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再次醒来/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月儿,带着弟妹们去睡会儿吧,我来守着星儿。”秦柳氏看着三个孩子,孩子们跟着她受苦受累,她恨自己没用,想到死去的相公,悲从中来,一时又被泪迷了眼。

三个孩子看娘哭了,都围了过去,“娘,你别难过,我们不累,我们守着您,守着星儿”秦月握住娘亲的手,轻声安慰。毕竟只有14岁,再怎么懂事,却也还是个孩子。从小为了保护弟妹,不被堂兄弟堂姐妹欺负,受伤,受委屈,再怎么难过也不说,可是,失去了父亲,又即将面临失去妹妹,她又怎么受的住?!却还是强忍着,安慰母亲。

秦柳氏一把抱住秦月“月儿,娘对不住你们”…

秦星虽然没有大伤,却也虚弱的很,不大一会儿,又沉沉睡去…

秦柳氏和三个孩子谁也没去睡,不时摸摸秦星的额头,摸摸她的手,手底下温热的触感让他们紧张的心能稍稍缓解一会儿…

下过雨的村庄格外的安静,因为有河流的缘故,有薄薄的水雾,整个村子都雾蒙蒙的。天上一片灿烂星河。不时一两声的犬吠,青水河的流水声,偶尔一声不知名鸟的叫声,村里没有人因为这一家子的变故有任何的影响。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李婶子想着傍晚偷偷送去的那一碗稀粥,也不知道有没有作用,想着那孤儿寡母,再难过,却也没有更多的办法,想到自家的糟心事,更是无可奈何!

回家去了的秦飞却是再闹再哭,他的娘亲秦家二房媳妇儿秦刘氏也没再让他出去。

秦刘氏恨恨的在心里骂了无数遍秦钰那个小犊子,还有秦星那个死丫头。

大嫂一回来就嚷嚷,说秦飞在秦柳氏那里为了要死了的秦星下跪求胡大夫,害她被老太婆骂,担心秦飞回家被骂,又把偷攒的银子拿了十几文给老太婆哄她,好不容易连哄带骗把为什么会有银子的事儿糊弄过去!等得了好处的老太婆揣着铜板回了房,秦刘氏拿了斗笠准备出门去找秦飞,还没走出去,这小子就淋着雨回了。

看着那一身的雨水和泥巴就气不打一处来,偏偏他还一进门就往老爷子们的主屋跑,还大喊要爷奶拿银子去救秦星!

秦刘氏一把捂住秦飞的嘴,连拉带拽的拖进了自己屋子,栓了门就开始低声骂秦飞,“你个小王八蛋,是我是你娘还是柳氏那个贱人,你见天儿的不着家,你是不打算要娘了?!”

秦刘氏叉了腰,瞪着秦飞,手点着他的脑袋,丰满的胸气的一鼓一鼓,三十多点岁的秦刘氏,身材匀称,因为秦家老二秦发业对她百依百顺,除了没有银子,日子过的还算顺心,显得比较年轻的脸上有一些雀斑。

“那是三婶儿!你别骂她!秦星被四哥推下山,受了很重的伤,再不拿银子去镇上就要死了”秦飞梗着脖子,对着秦刘氏喊。

“你跟我嚷嚷个啥,她不是你婶子了,被赶出家了,秦星也没得救了”秦刘氏想起大嫂秦胡氏一回来就形容了秦星满身是血的样子,不屑的撇了撇嘴,那么多血,是个大人都受不住,更何况是个小女娃子!

“不会的,星儿不会死的”秦飞气急了,“她还那么小,怎么能死,我去找爷奶”说完就要推开秦刘氏,秦刘氏一把将秦飞推到在土炕上,在秦飞挣扎着要爬起来的时候一把压了下去,指着秦飞的鼻子狠狠的说“你不准去,你要是敢去,我就去那几个小贱人那里闹死他们!”

秦飞一听,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娘,一时愣住,他知道,他娘肯定是做的出来的!怔了一会儿便瘫倒在炕上,呜呜哭着…

看着儿子难过的样子,秦刘氏又恨又气又心疼,心里又一次把秦柳氏那一家子骂了无数遍!

