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章 一人之下/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青石板路上,刘伟自顾自边走边嘀咕着。

昆仑界中美轮美奂的景致让他心生向往,但是一路走来,却让他感受到一股冷漠。

没人接待,没人搭理,整条青石板路上,就只有他和陈扶风二人。

他们两个就像是偷偷潜入富贵豪门的小偷,谨小慎微,连走路都不敢制造出太大的声音,唯恐惊扰到这里的人。

就在刘伟心中暗自腹诽的时候,他突然感觉到,附近有微弱的气流涌动。

不似自然产生,像是人为制造。

半神强者的心神都非常强大,不单刘伟感觉到了一丝异样,走在前面的陈扶风,也停下了脚步。

与此同时,一只体长接近四米的仙鹤突然从二人背后经过!

刘伟看的清楚,那如同变异生物一般的仙鹤背上,还坐着一个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女人!

只看背影,便让人惊为天人。

青纱罩体,素白的古装随风飘荡!

虽然穿着宽松的罗裙,却丝毫掩盖不了女人婀娜多次的身形!

盘坐在巨大的仙鹤之上,真好似一朵出淤泥而不染的莲花,清新脱俗,超凡出尘。

女人只是一掠而过,看也没看刘伟和陈扶风二人。

但却给他们两个,均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谁啊?”

看着女人远去的背影,刘伟颇感兴趣的向陈扶风问道。

“我也不知道!除了一些龙组的前辈和齐天宫的宫主之外,这昆仑界中的大部分人,我都不认识!”

陈扶风摇了摇头,回答道。

以他的身份地位,在地球上,可以说是金口玉言,他说一别人不敢说二。

但是在昆仑界里,境界最低的都是半神,大多数还是昆仑界中土生土长的原住民。

就算境界相同,也不是陈扶风可以比拟的。

“你这混的也不咋地啊!”

自打进入昆仑界之后,刘伟就感觉到,陈扶风仿佛换了一个人似的。

没有了往日的从容,对什么都有一种深深的忌惮。

仿佛生怕哪里出现纰漏,招来祸端似的。

这让刘伟非常不理解。

即便昆仑界中都是先贤大能,实力境界高深,但也用不着这样卑躬屈膝啊!

那个人一下生就是神境强者,还不都是一步步从最底层修炼上去的么?

说到底,每个人出生的时候都是一样的,何必要因为后来的种种原因,非分个高低贵贱!

对于刘伟的调侃,陈扶风没有做出回应。

只是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示意刘伟少说话,便继续向前走了。

看到对方那个样子,刘伟也无意再多说什么。

毕竟这次进入昆仑界的最终目的,还是求人帮忙。

就冲这个,他也得收敛收敛自己桀骜不驯的性子。

……

一万米对于刘伟和陈扶风来说,并不是多远的距离,两人脚力远超常人,不到二十分钟,便已抵达了齐天宫所在的仙岛。

当逐渐接近齐天宫所在地,周围如脚下青石板路的道路也跟着多了起来。

最终,这些小路都在齐天宫山门前汇聚,组成了一条宽度足有四五百米的通天大道。

等到二人来到齐天宫山门前时,刘伟终于算是见到了除那女人之外的第一个昆仑界中人。

齐天宫山门宽约百米,高三十几米,飞檐斗拱,雕梁画栋。

山门庄严厚重,在刘伟想来,看门人怎么也应该像电影里演的那样,金盔金甲,威武雄壮。

或者仙风道骨,潇洒逍遥。

然而,当他看到那个斜倚在山门石柱上的年轻人的时候,一切幻想都随之灰飞烟灭。

那人就如同外界社会上的小混混一般,穿着一件黑色机车皮衣,满身都是金属铆钉,脚下踩着一双长筒皮靴,耳朵上还挂了一只大大的铜环。

满满的朋克风格。

他这一身行头,说是与整个昆仑界的环境格格不入都算是轻的,完全就是背道而驰。

如果不是陈扶风说过,外界只有他一人能主动进出昆仑界,刘伟都要以为,这看守山门的年轻人,是偷偷溜进来的。

“呦!今天是你负责守门啊?”

刘伟还在原地观察,那边,陈扶风已经快步走上前去,主动与那守门人打起了招呼。

“这不是老陈么?你今个怎么有空跑这来了!是不是外面又有什么热闹了?”

原本无精打采的年轻人听到声音,微微抬起眼皮。

当他看到来人是陈扶风以后,立刻来了精神,三步并成两步,蹦蹦跳跳的来到陈扶风面前。

完全没有了方才的慵懒之意。

“哎!在楚老弟你这里算是热闹,但对我而言,可就是大麻烦了!”

陈扶风苦笑一声,无奈的说道。

“对了!我记得你上次不是被关起来了么?怎么又到这儿看守山门了?”

好像是想起了什么,陈扶风接着开口问道。

“别提了!那些老家伙说我离经叛道,有碍观瞻!就把我发配到这看大门了!”

年轻人听陈扶风一问,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仿佛终于找到了能够倾诉一番的知音,也不管陈扶风面色尴尬,自顾自的开始抱怨起来。

“他娘的,你说还讲不讲理,年轻人就不能有个自己的爱好么?就必须都像他们一样,一个个还穿着几百年前的衣服,离老远都能闻到一股腐朽之气!”

年轻人越说越来劲,手舞足蹈,吐沫横飞。

拉着陈扶风的手就不撒开了,看那架势,不畅聊个三天三夜,他是不准备放陈扶风走了。

“老陈,你说,我顶多也就是爱玩一点,这他娘的招谁惹谁了!不放我去外面的花花世界也就算了,我在自己家里穿什么,他们也要管!你说那帮人还有没有人性?”

“这……”

年轻人这一问,还真把陈扶风给难住了。

刘伟不知道这年轻人是谁,可进出昆仑界多次的陈扶风可知道。

齐天宫的当代宫主,就是这个年轻人的亲爹。

可以说,他在齐天宫,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下。

无论从那个角度讲,以陈扶风的地位,都惹不起他。

所以他那个问题,陈扶风还真不好回答。

因为无论什么答案,后果都会得罪一些人,陈扶风可没有那个底气,把昆仑界的众多先贤大能,称为老家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