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0章 大黑咬人/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走进村子的时候,王思燕这女人依然指指点点,喋喋不休。

“农村就是脏啊!鸡圈猪圈狗圈都在门前,臭气熏天的,也不知道他们怎么能吃下饭!”

“你看这鸡屎拉在门口,也不见有人清理一下!真是懒到家了!”

“哇,你看这个小孩脏的!红薯掉到地上,他还捡起来吃!真不知道他的父母生他干嘛?”

“这样的人生出来就是造孽嘛?还不如不生呢!我们华夏就是被这样的人拉低了素质!”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她的同伴还不住的点头,特别是耿浩然还说:“农村人本来就脏啊!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看他们不仅脏还懒!要是勤快一点经常打扫卫生,也不至于这样啊!”

刘雄实在是忍不下去了,“那块红薯虽然掉在地上,但他把有灰的地方都扔了呀!没灰的地方怎么就不能吃了?”

“还有我们农村就这么大点儿地方,鸡圈狗圈肯定不能占据太多土地,要不然我们拿什么种庄稼呀?”

“还有那些鸡屎,你没看到他们都在地里干活吗?回来了不就清理了?”

王思远嗤笑一声,“说你们农村人脏你还不服气了!看这屎啊尿的,骚臭冲天,真不知道你们怎么能够在这样的地方住下来!”

“是啊!还挺会找理由和借口的嘛,懒就是懒!”

刘雄不善言谈,气的顿时说不出话来了,他心想着这一批人走之后,在也不接待下一批游客了。

“嚯,好大一条狗啊!这是什么狗啊?”王思燕大惊小怪道。

刘雄还在生气,根本没有理她。

队伍中有人认识,“这是一头高加索!世界上最大的狗类之一,没想到在这山沟沟里居然有人养!”

“这么大的狗!如果杀了吃肉,够我们这七八个人吃一顿了!”耿浩然舔了舔嘴唇,看着大黑说道。

刘雄顿时怒了,“这是自家养的狗,你们少打它的主意!”

“哟呵,小爷想吃的东西,还从来没有吃不到嘴的!”耿浩然说着,就取下了背上的气枪。

刘雄看到他这个动作,顿时大吼道:“你干什么?”

耿浩然无所谓的说道:“打死吃肉啊!还能干什么?”

“你敢!这狗是刘伟家的狗,你今天要是开枪了,小心躺着回去!”刘雄再也忍不住了,恶狠狠的说道。

“嚯嚯嚯!你个小农民居然还敢威胁爷爷,也不打听爷爷是谁?”

“就是!耿哥的老爸可是安宁首富啊,就是把你们整个村子买下来也不是办不到!”

“安宁首富的儿子想吃一条狗怎么了?还敢让他躺着回去,我看你们是活腻歪了!”

“小子!下次说这话的时候把招子放亮点,真是傻逼一个!”

其他人七嘴八舌的嘲笑道,丝毫没有把刘雄放在眼里。

耿浩然这是已经举起了手中的枪,刘雄连忙大喊一声:“大黑快跑!”

大黑一愣,随即就听到“嘣”一声枪响,耿浩然已经开枪了。

刘雄目眦欲裂,要是大黑被打死了,那可如何跟刘伟交代啊!

他可是知道刘伟有多么宝贝那几条狗了,这下子彻底完蛋了!

就在他以为大黑被打死的时候,突然看到大黑凶猛的扑了过来,目标赫然是耿浩然。

大黑多聪明的狗,知道耿浩然要杀它,露出了尖牙亮出了利爪,一下子就把耿浩然扑倒在地!

“啊!”

耿浩然吓得无意识挣扎着,嘴里还在大喊大叫,把手中的枪早就掉在了一旁。

其他人也被吓得不轻,这么大的狗他们还是第一次见,简直就如同狮子一般!

眼看着大黑扑了过来,那些人一个个惊慌失措的四散而逃,再也没有先前的兄弟情谊,没有一个人敢于上前。

眼看着大黑就要下口,刘雄连忙喊道:“大黑不要!”

要是真正的咬死了人,那可就是天大的事儿了!

大黑人性化的一愣,那长长的狗嘴已经挨到了耿浩然的脖子,就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停了下来。

耿浩然两眼一翻直接吓昏了过去,从小锦衣玉食生长在花室里的他何时见过这等场面,屎尿一下子就出来了。

刘雄见大黑停了下来,终于松了一口气,这要是咬死了人,谁也逃脱不了干系!

“大黑快下来!”刘雄又喊道。

可大黑却没有听他的话,龇牙咧嘴的跃跃欲试,似乎想要将爪下的人咬死。

刘雄这时才看到,它的耳朵居然被打出了一个缺口,现在还流着血!

一看就是被耿浩然刚才那一枪打的,差一点儿就被爆头了呀!真是好险!

难怪大黑不肯下来呢,原来它是要报仇啊!

刘雄急的连忙喊道:“婶儿婶儿,你快出来啊!”

刘母听到声音匆匆忙忙就跑了出来,见到大黑居然扑倒了一个人,吓得三魂出窍,连忙喊道:“大黑快起来!”

一边喊着一边跑了过来,这要是咬死了人可就完蛋了!

在刘母的眼中,死一个人那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啊!

大黑回头看了看刘母,有些犹豫不决,但仍旧没有从耿浩然身上下来。

刘母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过来,一边骂着一边拳打脚踢,直接就把大黑赶了下来。

大黑“呜呜”的咆哮,可是却不敢冲着刘母,它可是知道谁是真正的主人!

别看它是一条狗,可它却不傻!

要是伤了刘母,那刘伟可真正的要扒它的皮吃它的肉。

刘母这才松了一口气,看了看地上躺的人,并没有受到任何伤害,这才完全放下心来。

刘雄连忙解释道:“婶儿,没事儿了!是这人先开枪打的大黑,要不然大黑也不会咬他!”

“你看大黑的耳朵都被打穿了,差一点就被打中了脑袋,真要是被打中了肯定活不了!”

刘母回头看去,果然见大黑耳朵上有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缺口,还流着血。

只差一点点就打中了脑袋,那大黑肯定活不了!难怪它会发狂呢!

“好端端的打我家的狗干啥?你不打它,它能咬你吗?”刘母气愤的说道,刚才看到大黑趴在一个人身上,可把她吓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