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山里受伤/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5月的雨,稀里哗啦下着,淋在身上还是凉飕飕的。

一个偏僻的小山村里,惊天动地一声凄厉的哭声响彻云霄!

村子最边上靠近路边的山脚下一座破房子的土炕上,躺着一个浑身是血的小女孩儿,苍白的脸,枯槁的头发贴在分不清是汗水还是雨水的脸上,瘦弱的手紧紧的抓着炕的边沿,眼睛紧紧的闭着,身体不自觉的颤抖着,似在忍受着巨大的痛楚。

一大约三十多岁的瘦弱妇女颤抖着,捂着嘴巴,扑在女娃的身边,孱弱的身子更显得灜弱,哆嗦着唇,凄厉的哭着,“星儿,星儿,我的星儿,这是怎么了?”

另一个差不多年龄,体态中等的圆脸妇女扶住瘦弱妇女,“柳嫂子,你自己身子也不好,大夫就快来了,你…”却是在看了一眼床上的血娃儿后,再也说不出其他话,只能跟着一起低低的哭着。

一个约八九岁,头发枯黄,大眼睛,小嘴吧的小女孩儿惊恐的看着床上浑身是血的女娃,身体颤抖的比瘦弱妇女还厉害,眼泪止不住的从大眼睛里流出来,呢喃着“二姐,二姐,二姐…”一个多的字也说不出来。

微开着的木门门口站着两个男孩儿,身上都是泥巴和雨水,稍矮一点的男孩浓眉大眼睛,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导致的面色发黄,大约五六岁的样子,小手紧紧捏着拳头,抿成一条线的唇苍白,眼眶里生生忍住的泪水,难过到了极点,他自责,自责自己太没有用,当秦良去推二姐的时候,他拦不住!

稍高一些的男孩儿明显比小的胖了一圈,十岁左右,圆圆的脸,肉肉的手,用袖子狠狠擦了眼泪,一脸的悲愤,蹲在地上,双手捂住头,同样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来了,来了,娘,大夫来了”,破门被人冲的大开,一个瘦高的少女不顾满身的雨水,推开门口的两个小男孩儿,后面跟进来一年龄约40左右的中年男子,身形瘦长,和眉善目,一身灰色长袍,脚下湿了半截,取下头上戴着的斗笠,快步走到炕边,看到炕上的身影,拧着眉头,探上了女娃儿的脉。

一屋子人都紧张的看着探脉的大夫,这是村里唯一的大夫,姓胡。

“胡伯伯,我二妹如何了?”瘦高的少女苍白的脸不比床上躺着的女娃好多少,焦急的询问她急急抓来的胡大夫。

半晌,胡大夫一脸沉重的扫了一眼或站或蹲的众人,接收到他们希冀的眼神,无力的摇了摇头,再不忍,也只能实话实说“秦家妹子,准备准备吧…唉”

胡大夫站起身,看着半趴在炕边的瘦弱妇女秦柳氏,这一家子,实在是让人同情,想来,这病的病,小的小,只怕是连口薄棺都是没有的吧…

瘦弱妇女秦柳氏听了大夫的话,明知道胡大夫不会见死不救,却还是拉住大夫的衣摆,哭的一塌糊涂,“胡大夫,求求你,求求你救救我可怜的星儿”…

体态中等的妇女扶住秦柳氏,哽咽的劝着“柳嫂子,你要保重,还有三个孩子要照顾呢,娃儿们爹不在了,你得撑住…让,星儿安心去吧…”

话还未落,门口矮个儿的男孩儿小兽样的冲上来,噗通一下跪在胡大夫面前,不停的磕头,“不会的,我姐不会死,她不会死的,胡大夫,你救救我二姐,我去山里,去山里给你挖药材…”泪水冲出眼眶就再也止不住。

一旁的瘦高少女,大眼睛女孩儿,包括门口蹲着的个儿高点的男孩儿,都扑过来,围住胡大夫,一个劲儿的磕头。

胡大夫受不住,一个个拦住,沉声说“秦家妹子,孩子们,不是我不救,星儿她,我确实是救不了,她现在气息已经快没有了!”

星儿这孩子他本来就很喜欢,懂事,聪明。从秦柳氏生小弟亏了身子后,时时去他那里询问秦柳氏的身体情况,时间久了也能知道些对身体好的药草,平时也在山里挖些小草根,药草什么的拿去胡大夫那里换点红薯米糠,胡大夫虽然是村里唯一的大夫,却也是穷的叮当响,乡下生个病看个诊,也就收点米糠,红薯,好点的人家,给点面粉,最好的也就给几把白米或者几个铜板。这一家子,自从男人去了,被秦家二老赶出来住到了这破房子,就一天不如一天,现在,连闺女也要随她爹去了,如何不叫人伤心难过!胡大夫无力的摇摇头!

可就是这样,却偏偏有人不伤心,也不难过,还要火上浇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