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如我所料/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上网查了查,刘伟发现情况不妙,对方是行人,本来就是弱势群体。

而家里的车好像手续都不齐全,万一老头死了,没个七八十万还解决不了。

如果对方家属狮子大开口,说不定刘父还真就被判进去了!

刘伟越看越是心惊,只能期望交警判的不是全责,因为是老头突然冲出来的。

几人都在门外焦急的等待着,只希望老头没有大碍,万一死了或者重伤留院,那也是大麻烦!

没过多久,刘父和一个警察也过来了,刘伟连忙上前询问细节。

刘父也说不清楚,不过家里的车除了没保险,其它的手续都有,也没过期。

这事要是放在以前,家里就彻底垮了,不过现在卡上几十万,刘伟还是不太慌。

大不了将钱全部赔出去,以后慢慢挣就是了!

镇上的警察已经通知了县上的交警,明天再过来处理。

而刘母刚才已经给医院交了三万块钱,所以现在就等着手术室里面的消息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漫长的等待时间实在是让人难熬。

终于,手术室的门被打开了!

刘母比谁都急,连忙跑上前去问道:“医生,怎么样了?”

白大褂医生摘下口罩说道:“没事,病人已经脱离了危险。”

这话一出,大家顿时松了口气,没死就好!

接下来的事就简单了,刘伟带着父母回家,车和驾驶证都被扣了,而这场事故明天处理,待在这里也没有什么事儿。

三人要走,那一家人还不同意,非要留下一人,最后在警察的劝说下才得以离开。

几人走出卫生院,站在门口说着话。

这个警察很好说话,人也和气,两人交谈之后才知道他叫许昌明,也是镇上的,补的就是胡建军的缺。

他提到胡建军时,好像意有所指,刘伟这才注意到,自从那事后,胡建军一直没有出现。

按照他的脾气绝不会就这样忍气吞声,刘伟一直防备着,偏偏过了这么久什么事都没有。

刘伟近一步问道:“许哥,你说这事有没有什么蹊跷?”

许昌明神秘一笑,打着哈哈说道:“我哪知道,不过你想想一个老的都快走不动的老头上街干什么?”

“而且偏偏在那个急转弯冲了出来,一个老头儿冲那么快干什么?”

刘父也在一旁,听到这话顿时激动道:“就是!我就觉得今天不对劲儿!看他儿子也是鬼鬼祟祟的!”

许昌明见自己想要透露的消息已经透露出去,便不再多说,打了个招呼就走了。

刘伟开着车往家里走去,路上一直想着这件事儿,他有直觉,这事儿肯定跟胡建军脱不了干系!

回到家,二婶已经做好了饭,工人们也正等着他们,准备一起吃饭。

在医院的时候,刘伟就给二婶打了个电话,请她到家里帮忙给工人做饭。

见到刘伟一家人回来,二婶连忙招呼着端菜端饭,趁机问道:“大哥,事情怎么样了?”

刘父坐在桌子前,板着脸说道:“那个老头已经没事了!余下的明天县上下来人处理!”

大家一边吃一边问着,刘伟看到刘父吃的不多,而刘母更是没吃什么。

他也不好多说,匆匆吃了几口饭就进了自己房间,他要好好想想这件事!

如果刘父真的把人撞死了,很有可能就不是赔钱了事那么简单了!

很有可能就要坐牢!

这无疑是对家庭的一个重大打击!

如果站在胡建军的角度,他有什么办法能报复到自己呢?

带人来打自己打不过!

想要整自己都无从下手!

那么,能动的就只有他的家人了!

而这个办法也是唯一可操作的,只要花钱买通那个老头,让他在车开来的那一瞬间冲出来,这样怎么也能让这个家庭遭受一次重击!

如果真的只是一场意外呢?刘伟想到,那他们肯定会接受私下解决。

刘伟想不出什么,只好锁了门进入洞府练功。

……

第二天上午,刘伟带着刘父来到派出所,老人的大儿子和大孙子都在,等待着交警解决问题。

早上,两人已经去卫生院看望了老人。

老人除了头上破了一个大伤口,其它地方没有大问题,只是手上腿上有些擦伤。

终于,责任书出来了,判定刘志高主要责任!

刘伟轻出一口气,幸好不是全部责任!

同时要听当事人的意见,是决定私了还是走法律程序。

刘志高说道:“我们想私了,根据法律法规多少钱我都赔。”

交警点了点头说道:“嗯,这个赔偿金额根据我们当地的收入还有各方面算进去大概在十五万左右。”

听了这话,老人那一家子顿时不乐意了。

老人的儿子还没说话,他孙子叫嚷道:“大车把人撞了,还不是全责吗?”

那个交警瞪了他一眼说道:“这是我们交警大队作出的判定,如果你有不同意见可以不签字或者找上级!”

那个二十七八岁的青年叫嚣道:“肯定不签!我们要找上级领导重新判定!”

他父亲站在一旁不声不响,刘伟父子俩没有说话,冷冷地看着他。

之前刘伟就给父亲做好了工作,如果对方想要讹诈,那就那不理他。

反正他又不敢上门来闹事,车被扣就扣着,反正也不指望那点钱,自己该干嘛干嘛。

如果他们一直住到医院不肯走,那就让他住,等三万块钱住完了,看他还怎么赖在医院不走。

刘伟今早就打听到了,这也是一户穷人家,老人的儿子叫田贤德,种了一辈子地,是个老实本分的农民。

而老人的孙子叫田龙贵,将近三十岁了也没结婚,前两年从外地回来后再也没有出去,一直在家里厮混。

平时游手好闲,酷爱赌博,经常是身无分文,能借的都借遍了。

这么个人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肯定会讹上一笔!

果然不出刘伟所料,他这是把自家当成了冤大头,想要讹一笔!

刘父签了字,田龙贵还是不签,还叫嚷道:“想让我签字休想!”

他还以为对方肯定要低三下四的说好话,谁知道刘伟理都不理他,直接拉着刘父走了!

田龙贵气的大骂:“什么态度?想要我签字没门,你就等着坐牢吧!”

刘父的脚步一慢,刘伟安慰道:“没事的,爸!最多也就赔个几十万,要想打官司赔他打!”

谁让他底气足呢?

这就是手里有钱,心中不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