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价比黄金/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到房间拴上门,刘伟进入洞府。

先修炼《万象心经》,等到心境平和开始修炼《神武基础体术》。

从第一个动作开始,然后到第四个动作,一遍一遍的修炼,一直到整个人出身大汗。

在小湖里游上几圈,刘伟开始炼药,修炼第四个动作所需的药材早已用完。

几个小时后,药材炼制成功,刘伟又开始从第一个动作修炼到第四个动作,待到一定程度开始药浴。

痛并快乐着,泡到最后简直舒服极了。

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早上,刘伟吃过早饭便出门了,他告诉刘母今天不回来了。

今天最重要的是干什么呢?那就是炼制提香散。

这次买的原料多,而奇香树的叶子也不少,刘伟准备炼制一大批出来。

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刘伟小心翼翼的开始了。

但是炼制出来的提香散依旧和上次一样,没有一丁点的进步。

不甘心的刘伟继续炼制,七八锅之后还是没有达到书上说的那种水平。

他开始推测,很有可能是因为原材料的关系。

一遍一遍的炼制,花了十几个小时一共炼出来了近百斤提香散。

想必这么多应该能够用很长时间了,走的时候他已经和幺叔叮嘱过。

提香散只用到特色菜上面,其它利润小的菜一律不用。

看着这么多提香散,刘伟满满的成就感,这可都是钱啊!

刘伟在想,这些提香散要卖多少钱呢?

到时候肯定会有人想要买!

黄金二百多块钱一克,那提香散也就一百块钱一克,爱买就买不买算了!

毕竟物以稀为贵,刘伟估计这东西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个人会!

就算一道菜放一克提香散,那也才一百多块钱,刘伟还觉得自己卖便宜了呢!

那干脆两百块钱一克!想到这里刘伟笑了笑,这才是价比黄金啊。

回到家,刘父正逗弄着几只小狗。

还有村里的几个小屁孩和三只小狼狗玩的开心,两只高加索则高冷的对谁都爱理不理。

秤砣揪着它的耳朵,反倒惹毛了它,对着秤砣呲起牙来。

秤砣倒也不怕,还没完没了的骚扰。

刘伟连忙吼了一声,小高加索顿时乖乖趴下。

他又对秤砣说道:“秤砣,你再弄它,我喊你奶,让你奶打你!”

秤砣并不怕,但还是停止了骚扰,和三只小狼狗玩了起来。

至于小金则蹲在门前的枣树上,它身上挂着一个小布袋,里面装着花生瓜子,都是它讨来的。

而那个小布袋则是刘母特地给它缝的。

“小金过来!”刘伟朝它喊了一声。

小金先是一愣,随后看向刘伟,刘伟又喊了一声,它才跳下了树,然后蹲到刘伟面前。

刘伟伸手去抓它的小布袋,小金反射性地捂着小布袋后退,那表情真是绝了!

看着它的几人都笑了,村里好多人故意这样逗弄它,它都是这幅样子把自己的小布袋看的紧紧的。

秤砣的奶奶铁匠来了,老远就喊道:“秤砣,再不回来把你钩子打开花!”

秤砣磨磨唧唧,不情不愿的往回走,一步一回头看着几只小狗。

刘父笑道:“秤砣,你再不跑快点,你奶奶就拿条子抽你屁股了!”

秤砣口齿不清地说道:“打你屁股!”

众人大笑,秤砣也笑了。

看着那几只小狗,刘伟在想是不是要给它们起个名字呢?起什么名字好呢?

小屁孩们都回家了,刘父说道:“那个老头还在住院,他孙子田龙贵今天又到新房找我了。”

“他说啥了?”

“他让我赔五十万就算了,要不然就告我,然后让他爷爷住在医院不出来了!”

“呸!他想的美!还五十万,真亏他说的出口!”

“晾着他,不管他,看他有多少钱住院!大不了到时候打官司!”

刘伟很是气愤!这根本就是敲诈讹人!

去年大姨夫的儿子开车把一个老头擦伤了,直接去市里住院了,最后才赔了几万块钱就了结了!

刘母在一旁说道:“要不把他请到家里好好说说,就这样下去不是个事儿啊!”

“这样的人理他干啥?你越理他他越以为你怕他!”

“大不了到时候打官司!谁怕谁?”

刘伟递给刘父一张卡,说道:“这卡里有五十万,你先拿着盖房子用,千万不要赔给那个杂碎了!”

“怎么这么多?”刘母问道。

“前几次卖的兰花钱,我还儿还有大头呢!等到时候房子盖好了,装修也挑最好的!”

有了钱,好多问题都不是事儿!

这就是金钱的魅力,也是那么多人活一辈子都是为了钱的原因。

吃过饭,见天还早,刘伟就去了刘雄家。

养鸡场的主体已经盖的差不多了,其实本来就没多少工程量,就是几间房屋。

然后用一种网围了一大片地,还包括一小片竹林。

刘伟对这方面也不懂,就问道:“你这行不行?感觉不靠谱啊!”

刘雄说道:“怎么不靠谱?我这都是计划好的!”

“你看,那间是放饲料和一些东西的,剩下的都是鸡舍,那些空地都可以喂食!”

“特别是竹林,里面虫子多,树叶也不少,鸡可以在里面凉快!”

刘雄说起来头头是道,证明他确实下了不少功夫。

刘伟问道:“鸡还吃竹叶吗?”

“谁知道呢?有的鸡吃,有的鸡不吃!”刘雄递过来一根烟。

“我不抽!你也少抽点。”刘伟拒绝。

“哎,担心啊!我这晚上都睡不着觉,村里好多人都说养鸡不行,卖不上价,到头来白养!”刘雄点燃一根烟说道。

刘伟看着他那副愁样,安慰道:“你别听村里那些人瞎说!你还不知道他们啊,眼红成什么了!”

刘雄笑道:“也是!你还不知道吧,李玉山和陈发秀又干了一架!”

“陈发秀把李玉山脸都抓破了,你说为了那些兰花值吗?”

“而且这好几天了,那些把兰花拿回去的人一株都没卖出去,根本就没人要!”

刘伟苦笑,没有灵水的浇灌,这些兰花根本就不值钱。

两人正聊着,刘伟看到马路上一阵阵学生路过,他这才意识到今天都星期五了!

时间过得真快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