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0章 提前出发【第六更】/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单单只交出《御剑术》,肯定不会让西方神境强者满意,但刘伟一方有了神境强者坐镇,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谁也不愿意公然与昆仑界为敌。

做出让步,再辅以震慑,刘伟的事情,应该就能解决。

而对于此刻的刘伟而言,《御剑术》早就成了鸡肋。

没有了归元剑,《御剑术》的威力便大打折扣,连一半都发挥不出来,留在手里,不但不能增加自身的实力,反而成了烫手山芋,凭添诸多麻烦。

因此,当董鸠山和楚平章要他交出《御剑术》的时候,刘伟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就这样,在场的六人最终达成一致,穆青云带着另外两位半神先行一步,今夜便出发离开昆仑界,而后,在华夏龙组总部与刘伟等人汇合。

而刘伟和陈扶风,在明日一早,与楚飞猿和沈听兰通行,避免留下口实。

在这个时候,派出穆青云,明眼人一看便知,是什么意图。

但只要不让人抓住把柄,徐海川等人就什么也说不出来。

他们根本无法干涉,董鸠山派自己的大弟子外出寻找仙草。

因此,众人收拾妥当,当晚,穆青云便在董鸠山的指示下,带着另外两位半神高手,先行离开了昆仑界。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按照计划实施着。

……

然而,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

董鸠山、刘伟他们虽然做的隐秘,但终究还是在齐天宫中行事,无可避免的要被人发现蛛丝马迹。

如果有人密切关注他们的动向,那就更加不好隐藏了。

而齐天宫之中,正好有这样一个人,而且,身份地位不低,完全有能力打探出他们的一举一动。

这个人,就是徐海川。

白天,亲自与刘伟过招的徐海川甚至比董鸠山和楚平章还要早一步发现,对方功法的不同凡响之处。

亲身体会,远比双眼看到的要真切的多。

他当时就生出了觊觎之心,只是碍于人多眼杂,才没有立刻动手。

等回到自己的地盘,徐海川立刻召集了几个心腹门徒,命令他们,死死的盯住刘伟的一举一动。

虽然董鸠山在大殿上已经声明,若徐海川再要无故对刘伟动手,必然按齐天宫规处置。

但徐海川根本就没把那话放在心上。

他清楚的很,一旦自己得到刘伟身上的神秘功法,修为必然突飞猛进。

到时候就算是董鸠山和楚平章联手,也未必是他的对手。

最重要的,还有刘伟的秘境空间。

有了那东西,徐海川自认,天上地下,就再没有他去不得的地方。

而他觊觎已久的齐天宫宫主之位,自然唾手可得。

更不用再受制于万剑岛。

当徐海川得打汇报,说刘伟三人夜里前往八卦亭,他立刻知道,对方这是去会见什么人了。

而会见的另一方是谁,不言自明。

相识多年,董鸠山非常了解徐海川,而徐海川又何尝不是一样。

他早看出自己这个师兄虽然表面上各打五十大板,但暗地之中,肯定另有安排。

等他听说了沈听兰也来到了齐天宫的消息之后,立刻就猜到了其中的奥妙。

“娘的!楚平章和董鸠山,你们真是好算计啊!”

屏退心腹众人,徐海川倒背双手,在房间里转悠起来。

联系各种传来的消息,他已经猜到个大概。

但是却无法出面阻止。

人家的行动一切都名正言顺,以徐海川在齐天宫的地位,根本无权过问。

但就这样让刘伟安然离开昆仑界,徐海川又心有不甘。

要想对付刘伟,他只能借刀杀人。

心中有了定计,徐海川立刻从书案上,拿起纸笔,将自己知道的消息,写了上去。

随后,掐诀念咒,将书信揉成一团,屈指弹向了窗外。

纸团划过窗口,随后,在空中白光一闪,变成一只灰白的飞蛾,扑棱了两下翅膀,遥遥浮上了半空,向齐天宫外飞去。

……

与董鸠山等人议定之后,刘伟便回到了楚飞猿的住所,随行的,还有沈听兰。

但此时的刘伟,却丝毫没有与沈听兰再续山门之缘的心思。

回到楚飞猿的住所,他便心神不宁,总感觉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躺在床上,刘伟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

脑袋里越想越乱,到得最后,就连坐着,心里都突突的发毛。

“不行!得马上离开这里,总感觉哪里不对!”

心中暗自说道,刘伟起身离开了自己的房间。

他先是找到了陈扶风,将自己的感觉与对方说了一遍,可对方却认为刘伟有些风声鹤唳了。

会谈是秘密进行的,就算有人知道他们与楚平章和董鸠山见面了,但也绝不会在二人的侦查下,还能靠近偷听到谈话的内容。

但无论陈扶风怎么劝解,刘伟的心里就是安定不下来。

最后,他实在说服不了自己,便提出,连夜离开。

“这么晚了!把那两位叫起来,是不是不太好!”

陈扶风还是不愿意。

毕竟商量好的事情,未经过董鸠山和楚平章的同意,他们就擅自篡改出发时间,显得有些不太尊重人家。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总觉得,再呆下去,就要出事!”

刘伟不等陈扶风再说什么,起身赶奔楚飞猿的房间,将后者叫了起来。

“哎呦!这么晚了,你这是闹哪样啊?”

楚飞猿哈欠连天,一脸的不情不愿。

强行被刘伟从被窝里拽了出来,等他听完刘伟的诉说,倒没有反对,反而还非常兴奋。

“可以可以!我早就在这破地方呆不下去了!那咱们今天晚上就出发!我去叫小姑!”

楚飞猿一听说刘伟现在就要出发,兴奋异常。

也不管一旁挤眉弄眼的陈扶风,抬腿便向沈听兰的房间走去。

他们虽然年纪相仿,可毕竟差着辈分,因此,楚飞猿小时候再怎么不愿意,也只能被迫喊沈听兰小姑。

这喊着喊着,十几年过去了,他也就改不了口了。

等把沈听兰也叫起来之后,她表示没有异议,可以立刻出发。

实际上,沈听兰比任何人还要急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