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9章 酒桌打赌/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祥明不高兴了,板着脸说道:“喝什么苞谷烧?小作坊酿出来的酒也不知道干不干净!”

“我看呐,还是喝咱们的茅台吧!不管味道如何,起码让人喝得放心!”

其他人也附和道:“是啊是啊!老贺的茅台可不一般,口感那是最佳!”

“我还真想尝尝世博喜酒茅台,老是听人说就是没机会喝,今天可是沾光了!”

眼见众人意见不一,李茂生连忙笑道:“这样也好,想喝茅台就喝茅台,想喝苞谷烧的就喝苞谷烧,全凭大家心意,大家高兴就好!”

刘伟这时又说道:“老徐啊,你让人到酒厂里去拿几瓶特供,就说我说的!”

徐福亮听到这话,顿时喜笑颜开:“好好好,我这就让人去拿特供!你们家的特供实在是太少了,我去拿了好几次都没拿上,今天可要好好尝尝!”

贺祥明不快的说道:“什么特供?无非就是噱头而已!小作坊出来的便宜酒,还敢叫特供?”

刘伟觉得自己再不出声,那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这个贺祥明对自己充满了敌意,说什么自家的酒不干净,不出声他还以为真怕了他不成?

“贺老板觉得多少钱的酒才不算便宜?”

看到刘伟出声了,贺祥明终于打起了精神。

这一路上,无论他说什么,对方都不吭声,看上去就像个人畜无害,老实巴交的农民。

他正找不到茬整治对方呢,现在终于出声了,也算是有机会了。

“这酒嘛!好歹上千块钱一瓶的才叫酒,你那什么特供不知道能不能卖到五百块!”

见贺祥明张腔了,其他人也作势道:“哈哈哈,前些年我还喝过苞谷烧,一股子土腥味!”

“苞谷烧真没什么好喝的!要喝怎么也得是五粮液和茅台!”

刘伟这时淡淡说道:“你认为上千块钱一瓶的,才算是贵酒是吧!”

贺祥明点了点头,说道:“上千块的只能算是酒,哪能算是贵酒?你们这种小地方出来的,根本就没有见识过什么叫贵酒!”

“远的我就不说了,像那种洋酒,几十万几百万一瓶的,估计你听都没听过!我们就说说今天要喝的茅台吧,这酒一瓶五百毫升,就要将近五千块钱!”

“不过这个价钱算一回事,真正的想要买到真品那就不容易了!一般人就算有钱都买不到真品!”

刘伟不屑的嗤笑出声:“原来五千多块钱一瓶的酒,对你来说就是贵酒是吧?”

贺祥明的眉头一皱,但还是点头说道:“你该不会说这不算贵酒吧?”

刘伟笑了,“对我来说,这根本就不算什么贵酒!”

听到这话,众人又是哄堂大笑。

“年轻人,吹牛逼也要有吹牛逼的资本!”

“哈哈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五千多一瓶的茅台还不算贵酒的话,那你喝的苞谷烧是贵酒咯?”

“还对你来说,像你这样的,平时也就喝几十块钱的酒吧!”

“别装逼不成遭雷劈呀!大话谁不会说呀,真是笑死人了!”

刘伟丝毫不动怒,笑眯眯的看着他们。

这些人被他看得有些发毛,渐渐停止了笑声。

刘伟这才说道:“你们真是没什么见识!也不去打听打听刘记苞谷烧,这特供一般人根本就喝不到,可以说是有价无市!”

贺祥明再次皱了皱眉头,他还真没听说过什么刘记苞谷烧。

“哼哼,你们家是生产酒的,什么有价无市,还不是你张口就来?”

刘伟淡淡说道:“也是,我高看你们了!一般人根本就不知道刘记苞谷烧的特供,更不知道多少钱一瓶!”

这话顿时刺激了几人,“吹吹吹,接着吹,也不怕把牛皮吹破了!”

“哥们儿喝的酒多了,还真不知道你那劳什子苞谷烧,我看是哪个小作坊里出来的吧!”

“这世上的酒多了,一般酒哪儿当住我兄弟的口?”

眼见双方剑拔弩张,李茂生连忙说道:“哎哎哎,怎么扯起这个了!我给各位倒酒!”

说着他就打开刚刚拿起来的茅台,依次给众人倒酒。

到在刘伟面前的时候,贺祥明突然开口说道:“哎,我这酒一般人可不配喝!”

李祥明这个尴尬呀,眼前这个煤老板果然是不按常理出牌,实在是要命!

一时间,他都想不到什么好的说辞。

刘伟这时也说道:“我只喝自家的苞谷烧,这酒还是别给我倒了!”

贺祥明冷笑了一声,“还不给邱小姐倒上?”

“哎!别给我倒,我还是留着杯子等待会儿的特供吧!”邱琳笑眯眯的说道。

贺祥明顿时就不高兴了,但还是忍着怒气说道:“邱小姐,你尝尝,这酒的味道真不错,肯定要比那特供强多了!”

邱琳眼珠子一转,再次笑眯眯的说道:“真的吗?”

见邱琳似乎有了些许兴趣,贺祥明高兴的说道:“当然了,这可是茅台!享誉华夏几十年的名酒,可不是一般人能喝到的。”

邱琳又说道:“那我们打个赌怎么样?”

“哦,打什么赌?”

“我们就比比看,这两种酒到底哪种酒好喝,输了就……”

听到邱琳这话,贺祥明觉得机会来了,“输了就学狗叫怎么样?”

听到学狗叫,大家再次爆发出了一阵巨大的笑声。

贺祥明似笑非笑的看着刘伟,仿佛已经见到了他趴在地上学狗叫的样子。

李茂生有些急了,再这样下去,两拨人非打起来不可。

他说道:“哎哎哎,这有什么意思啊?大家都是朋友,别伤了和气!”

贺祥明冷哼一声:“谁跟他是朋友?一个没见识的农民而已!”

刘伟面不改色的说道:“好啊,赌就赌!不过我看这个赌注还是没什么意思!”

他话还没说完,贺祥明当即抢着说道:“怎么?不敢赌?难道你是怕了不成?”

刘伟摇头说道:“不不不!我是嫌这赌注没意思,不如我们赌点大的如何?”

贺祥明看了看他,心中忽然有些拿不准了。

酒这东西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喝不好喝的标准,完全是凭人的喜好而论。

难道对方想在这个上面打主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