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前世身份/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星儿啊,我的星儿。”

“二姐,二姐”

“二妹…”哭声,叫声,叹息声,混杂着稀里哗啦的雨声,让这个飘摇的破屋子更加的凄凉。

站在门口的胖妇女瞧着似乎断了气的女娃子,想着今天是捞不着啥好处了,悄悄拿了墙角两把野菜,溜了。

胡大夫摇摇头,想到家里还有小孙子要照顾,看了眼哭成一团的人,叹口气走了。

圆脸的妇女拉着秦柳氏,低声劝着“嫂子,让星儿安心的去吧…”

“我二姐没死,她没死,你走,你走”矮个男孩儿凶狠的盯着圆脸妇女,站起身把她往门外推。

瘦高的少女红肿着眼睛,拉住男孩儿,对圆脸的妇女说“李婶儿,谢谢您今天帮忙照顾我娘,您先回去吧!”

李婶子看看这孤儿寡母的一家子,点点头,说“月儿,婶子先回去,熬点粥来,你们也要保重好身体,星儿是个好孩子…”抹了抹眼泪转身冒着雨走出去。

看妇女出去了,少女又转过身对着高个儿的男孩儿说“飞哥儿,你也回去吧,天快黑了!”

高个儿男孩儿看看哭的不能喘气的瘦弱妇女,还有红着眼像小兽的小男孩儿,和一直默默留着泪不吭声的大眼睛女孩儿,摇摇头“月姐姐,我不走,我要留在这里守着星儿醒来!”

“你还是回去吧,一会儿你娘该寻来了”,少女撇开眼睛,淡淡的说。

高个男孩儿一怔,动了动唇,想说什么,又觉得没法儿说,月姐姐说的对,一会儿娘寻来,看到他在三婶家,又得闹开了,他只能拍了拍小男孩的肩膀,一步三回头的挪出门去。

当秦星再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破屋里有一点点昏黄的灯火在摇曳,有淡淡的人影在斑驳的墙上晃动,看不清屋内的情况,却能听到低低的说话的声音。

“月儿,怜儿,钰哥儿,你们喝一点儿吧,娘不饿。”

“娘,我不饿,让三妹和小弟喝吧,我要留给二妹,她醒了会饿的。”

“大姐,我也不饿,你喝,你白天跑了那么多路,肯定饿了,你和钰哥儿还有娘喝吧!”

伴随着话落响起的是一阵恐怖的肚子咕噜的声音,有一阵的静默,然后响起一个小男孩的声音,稚嫩却坚定“娘,大姐,三姐,你们都不要争了,我是男子汉,我可以忍,而且早上飞哥把他的窝头给我吃了,我现在不饿。娘,你身子不好,不能饿,大姐三姐,你们可都是姑娘家,也不能”!

耳里听着这些话语,床上躺着的女孩儿心里一阵一阵酸痛,现在她已经不再诧异了,她在白天最后晕过去的时候有了意识,她,穿越了!

虽然她受到的高等教育让她觉得不合常理,不符合科学,平行空间只存在于理论中!甚至,也让她觉得难以接受,可还是不得不承认,她穿越了!

穿到了这个和她同名的十三岁女孩儿——秦星身上!心里软软的酸痛是来自原主的,她有了秦星的意识,也保留了她原有的记忆。

也许,原主秦星在摔下山的时候就已经死去了。而她,也许是某种机缘巧合,被师兄最后那一推,推进了时空之门,来到了这个她不知也没有在书本上学习过的南璃国!

秦星依旧昏昏沉沉的整理着乱七八糟的思绪,屋子里还在为了那一碗只能看到几粒米飘荡着的“稀粥”谦让着。

秦星从小没有家,没有亲人,从有记忆开始,自己就在孤儿院!后来被国家安全特工局选中,放在各种环境中训练,在9岁第三次转移到青岛的时候遇到了师兄姜寒凌。

她一直冷心冷情,随遇而安,像个被训练好的机器人!她一直觉得自己其实就是个机器人,她从来不需要为钱发愁,按部就班的隐藏于世界的各个角落,然后等待上级的指令去完成任务!然后再隐藏,再任务…重复再重复…

她享受过最顶级最奢华的生活,也忍受过最苦最累最生不如死的日子。

她有一流的身手,有高智商的头脑,有靓丽的外貌,却没有家人,没有爱人,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也没有身份!

她像一株杂草一样,不管在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一直到28岁!

她一直认为她就是一个人,可是,在最后,一直关心她,爱护她,多次救她于危险中,一直被她无视,却在最后救她的时候失去了性命的师兄告诉她,他爱她,他爱她…若是不救已经中弹的自己,师兄是完全可以离开的!可是…

秦星的心里又划过一阵软软酸酸的痛。

她知道,自己对他没有爱,甚至连基本的关心都没有,因为她没有心啊,她从小被遗弃,没人爱她,也没人教她爱,她不知道该如何去爱!…

可是,现在,她感觉到了心上一阵阵的酸痛,这种陌生的感觉,就是心疼的感觉吗?!

突然提高的声音拉回了秦星的思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