速往镇上赶去。

事情很简单,刘父在一个急转弯的地方把一个突然冲出来的老头儿给撞了。

伤的好像很厉害,头部当场大出血,四肢也有一定程度的受擦伤。

到了河边,刘伟嘱咐母亲先离开医院,小心家属打人,随后挂了电话匆忙开车赶去。

开着车飞驰在马路上,没有几分钟就看到了车祸现场。

在一个急转弯的地方,刘伟看到了家里的货车停在路边,好多人都在围观。

将车停在路边,刘伟挤进人群就看到地上一滩干涸的血迹,而警察正在向人群取证。

他没有多看,直接前往派出所!

刘父果然在派出所里做笔录,乡村小镇没有交警,没有消防,不管出了什么事都是在派出所解决。

刘伟没有停留连忙去了卫生院,一进门就看到母亲被几个人围着。

一个中年男人,两个妇女大声地冲着母亲叫骂,而刘母一个劲儿的赔礼道歉,不过这并没有熄灭他们的怒火。

刘伟一下子就怒了,上去将母亲护在身后,冲着三人冷冷说道:“有什么事儿让派出所解决,你们不要太过份!”

其中一个五大三粗的妇女顿时叫嚷道:“你是谁呀?关你什么事啊?把人撞了还有理了是吧?”

一看就是泼妇,刘伟没有理她,拉着刘母就要走。

那女的顿时急了,连忙说道:“他们想跑,别让他们走了!”

话还没说完,就一把抓住了刘伟的手臂,嚷嚷着:“你别想跑!”

刘伟轻轻一甩不着痕迹地将她甩开,不过他也停下了脚步,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修炼了这么久的功夫,刘伟身上自然带了一股气势,虽说不能让人臣服,但也能震住一般人。

那泼妇果然不敢再动了,不过她只是愣了一下又说道:“你别想跑啊!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

“谁也没想跑!该赔多少肯定会赔,你再不客气就送你进派出所!”对付这种泼妇,刘伟还真是头疼。

他让刘母坐在一边,然后就站在原地,看也不看她们一眼。

那泼妇见他们不走了,又说了几句风凉话,随后和同伴嘀咕起来。

刘伟打开手机搜索了一下,一般这样的交通事故都是怎么处理的。

同时安慰母亲道:“妈,放心没事的!无非就是赔钱罢了,多卖几盆兰花就有钱了!你别瞎担心!”

刘母还是担心的说道:“那老头要是死了,你爸会不会坐牢啊?”

刘伟也有些担忧,只能期盼那老头能够好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