秦星第三次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睁开眼,有阳光透过墙壁射进来。屋子里很安静!一转头,对上一双小鹿般的眼睛,水蒙蒙的,因为瘦,小脸只有巴掌大,越发显得眼睛无比的大。

一瞧见床上的人醒了,顿时惊喜的叫起来,“二姐,二姐,你醒了,还疼吗”,尽管惊喜无比,却还是内敛的看着秦星,小心翼翼的询问。

“不疼了,有水喝吗”,秦星显然还没法面对哪怕只是这种秦怜式的小小热情。

“有,有,二姐,你等会儿”边说边转身走出去。

秦星收回望向秦怜背影的眼神,打量着她在这异世的家。

斑驳的土墙,一眼就可以看到头的两间屋子,自己睡的这张土炕对面还有一张土炕,一层稻草铺着,一床薄被子,秦星低头看看自己身上搭的有股霉味的薄被子,皱了皱眉,下雪的那些日子是怎么过的?!

转瞬,便想起了最冷的那几天,秦柳氏带着他们窝在一起的场景。没有冻死,还真是命大啊!

秦星抬起眼,看向炕的另一头,两个小凳子,一张断了一条腿的小方桌,靠墙边有一个泥巴垒的土灶,一口缺了一个口子的铁锅,土灶边上有个小矮柜,里面放着一个黑乎乎的袋子,不知道装了些什么,有两个小土罐子,还有几个不是破了口就是缺了角的碗…貌似,这就是全部的家当了。

两间屋子的中间有道门,连个门栓都是残缺的…

“唉,”轻叹一口气,无力的抿了抿唇,这家可真是穷啊!感觉比当初局里为了训练他们,把他们送去的云南最偏远的山里还要穷上几倍!

回过神,瞧见了门口迈着小步子走进来的秦怜,她小心的护着手里一个缺口的陶罐,身上一件看不出色儿对襟褂子,下面的裤子短的快要盖不住膝盖,露在外面的两截小腿,瘦的让秦星心惊!这就是自己的妹妹吗?

“来,二姐,喝水”,秦怜几步走过去,把手里端的陶罐先放在炕上,然后伸出像根小棍子似的胳膊,把秦星慢慢的扶起来。

秦星坐起身子,接过秦怜递过来的陶罐,仰头喝了几口,缓解了口里的干裂,水冰凉凉,有丝丝泉水的甜味,比她喝过的任何一款矿泉水都好喝!

放下陶罐,看着身边一直小心扶着自己的秦怜,她的小妹妹,心里有一阵柔软,小妹两个字却喊不出口,只能问她“我们妈呢?”

“嗯?”秦怜困惑的看着秦星,

“呃,是娘呢?还有大姐和秦钰。”秦星反应过来,立马改口。

话刚落,秦怜的大眼睛里就盈满了泪水,未语泪先流,秦星一阵无力,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只能无措的安慰她,“你别哭,怎么回事,跟二姐说”,话出口,虽然别扭,却没有想象那般难受,原主疼爱家人的心依然遗留在秦星这里,看着泪流满面的秦怜,又一阵心疼。

“娘…娘和小弟去追大娘…大娘带着大姐去了镇上…大姐早上天刚亮,趁娘和我们没注意,偷偷去了大娘家…冬姐偷偷来告诉了娘,她要卖了自己去做丫鬟,…哇,呜呜…二姐…二姐,我不要大姐去做丫鬟…会死的”秦怜扑到秦星怀里,哭的喘不过来气儿,本来就胆子小,大姐要去做丫鬟,隔壁李小花的样子一直刺激着她,强忍着害怕守着秦星,现在秦星醒了,仿佛找到了主心骨,一下子崩溃了。

面对扑在自己怀里哭的快晕过去的秦怜,秦星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却还是遵从本心,僵硬着手轻轻拍了拍秦怜的背,从秦怜断断续续的话语中也听了个明白。

看来,昨天晚上谁都没有劝服大姐!也不知道娘他们能不能追回来大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