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2章 杀猪过年/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雯撅着嘴巴说道:“才没有呢!”

刘雯如今也是个小富婆了,即使刘伟没有给她钱,她的钱也不少。

夏天的时候她在网上卖酒,着实挣了不少钱,连学费都没问家里要!

二叔刘志远好奇地问道:“伟伟,你那饭店到底有多挣钱啊?我听说全国各地都有啊!”

刘伟笑了笑说道:“挺挣钱的!要不然也不会开这么多,不过那些大多数都是加盟的,直营店不是太多!”

刘志远听到这话又说道:“看样子是挺挣钱,要不然你也不会不管酒厂是吧!酒厂比你那饭店挣的怕是也不少啊,你咋就一点都不上心呢?”

刘伟又说道:“我哪忙得过来呀!再说了我爸看着,我怕什么?”

刘父接过话说道:“酒厂你不用担心,你还是操心点你那茶叶厂吧,我怎么感觉你那绞股蓝要赔本啊?明年还种不种啊?”

刘伟想了想说道:“应该不会赔本!就看明年春天卖的怎么样了,如果好的话,我还要大力发展,大规模种植!如果一般的话就维持现状吧!”

刘志远这时候打圆场道:“赔了也不要紧,饭店和酒厂那么挣钱,伟伟也赔得起!”

刘伟笑了笑没有说话,他确实有点后悔办绞股蓝厂了,当时还是冲动了呀!

龙须茶确实是好卖,但是绞股蓝茶买的人就不多了,之前想的要买龙须茶就必须买绞股蓝茶有些异想天开了。

刘美英否定了这种做法,这可能一时会得利,但长久来看是错误的。

刘伟也没有反驳她,既然将绞股蓝厂这个烂摊子交给她了,那么就任由她去吧。

刘母见刘伟不说话了,便转移话题道:“伟伟,你那个朋友徐富亮送来了一头野山羊,留着过年吃吧!”

刘伟没想到徐富亮还有这一出,野山羊可是很稀少的动物,估计是哪个偷猎的打的,没想到徐富亮送给了自己。

他说道:“你看着办吧!过年吃就过年吃呗!”

刘母又说道:“那头野山羊可真是肥呀,味道一定非常不错!”

说到吃的大家都热烈起来,纷纷讨论着大青山里哪种野物最好吃。

这一顿饭吃得好不热闹,现在有钱了生活无忧,日子过得那叫一个逍遥自在。

刘伟填饱肚子之后便回了山庄,正好碰到徐若兰她们也在吃饭。

冬天没事干的时候,天短夜长,感觉一天下来都在吃饭,时间实在是过得太快了。

回到房间之后,刘伟闲着没事干便进入了洞府。

他炼制了一些提香散,又炼制了一批丹药,准备过年的时候,送给亲戚吃,让他们的身体变得更加强壮!

随后又画了一些符,像平安符、镇宅符、驱邪符等等,到时候送给亲戚朋友,让他们带着以防万一。

刘伟把洞府里剩余的玉石全部雕刻成了玉佩,送给重要的人佩戴,这样就不会受到什么伤害。

累了又开始练功,虽然感觉不到什么进步,但日积月累下去总有突破的一天。

修炼起来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刘伟从洞府里出来的时候就到了第二天。

看着那初升的太阳,今天又是一个好天气,刘伟看到徐若兰几人正在吃早餐,他也跑了过去。

江志超提出来他要回家过年了,已经买好了后天的飞机票。

还有其他人也快要回家了,除了小飞一个孤儿,每个人都要回家陪父母。

刘伟拿出一个护身玉佩说道:“这个玉佩送给你吧!戴在身上可以保平安!”

江志超客气了一下就接了过去,估计他不知道这块玉佩的具体价值。

其他人也有,刘伟送出去之后也不心疼,如今他是几十亿级别的富豪,根本不在乎这点小钱。

吃完早餐之后,刘伟又带着几人去村里看热闹,这几天好好玩一玩,不用急着修炼。

今天是村长大爷家杀年猪的日子,生活在城市里的徐若兰他们根本就没见过,对此也是颇为好奇。

临近年关,村里的年味儿越来越浓,外地打工的青年们陆陆续续的回来了,显得越发热闹。

来到村长大爷家时,好几个人都在这里看热闹,见到刘伟来了纷纷打着招呼。

而帮忙的人挽着袖子穿着雨鞋进了猪圈,这猪似乎也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了,嗷嗷叫着不肯出来。

几个人合力,扯耳朵的扯耳朵,扯尾巴的扯尾巴,杀猪匠则拿着锋利的铁钩子勾进了猪的嘴巴,勾住它往外拖。

那猪嗷嗷嚎叫着,那叫一个撕心裂肺,看的徐若兰都有些不忍心了。

杀猪匠叫袁开银,今年五十多岁,在刘伟的记忆中,他杀了很多年的猪了,手法很是娴熟。

几个人将猪拖到专门杀猪的木桶上面,这木桶上面还有一扇门板,而他们几人合力把猪按在门板上面。

按猪也是有技巧的,不能按住它的四条腿,猪的力量是很大的,如果按住腿是按不住的。

杀猪匠拿起一把锋利的长刀,手起刀落就捅了进去,真正的白刀子进红刀子出。

捅进去之后,那猪一声嚎叫长嘶,那声音大的不得了。

不过任凭它如何嚎叫,人类也不会心慈手软,谁叫它长了一身肉呢?

猪挣扎了几下就不动弹了,嘴里呼哧呼哧的吐着血沫。

喉咙里的血一下子就涌了出来,有专门的人看着,连忙用盆把血接着。

这血大有用处,可以用来做猪血包,还可以灌血肠,直接煮着吃的倒是少见。

这血可真是不少啊,接了满满一大瓦盆,村长老婆都高兴坏了。

这证明杀猪匠的手艺好,也证明猪非常的健康,而且这么多血可以做很多好吃的。

后面的黑血就不能要了,主人家把瓦盆端走了,还用杀猪匠的刀画了个十字,似乎是好分开吧!

剩下的黑血全部流在了地上,村里的狗一拥而上,纷纷舔了起来。

看到猪彻底不动弹了,杀猪匠才抽出了长刀,在猪身上擦干血迹放回了篮子。

随后杀猪匠又在猪的后脚上开了一个口子,用钢钎把里面捅开然后往里面吹气,将猪吹得膨胀起来便用绳子绑住,不让它泄气儿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