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 送药/死亡作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欢迎来到阳城病院”

嘶哑、阴森、低沉的女音,自楼上传来。整句话断断续续且夹杂着电流音,在这黑暗的环境里格外渗人、恐怖。

这句话说完之后,那道女声便陷入了沉默之中。然而,这不代表医院里是寂静的,此时,整个医院里到处都是鬼哭狼嚎的声音。尖锐的笑容、渗人的哭声各种声音混杂在一起,这医院里简直是活脱脱的一个地狱。

任务显然已经开始了,那广播音就是一个提示。

于是我弯腰去捡起那三份药品,这三份药品不是一般的药品。左侧第一份药品是一个装满深沉的血红色液体的酒瓶,反正里面是粘稠的红色液体,我认为多半是鲜血。

第二份药品是一只沾着些许鲜血的人手,这只人手装在了一个黑色袋子里。

第三份药品是用箱子(有把手)装着的,不知箱子里面的药是什么,但从前面两份药品来判断,这箱子里装的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这些药品完全可以用诡异甚至恐怖来形容,不过药品的适用对象毕竟是这所医院的鬼们,所以我也没觉得有多么奇怪。

“砰!”

还未等我们拿起机器旁的药品前去送药,我们前方便是陡然落下一个黑影,随后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我和安阳微微一惊,连忙将手电筒投向面前,只见一个没了脑袋的尸体,落在了我们的面前不足三米处,在脖子断口处,还隐隐往外留着鲜血。

虽说没了头,但从身体特征能看出此人是一个男性,值得注意的是,他身穿着高三一班的班服,这说明了他的身份,他是高三一班的一名学生。

之前那声惨叫声,多半就是他发出来的,而现在看来他的下场颇为凄惨,直接落得了一个身首异处的结局。

“砰!”还没等我们细细观察这具尸体,我们面前又落下一具尸体,直接砸在了先前那男性尸体的身上。

于是我们霍然朝着头上看去,借着手电筒的光芒,我们看到三楼的玻璃扶手旁边,一个脸色阴沉惨白,身穿红衣的女鬼正用那血红怨毒的双目看着我们,在她的嘴角还残留着血迹。

见我们照她,她居然还冲我们嘿嘿的笑着,更为离奇的是,她甚至还朝着我们挥了挥手,手舞足蹈的发出一堆稀奇古怪的叫声,见我们脸色铁青阴沉,且完全不理会她,自知无趣,便直接离开了我们的视野

我们找着空无一物的楼上,那女鬼离开了。不过回想她刚才的样子,似乎不像是要对我们不利的样子

“对哦,我们的身份还没暴露,现在我们是鬼的同伴”我心里想道,刚才那女鬼的行为,可能也是出于和我们闹着玩的心态。

于是我将手电筒对准了刚才掉落的第二具尸体。

这回不是男性了,丰满的胸前明显的说明了其女性身份,值得注意的是,她同样身穿着高三一班的班服,身份显露无疑。

显而易见,这二人,在搜刮医院的过程中不幸死了,最终直接落得了一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我们用手电筒来回照着这两具尸体,旋即有所发现,两人之中,这女生手里紧紧握着一把恶灵匕首。

我朝着这个女生轻轻鞠了一躬,心里默念一声得罪了,然后从其已经有些僵硬了的冰凉手中硬生生把恶灵匕首拽了出来。

吃鸡游戏里不论是队友死了还是敌人死了,我们都可以舔包,包里有他们生前的一些武器资源,而我们现在也一样,既然遇见了死人,那就得看看其身上有没有值钱的东西,与其留在这里蒙尘,不如物尽其用。

这女生手里有一把恶灵匕首,可这男生手里却空无一物,不知他手中的武器是不是在与鬼打斗不巧掉落或是什么原因遗失了,反正没在他身上找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

为尸体心中默哀了一秒钟后,我和安阳便提着手电筒寻找通往楼上的道路,因为最近的一个病房在二楼。

“才刚开场就来个下马威么”我边走心里边想道,

这也得亏我和安阳心理素质过硬,换了胆子小的,见到面前突然落下的尸体可能会被直接吓得叫了出来,那可就凉了,因为我们是不能发出声音的。

医院的电梯是坏的,扶梯也停止运行了,不过停止运行的扶梯也可以当成楼梯去走,所以我们两人就径直走向了二楼。

我相信安阳和我一个意思,那就是也想杀了院长,独占整所医院。但在找到院长之前,我们还是得老老实实的送药,等送完了药,再径直去院长室宰了院长。

或许有人会奇怪,我们为什么不直接去杀了院长,反而要先送药再去杀他呢,这不是和脱裤子放屁一样麻烦吗?

