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3章 翡翠印记/春野小农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不是被逼到了极致,若不是愤怒到了极点,若不是身体已经紧绷到了极限。

若不是刘伟不确定自己能否用时流破开络腮胡的肌肤,他一定不会投机取巧,试图用时流沾染络腮胡已有的创伤,以此来加速络腮胡的老化。

毕竟在此之前,他使用时流的时候,都是以时流创造的伤痕,而且几乎都将时流的刀刃没入了目标的肌肉之中。

只在表皮沾染一下,究竟有没有效果,他也不知道。

这个答案,还得络腮胡来揭晓。

“该死,你搞了什么鬼!”

所幸的是,在时流沾染了伤口之后,络腮胡登时变得暴跳如雷。

虽然表面上络腮胡并没有老化的迹象,但是从络腮胡的状态来看,时流绝对起了作用。

而与此同时,无极巨剑尚还没有消失。

源源不断的压力,加上时流的老化作用,让络腮胡后颈的伤口越来越大,也让络腮胡越发的愤怒。

“岂有此理,我居然被一个天人境三重的小娃逼出了印记之力!”

络腮胡愤然大喝出声,眉心中应声出现了一抹绿色。

那是一道绿色的,叶子状的印记,整体看来,就像是一枚翡翠挂坠贴在额头上一样。

印记之力一出,络腮胡体内的能量,忽然变得更汹涌澎湃了起来。

他后颈伤口处流溢出血液竟不再往下流失,而是顺着无极巨剑的剑尖,螺旋向上攀爬而去。

“是藤蔓!”

刘伟瞬时看出了端倪,攀附上巨剑的,并不是络腮胡的血液,而是从络腮胡血液中生长出的一根根藤蔓。

眨眼之间,疯狂生长的藤蔓已经将无极巨剑层层包裹了起来。

与此同时,刘伟只觉得浑身如同被无数条鱼线死死的勒住一样,痛苦得像是要分裂开来一般。

这个感受,正是异象传给他的一种反馈。

若是持续下去,当异象坚持不住的时候,反馈就会变为反噬,他可能真的会被勒成碎肉。

这看似细长的藤蔓,力道竟如此惊人!

刘伟不禁叹息,不得不取消了无极剑域,让络腮胡从被压制中解脱了出来。

咔咔。

络腮胡扭动了几下脖子,发出了清晰的声响。

而他的视线,始终没有离开过刘伟,那一双瞳孔中,两团幽冥之火,正在熊熊的燃烧着。

“我给你一个机会,帮我解除了你的妖法,我留你一条性命。”

“做梦。”

刘伟的回答,简单干脆。

让一个摸不着时间法门的人去解除时间之术,不是做梦是什么?

“混蛋!今日我便是生机耗尽,也要将你斩杀!”

络腮胡愤怒的咆哮着,朝着刘伟冲了过去,但这一次,他的速度慢了许多,让刘伟也能够跟上了。

两人碰撞在一起,拳脚如光影般闪现,就像是几支光影的画笔,在虚空的画卷上肆意泼墨一般。

刘伟靠着神武初级体术上的动作,以体魄硬撑。

络腮胡则是凭借灵气的加成,令身体更加强壮。

两人在身体的搏斗上,竟一时分不出高下,两人都各自挂彩,全身上下都出现了道道血痕。

以他们现在的境界,拳头比刀锋利,也不是什么稀奇事情。

可这样的僵局,很快就被络腮胡打破了。

“哈哈,你真以为我打不过你?你中计了!”

突然间,络腮胡猖狂的大笑了起来,一把抱住了刘伟,任由刘伟怎么锤打,他也死不松手。

下一刻,无数的藤蔓,从络腮胡身上的每一处伤口激射而出。

他和刘伟的搏斗,全都是在为了这一刻做局。

他更擅长使用的,本来就是深藏在血脉中的翡翠印记的力量!

“我倒要看看绞死你之后,这该死的吸魂术法能不能消散。”

络腮胡紧咬着牙关,狠狠说道。

他这话,其实并不是说给刘伟听的,而是说给他自己。

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只要藤蔓缠上刘伟,刘伟就是必死无疑的,而若是刘伟死亡之后他身上的衰老术法没有消失,他也只有死路一条。

别看他现在像是个没事人一样,但实际上他有多惨,只有他自己了解。

“死吧,死吧,死吧!”

络腮胡连声喊道,藤蔓也终于将刘伟包裹得严严实实的,没有留下一处缝隙。

随着他的大喊,藤蔓开始向里面收缩,想要把刘伟给活活的勒死。

但出乎他意料的是,直到藤蔓都紧缩成一个毛线球时,刘伟的肉酱和血浆,都没有在收缩的藤蔓之中出现。

“你在看哪呢?”

突然,刘伟的声音响起。

络腮胡循声看去,之间刘伟竟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钱永乐的旁边。

“不,不可能,没有人能从我的荆棘炼狱中逃脱!你本该是个死人,本该是个死人的!”

络腮胡不甘的嘶吼着,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明明看到自己的藤蔓包裹住了刘伟,还亲切的感受到了刘伟的体温。

可下一刻,刘伟竟凭空消失,出现在了几米开外。

这搁谁,谁能受得了?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也没有人能够困得住我刘伟!该死的,是你才对。”刘伟戏谑的看了络腮胡一眼,轻松的拍了拍络腮胡的肩头。

他已经不再畏惧络腮胡了。

因为在从荆棘炼狱中逃出之后,他已经搞清楚了络腮胡没有迅速老化的原因。

原来竟是络腮胡的印记帮着他扛住了时间的侵蚀,如果细心就可以发现,那些喷涌而出的藤蔓,一边喷发,一边在枯竭着。

在这样循环往复之下,翡翠印记也耗尽了它最后的力量。

现在的络腮胡,或许比钱永乐都还要弱一些,又怎么能伤得了刘伟呢?

嘭!

络腮胡应声倒地,正如刘伟所想,他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力气,以至于刘伟一拍他,他就倒。

“钱无忧,你们定国侯府的人竟然敢杀我西伯侯府的将才,我要告诉我爹,让他向炎帝申请,收回你们定国侯府!”

络腮胡的失败,令钱永乐愤怒而又慌乱,一把抓住了钱无忧的领口,再度威胁道。

而事情的发展也和之前一样,钱无忧不敢吱声,刘伟却已经来到了钱永乐的背后,幽幽说道:“死人,是不会说话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