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上药/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进了警察局,刘伟和两个员工坐在外面等着,这还是他第一次进局子呢!

以前在家那都是派出所,和这儿不一样。

没多久有警察叫他,刘伟又来到一个房间先填了表,然后有人问他各种问题,刘伟一一回答。

折腾到晚上十点多,一行人终于出了警局,两个员工回家了。

刘伟问道:“先去吃点饭吧!”

徐若兰不说话,因为警察没给个准话,明天还得去一趟。

“别愁了!那两个歹徒完蛋了,看他们也不是有钱人,绝对赔不起你的兰花!”刘伟打开车门。

“我就是担心他们赔不起呢!你说要是赔不起我咋办?”徐若兰撅着嘴说道。

刘伟还真不知道!他想了想说道:“别急!这两人背后肯定有人指使,只要揪出他们背后那人说不定能赔你!”

徐若兰坐在副驾驶上,越想越气忍不住留下了眼泪。

刘伟最见不得女人哭了,连忙安慰道:“你别哭啊!哭又解决不了问题!”

“你想想最近是不是得罪了什么人?然后给警方多提供一些线索!”

徐若兰哭的更大声了,刘伟只好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了。

把纸巾递过去说道:“别哭了!没吃饭吧,我俩先吃点东西!”

刘伟确实饿了,他估计徐若兰也早饿了,两人进了一家面馆。

刘伟走在徐若兰后面,才看到她的背上有一道印子,这才想起她挨了一棍子。

“你背上痛不痛?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

吃了两碗面,徐若兰仍旧不声不响地上了车,刘伟问道:“有没有想起得罪了谁?”

徐若兰板着脸说道:“还能有谁?不就是那几个同行吗?”

原来,自从徐若兰认识了刘伟,从他这儿搞到了这么多精品兰花,越来越多的人就直接找她买兰花。

而原来的那些商家生意一落千丈,几人约谈了一次,想要从徐若兰手中分点货。

最后不欢而散,徐若兰一直没放在心上,现在看来这次一定是他们下的手。

刘伟想了想说道:“那接下来你怎么办?”

徐若兰没有说话,显然是想到了什么!

万一那些人还想报复,再来一次这样的事情怎么办?

这次多亏了有刘伟在,当场抓住了两个歹徒,如果他不在那两人肯定跑了!

到时候那损失就大了去了!

刘伟将徐若兰送到一个小区,车停在马路边,他说道:“要不要我送你上楼?”

徐若兰没有说话,却也没有走。

这女人嘴挺硬!刘伟撇撇嘴,只好停了车将徐若兰送上楼。

小区绿化很好,但是在这夜晚却略显阴森,难怪她没有拒绝自己。

徐若兰家在三楼,见她打开了门,刘伟说道:“那我先走了啊!”

徐若兰看了看他说道:“要不要进来喝口茶?”

“不了,我还有点事儿了!”刘伟本能的拒绝。

徐若兰撅着嘴也不说话,就站在门口。

刘伟心想她不会对自己有意思吧!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房子装修的很好,刘伟一眼就喜欢上了,有种古典的美感。

“这房子装修的真不错!”刘伟坐在沙发上说道。

徐若兰有些得意,“这可是我自己设计的,花了好长时间呢!”

刘伟顿时刮目相看,“没想到你这么厉害啊!”

“你什么意思?我看着很无能吗?”

“没有没有!我还以为这房子是哪个知名设计师设计的呢!没想到是你!真是了不起!”

“呵呵,算你会说话!”徐若兰回到了家,状态好了很多!

她端了一杯热茶,就是上次送给她的绞股蓝茶。

“这个茶可真不错!我以前失眠,没想到喝了绞股蓝茶之后再也不失眠了!”

看着绿莹莹的一杯茶,刘伟喝了一口,有点微微的苦味。

但又不是一般茶叶的那种苦涩,而是只有苦没有涩,但是苦味稍微重一点。

喝惯了平常茶叶的人对绞股蓝茶估计会不习惯。

“既然你这么喜欢喝,下次我再给你带点来!”

“好啊!”

徐若兰脱掉了外套,刘伟见她背上的血迹都沾到了衣服上。

“你背上都流血了?”刘伟提醒道。

“哎呀!你这么一说,我感觉痛好痛!”徐若兰皱眉头说道。

“你家里有药吗?我给你上点药,要不你还得去医院!”

“云南白药行吗?还有红花油!”

“行,你拿过来吧!你说在哪,我去拿!”

“就那个药箱!”

刘伟打开药箱,里面零零碎碎好多药,他拿了需要的药。

“你得把衣服脱了!要不然我怎么给你上药啊?”刘伟站在她的旁边说道。

徐若兰的脸顿时红了,扭扭捏捏地开始脱起那件保暖内衣。

她看了一眼刘伟道:“你看什么看啊?”

刘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背过身去。

只听见悉悉索索的声音,徐若兰好像趴在了沙发上说道:“好了!”

刘伟转过头去,第一眼就看到了一具白玉般的酮体。

此时徐若兰身上只剩下了罩罩,趴在沙发上越发显得诱惑。

刘伟看了几眼,坐在她的旁边,背上好长一道伤口,最上面还流血了,下面则一大块淤青。

“哎呀,伤的挺重!你不要怕疼啊,我先给你清理一下伤口。”刘伟拿出棉签蘸着酒精说道。

见徐若兰嗯了一声,刘伟开始清理伤口。

刚一挨上去,徐若兰就“嘶”地叫了一声,好像很疼的样子!

“一会儿就好了!忍着点啊!”

破了的伤口本就不长,很快就将伤口清理好了,刘伟停了下来。

等了一会儿,徐若兰问道:“好了吗?”

“没有!”

“那你还么不继续!”

“那个…需要你把那个解开!”刘伟不好意思的说道。

徐若兰不说话了,好半天才说道:“你怎么不早说?”

刘伟也纳闷,自己怎么不早说呢!

徐若兰熟练的解开了那个扣,顿时整个背部在没有了束缚。

刘伟给伤口上擦了云南白药,然后说道:“你忍着点啊!可能会很痛!”

见徐若兰不说话,刘伟提醒道:“我开始了啊!”

背部有些淤青,如果今晚不按摩一下,揉散开来那么好多天都好不了。

一点点红花油倒在手上,刘伟很有节奏的开始揉起来。

这是采用《伤病篇》中的按摩手法,时而轻柔时而重压,徐若兰突然忍不住轻哼一声。

“啊…”

她不好意思地闭上了嘴,竟然叫了出来,真是丢人!

刘伟的手法开始加重,徐若兰再也忍不住了!

“啊…啊…啊…”

“啊!”

刘伟有点尴尬了!身为一个正常的男人,听到这叫声自然有所反应。

看着那白嫩的肌肤,还有那挺翘的臀部,刘伟咽了一口口水,又继续按摩,很快就好了!

徐若兰此时实在是不好受,她紧紧咬着嘴唇,却还是忍不住出声,感觉到一双滚烫的大手在背部按揉。

这种感觉真是舒服极了!

【作者题外话】:感谢书友“吴法”、“td66845014”的打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