原因在于,我们要先完成任务才行,只有完成任务,我们才能离开这里,否则医院的大门是无法打开的。

经过我杀死学校那个女鬼老师那事之后,我得出如下结论。此次任务的各大资源区当中,必有一个负责指引我们执行任务、负责赏罚的鬼,比如鬼校的老师、教堂的教父、还有这所医院的院长。

我将他们统称为引领人,引领人的实力并不算多强(当然比起一般鬼学生要强得多),所以我们有能力杀了他们,但这前提是我们完成任务,否则,我们就无法离开这里,即便杀了他们也一样。

那我们的目的就很明确了,是送药,然后再去找到院长,杀了他,免得杀了院长却没办法离开医院。

我们刚走上二楼,就看见扶梯旁边有一个大纸盒子,里面放着两个女人人头,两个人头看见我和安阳后,还冲着我们嘿嘿的笑,那叫一个渗人。

二楼的恐怖远远不止这两个人头,整条走廊,不少身穿身穿护士服或病号服的鬼们,摇摇晃晃的走着,鬼的年龄层次不同,上到满脸褶皱的老人,下到调皮淘气的小孩,什么都有,但唯独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他们长相都极为狰狞可怖。

在这种极端恐怖的环境下,常人很难保持镇定,冷不丁的一吓,发出叫声是极为正常的事情。而一旦发出了叫声,在这个充斥鬼的医院中会有什么样的凄惨下场只需看刚才那两名高三一班的学生便知。

在通往我们目标病房的路上,途经许多长相极为恐怖的鬼,他们有的对我们不闻不问,有的对我们打招呼,有的甚至直接用肢体碰触我们,我们尽力回避。

但也有无法回避的情况出现,比方说有一个少了半个脑袋的小男孩居然直接伸手拉着我们要我们陪他玩,正当我们不知所措之时,还是小男孩浑身满是烧伤的母亲过来,揪着他的耳朵将他教训了一顿后,我们才能顺利脱身。

看的出来,他们确实把我们当成了同伴来看,否则就不会对我们仅仅是碰触这么简单了。

多亏我们胆子大,且心理素质还算可以,直到将三份药送完,我们都没有出声,更没有受伤流血,一路上还算有惊无险的过来了。

231房间三号床的病人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鬼。除开长相丑陋以外,他有个习惯,就是嗜酒,当然,这只是他自己这么说的,但我不论怎么看,那酒瓶里装的都不是酒,而是实打实的鲜血,我甚至都嗅到了血腥味。

347房间四号床的病人是个女鬼,而且我们居然还见过,她就是之前把那两名高三一班学生尸体丢下来的那个女鬼,在我们进这间病房之前,这货居然从门框上突然倒吊着下来,吓了我和安阳一大跳,但总算是将口中的叫声给及时刹住了闸,否则就是一场血战。

最后的444房间一号床的病人,是一个男童,那箱子里的药品我们也看到了,是一个血淋淋的人头,那男童将其称之为‘皮球’,且看他的样子玩的似乎很开心。

这个男童有这小孩子爱玩且‘与同类’和善的天性,他还要求我们和他一起玩球,不过我们赶紧推辞了,送完他这份药,我们的任务就到此结束了。

总得来说,这次任务不算难,只要心理素质足够硬的人,就可以轻松完成,不过同样的,奖励也并非极其丰厚,这三个病人仅仅是每人给了我们一把恶灵匕首作为我们送药的报酬,那叫相当一个小气了。

不过低风险往往对应着低回报,这次任务简单,奖励少我们也没什么可说的。而且这次任务也没说不能给更高的奖励,院长可是说了,等送药完毕后,我们可以自行选择要不要去找他,他在院长室等我们。

院长清清楚楚的告诉我们,如果我们能找到他,将会给我们更加丰厚的额外奖励,

就当这时,广播音再次响起,院长的声音从中传了过来。

“恭喜两位同学完成任务,现在医院的门已经打开,你们可以随时选择离开医院。”

“另外,你们也可以选择来到五楼的院长室找我,找到我后,会有更加丰厚的奖励”

“但我要事先提醒你们,五楼,十分危险。”

“因此,做出你们的选择吧”

“是就此离去,还是继续冒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