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6章 夫妻大战/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伟没有继续再看下去,而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锁好门之后便进入了洞府,待到自己的心完全沉淀了下来,便开始修炼《神武基础体术》。

从第一个动作修炼到五十四个动作,感觉整个身体都活络了起来,对于身体的帮助不言而喻。

同时他也感觉到整个人更为凝炼了一分,这种感觉非常奇妙,非常模糊,但刘伟却真真实实的感觉到了。

看来以后即使没有配套的药材,也不能放松修炼,一点一滴的微小进步,积累起来也绝对不少!

不过继续修炼第五十五个动作就有些困难了,根本没有感到丝毫的进步。

看来必须得等药材到位了,要不然自己这段时间根本无法真正的修炼。

刘伟就这样静静的盘坐在练功室内,思考着接下来自己要做哪些事情。

首要的当然是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虽然他现在已经做到了打遍天下无敌手,但这个世界上仍然有能够威胁到他性命的东西。

比如说大青山湖泊下的那头白色巨蟒,饶是刘伟的实力提升到了这个程度,他也没有把握在白色巨蟒的口下逃生。

刘伟的直觉非常准确,那次面对白色巨蟒的战栗感,至今他都记忆犹新!

不过要想提升自己的实力,一时半会儿是达不到的!

特别是他如今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要想突破真的是很难很难!

而且那些药材迟迟还没有到位,要想修炼就更难了,必须得等到所有药材收集齐全。

其次便是要解决身体的伤势,鬼王的那团黑光实在是太过诡异,安全就是附骨之蛆,根本无法将其彻底解决!

刘伟为此伤透了脑筋,跑遍了华夏大地,仍然没有找寻到祛除黑光的办法!

不仅天之香奇花没有消息,连鬼王也宛如消失了一般,完全没有一点踪迹。

如果有鬼王的消息,刘伟一定要追上去,就算他逃到天涯海角,也要想办法将他诛杀!

刘伟对鬼王的恨意,宛如**大海一般,不将他杀死实在是难解心头之恨!

可惜的是,任凭他如何打听,仍然没有鬼王的消息,好像他真的从这个世上消失了一样!

带有清凉气息的古董也一直有人搜集,但是这种古董无法鉴定,只有刘伟亲手摸过才能感觉到!

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弊端,得他亲自去鉴定才行。

除了这些之外,刘伟就暂时没有想到自己还有哪些必须要做的事情了。

这段时间刚好可以休息一下,自从得到了洞府之后,他还没有真正的完全放松过呢!

一直都在为许许多多的事情忙碌着,也是时候放松放松了。

不过可以趁着这段时间,搞一搞绞股蓝的事情,毕竟这个项目还是当初自己发起来的,也不能半途而废。

想到这里,刘伟就出了洞府,再次拨通了刘美英的电话。

电话刚刚接通,刘美英就说道:“哎哟,刘总,您老人家怎么想起来给我打电话了?”

刘伟听她这语气有点儿不对劲呢,自己好像也没有得罪她呀?

“这不是有点儿事儿想跟你商量商量嘛!你在哪里呀?我过去找你谈一谈!”

刘美英又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哟,我就说呢,您老人家可是个大忙人,还是我来找你吧!”

刘伟顺杆儿就爬,直接说道:“那好吧,我在山庄里等你。”

刘美英气结,没想到自己随意的一句话他居然当真了,但话都说出去了也只好如此。

“行吧行吧,那你等着吧!”说着刘美英直接挂掉了电话。

刘伟心中实在是纳闷,自己到底怎么得罪了她,难道就因为之前没有接她的电话吗?

这女人也太记仇了吧!

不是说所有的女人都这么记仇?

让刘伟没有想到的是,他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刘美英仍旧没有出现。

刘伟也懒得再打电话,估计她生生气就好了,明天也许会过来吧!

晚上又热热闹闹地吃了一顿饭,刘伟便拥着徐若兰回到了房间。

小别胜新婚,两人这次离开了这么久,自然甚是想念。

一进入卧室,刘伟就把持不住了,直接抱起徐若兰,将她扔到了床上。

徐若兰惊呼一声,嗔怒道:“还没有关门呢!”

刘伟嘿嘿笑道:“我都等不及了!”

说着他一脚就将门关上了,随后就扑到了床上,将徐若兰压在了身下。

徐若兰满腔欢喜又略带羞涩的说道:“你能不能不要这么急啊!”

“美人在怀,哪能不急?老婆,天色不早了,我们抓紧时间吧!”刘伟说着就不客气了,一双大手探了进去。

入手的是一对柔软,弄.得徐若兰娇嗔一声,“先去洗个澡吧!我修炼了一下午,出了一身的汗!”

刘伟的大手一刻也不停,一边把玩着一边说道:“你出的汗都是香的,我就喜欢这个味道!”

说着他就埋头含住了,徐若兰又是娇哼一声,一脸的享受,半推半就的就随着刘伟去了。

两人的衣衫很快就被脱.得干干净净,一丝不挂的在两米多的大床上翻滚,享尽了人间极乐。

徐若兰修炼了这么久,身体素质强了不止一成,竟然能够承受住刘伟的攻势。

刘伟看她完全没有压力,便彻底放开了自己,进行着最为原始最为野蛮的战争。

在这样强烈的攻势下,徐若兰没有承受住多长时间,就大叫道:“不行了,不行了!受不了了!”

听着美人在身下娇.喘,刘伟更加兴奋起来,也不再克制着自己,将最为原始的欲.望.喷.发开来。

一连串的高音之后,徐若兰香汗淋漓的瘫软在床上,全身上下再没有了一丝力气,被刘伟折腾的完全不行了。

可刘伟却没有放过她,趴在她的身上说道:“你怎么这么弱?”

“人都说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可你怎么两三下子就不行了呢?”

徐若兰满脸羞意的说道:“你个坏人!你是牛吗?你完全就是个泰迪呀!”

刘伟顿时大怒,“好呀,你竟然敢说我是只狗!我要狠狠的惩罚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