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章 阴谋/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徐若兰骑虎难下,只好说道:“凯少,我喝!”

说着她端起高脚杯,仰头一口吞进肚里,只觉得火辣辣的疼痛!

蒋丰凯看她喝完了这才坐下,笑眯眯的说道:“这才对嘛,既然选择端起了杯子,那就要喝完!”

“我这人最讨厌那些虚伪的人,敬别人的酒居然不喝完,这什么意思?”

董欢欢在一旁笑道:“是啊!我也最讨厌了,我们若兰喝完了呢!”

徐若兰喝了一杯白酒,脸色顿时不好看了,青一阵红一阵的,肚里翻江倒海,难受至极。

她连忙吃了几口菜,这才感觉稍微舒服一些,可依然头昏脑涨的

董欢欢又说道:“来来来凯少,我也敬你一杯!”

她真是好酒量,一大杯白酒一饮而尽,只是皱了皱眉头。

相比董欢欢,蒋丰凯浅尝辄止,那一杯白酒根本没怎么动,估计他就是抿了抿。

两人也不好说什么,装作没看见,毕竟是来求人办事儿赔礼道歉的。

吃吃喝喝,气氛稍微好了些,徐若兰问道:“蒋哥,我有个事儿想请你帮帮忙!”

蒋丰凯装模作样的说道:“哦,有什么事?”

徐若兰暗暗腹诽,装什么装不就是你搞的鬼嘛?

她说道:“是这样,我的几个花店,还有公司最近老是出状况!”

她把自己遇到的麻烦说了一遍。

蒋洪凯说道:“这点儿小事儿,放心吧,我一个电话就能摆平!”

董欢欢在一旁帮衬道:“那是!凯少是什么人,咱们金陵的第一公子啊!这种事儿还不是一个电话就能搞定!”

徐若兰强打起精神,笑着说道:“谢谢凯少!”

蒋丰凯笑眯眯的说道:“怎么谢?”

一边说着就把手搭在了徐若兰的肩头。

徐若兰就像触电了一样,连忙往前坐了一点,想要躲过他的爪子。

董欢欢这时说道:“若兰,你再敬凯少一杯酒吧!”

徐若兰听了,连忙站起来端着一杯酒说道:“凯少,谢谢你!我敬你一杯!”

蒋丰凯那只手自然落空,他也不怎么在意,玩味儿的说道:“好啊!”

两人碰了一下,蒋丰凯仍然只是轻轻抿了一下,定定的看着徐若兰。

徐若兰一咬牙,心里想着拼了,她闭上眼睛又是一杯酒灌了下去。

只觉得全身火辣辣的,就像被火烧了一样,肚里翻江倒海可又吐不出来。

徐若兰晕乎乎的,连忙喝了一口茶,又舀了一碗汤。

别人说什么她都没听清,喝了汤也不管用,她站起来说道:“我去去卫生间!”

说着就起身大步离去,推门而出找卫生间去了。

蒋丰凯大马金刀的坐在那里,董欢欢小心的问道:“凯少,那我公司税务的问题……”

蒋丰凯豪气的说道:“那都不是事儿!”

董欢欢笑道:“凯少你最好了,真是太感谢你了!”

蒋丰凯哈哈大笑,说道:“怎么谢我?待会儿跟我走吧!”

董欢欢脸色变了,有些为难的说道:“凯少,今晚不是有若兰嘛?”

“哈哈!一龙二凤多爽!我要享那齐人之福啊!哈哈哈!”蒋丰凯说的眉飞色舞。

“不吃了!直接走吧!”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董欢欢皱眉说道:“可是,可是若兰还没喝醉呢!”

蒋丰凯冷哼一声,说道:“我等不及了!待会儿拉进房间就是了!”

他一想到两个娇滴滴的大美人在身下承欢,就有些激动忍不住了!

董欢欢紧紧皱着眉头,幽幽叹了口气,没说什么。

……

徐若兰去了卫生间“哗啦啦”吐了出来,这才舒服一些。

挣扎着洗了洗脸,力图使自己清醒一些,她已经意识到了不对劲儿,心想着绝对不能再喝了。

对着镜子收拾了一下,徐若兰踉踉跄跄的往包厢里走去。

还是头晕脑胀晕晕乎乎的,走都走不稳,那一杯怕是有三两酒,两杯下肚就是六两了。

她本就不胜酒力,强撑着喝了这么多,实在是不行了。

啪!

徐若兰只感觉自己撞到了人,她定睛一看,是个白白净净的奶油小生。

她连忙说道:“对不起对不起!”

一边说这,一边把那人的手机捡了起来递过去!

奶油小生皱了皱眉头,本想发怒但是看到一个美女,这才说道:“没关系!”

看着美女踉踉跄跄的走了,奶油小生嘀咕着:“一个大美女喝这么多,简直让人犯罪啊!”

一边嘀咕着一边看了看手机,刚才只顾着玩手机才被人撞了。

徐若兰进了包厢,董欢欢连忙说道:“若兰,怎么去这么久啊?我还想去找你呢!”

徐若兰强撑着说道:“喝多了!实在是喝的太多了!”

三人落座,徐若兰又喝了一口茶,这才感觉好多。

她说道:“凯少,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喝的太多了,都快晕了!”

蒋丰凯笑眯眯的说道:“好啊!那我们把这一杯门杯酒喝了吧!”

徐若兰为难的说道:“凯少,我真的喝不了了!改天,改天再陪你好好喝吧!”

蒋丰凯说道:“哎,门杯酒不能不喝啊!来来来,我们都喝了!”

说着就端起酒杯,董欢欢也说道:“是啊若兰,金陵的规矩就是门杯酒不能不喝!”

徐若兰看了两人一眼,只好为难的端起酒杯,说道:“那好!我喝半杯可以吧,一杯实在太多了,喝下去我就回不去了!”

蒋丰凯看她那摇摇欲坠,站都站不稳的样子,实在等不及了,便说道:“可以可以,赶快喝吧!”

徐若兰看了看手中的白酒,只是闻闻就想吐,可是又不得不喝,一时间心酸无比。

规规矩矩的做生意,可是天灾人祸不约而至,真是倒霉。

她闭着眼睛喝了一口,五十二度的白酒实在难以下咽。

她含在嘴里怎么也吞不下去,只觉得两腮火辣辣的灼烧。

蒋丰凯又说道:“今天就到这里了,改天再聚啊!”

董欢欢也说道:“好好好,改天改天!”

徐若兰嘴里含着一口酒,微笑的点点头没有说话,她想找个机会吐了。

三人走出包厢,蒋丰凯趁徐若兰不注意,给董欢欢使了个眼色。

董欢欢点点头,走上前去拉住了徐若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