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暗下决定/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怜平静了点后,秦星下了炕,秦怜要扶着,秦星拒绝了,“我没事了,都不疼了,你看,”动了动刺痛的手臂和左腿,秦怜半信半疑的跟在秦星后面!

“二姐,你饿了吧,我给你端粥去”,秦怜仰起头看着秦星,秦星这才发现,原来自己比秦怜高了不止一点儿。十三岁的身子,虽然营养不良,瘦弱的很,个头儿却不矮了,将近一米五几了。看来秦柳氏和秦信业个子都不错!

走到门口,刺眼的阳光让秦星轻晃了一下,眯着眼睛,适应了一会儿才出去,伸出手挡住眼睛上的阳光,五月的太阳,照在身上温温的很舒服。

身上硬硬的粗布衣服扎着身上的皮肤有些不舒服。身上,裤子上都还有干凅的血迹,想来,连吃的都没有,能换下的衣服也没有吧。叹口气,掀开袖子,看了看受伤的地方,血迹被清理了,在慢慢结痂,小伤,不碍事,当初中了三颗子弹,还被砍了一刀都活过来了,这实在是不算什么。秦星自嘲的撇撇嘴,眯着眼睛打量着外面破烂的小院子。院子不大,很干净,和两间屋子大小差不多,啥也没有,唯一,有一口老井,估计刚才喝的就是这口井里的水。

秦星慢慢走过去,想去看看这口井,还没走到,就听到秦怜急急的声音,“二姐,你还想喝水吗,我来,你歇会儿”。

秦星转过头,看见秦怜端着一碗漂着几粒米的稀粥,还冒着热气儿,应该是刚刚热过了。

“二姐你喝吧,我刚热过了,趁热喝。”秦怜举起手里的碗,充满希冀的看着秦星!

秦星看着这碗稀粥,耳边记起昨天晚上围着这碗都算不上粥的稀粥的谦让,居然还给她留着在!

她感觉自己的心,又柔软了几分,接过稀粥,不犹豫的一口气喝了,她的身体需要食物,这是她在前世做特工时候的本能反应!还有就是,她想感受这种被家人疼爱关心的感觉!内心对家人的渴望,让她下意识的就喝了这碗“粥”!虽然除了水的味道,没有别的,可是,她还是觉得很美味!

秦怜在旁边微笑着看着秦星喝光了粥,感觉松了一口气,二姐喝了粥应该就会好了吧,就不会死了吧?!嗯,一定不会死了。

秦星看着满脸坚定,暗自点头的秦怜,好笑的摸了摸她的头“放心吧,二姐不会死了!”随即却被自己伸出的手吓了一跳,手心下毛茸茸的触感撩拨着秦星的心!这种和人碰触的感觉很新鲜!

被道破心思的秦怜不好意思的红了脸,却又马上接过秦星手里的碗,询问秦星“二姐,要不,你再睡会儿吧。”

“不用了,我睡够了,就在这里等娘他们!”

“嗯,好,我和二姐一起等”。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院儿外想起一阵脚步声,还夹杂着女人骂骂咧咧的声音,一下子惊醒了撑了一夜再也熬不住正在太阳下打盹的秦怜。

听到声音,秦怜一下子站起来,激动的拉着秦星,“是娘回来了,娘回来了”,拖着秦星就往外跑,还没跑两步,院门口进来几个人,迎头的是沉着一张小脸的秦钰,看到站在院里的秦星,眼睛一亮,飞扑过来。

“二姐,二姐,你好了?你还疼吗,有哪里不舒服吗,头晕吗?”一连串的问题,急急的声音里有掩饰不住的喜悦,后面相互搀扶的秦柳氏和秦月,也是一喜,灰头土脸的狼狈掩盖不住发自内心的惊喜。

飞奔过来,围住秦星,拉着她的手,左看右看,秦星任由他们拉着她的手,虽然有些僵硬,却不排斥,越感觉心里涨的满满的。

“哟,这是人是鬼啊,大白天的诈尸啦”院门口响起的声音让正在喜悦中的秦家母子沉了脸。

秦钰回过头,对着门口的秦胡氏大喊“你才是鬼,我们家不欢迎你,你走!”

“你个小犊子,怎么说话呢,你娘没教你怎么跟长辈说话呢”,秦胡氏瞪着她的金鱼眼,叉着她的水桶腰,骂开了“柳湘云,你个扫把星,你就是这么教孩子的吗?”

“你凭什么骂我娘,她不是扫把星,不是的!也不准咒我大妹!”秦月听到秦胡氏骂秦柳氏扫把星,又说秦星是鬼,气极了。秦怜紧紧拉着秦星的手,也气也急,却是怎么也开不了口。

秦柳氏拽过还要回嘴的秦钰,“钰哥儿,快去,去把胡大夫找来”。

秦钰一怔,马上明白,看了眼一直没说话的秦星,飞快的出去了,把门口秦胡氏肥胖的身体撞的一晃,秦胡氏慌忙站稳,“你赶着去投胎啊…哼,我就说,这一家子没一个好东西,我好心为你们找条明路,你们偏不要,那你们就等着饿死病死吧,都是些什么玩意儿…”

秦胡氏不知疲倦的骂着,秦柳氏觉得是因为自己,秦信业才会遇到意外,才会死,所以对克夫扫把星的说法从来不反驳。

秦月自知理亏,早上偷偷去找大娘,没想到被娘和钰哥儿追上了,在娘和钰哥儿的苦口婆心劝说和眼泪攻势下跟着回来了,只能任由秦胡氏去骂。

秦怜更是半个字都说不出口。

秦星,却是纠结又矛盾,她想融入这个家,她已经感受到温暖的家,可是,二十八年的孤独却又让她没有办法那么快改变过来,她的心里还抱有一丝丝能回到21世纪的幻想!

“好好活着,星儿,以后,为你自己活着!”师兄的话一直还在耳边,她想回去看看,师兄是否真的死了,她想着,也许他也被救了呢?就算死了,和自己一样孤儿的师兄连个给他扫墓的人都没有!哪怕自己不爱他,可是毕竟他是那个世界里唯一关心自己的人!想到以往对师兄的淡漠,那样一个和自己一样没有亲人的人也是很渴望有人爱他的吧?!

秦星有些难受的揪紧了胸口,秦柳氏发现秦星揪着胸口,紧张的扶住她,“星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疼了?你别吓娘!”

秦星抬起头,看着眼前脸色苍白的秦柳氏,因为紧张而嘴唇哆嗦,一双眼睛里满满的担心,仿佛只要秦星若是说哪里疼就恨不得替代她疼的样子,这就是母亲的样子!

秦星做梦的时候会梦到的母亲的样子!曾经执行任务的时候,遇到一对被当做人质的母女,为女儿毫不犹豫挡子弹的母亲的样子!

秦星的心塌了一块,她想贪心的去拥抱这个母亲,她忽然无比的渴望一个拥抱!她也确实这样做了,扑到秦柳氏的怀里,抱住,没有任何的香水味,只有淡淡的青草和烟火气息,还有一丝丝因为穿了很久的衣服发出的淡淡的霉味。

秦星贪婪的吸了吸鼻子,轻轻的说一声,“娘,我胳膊疼”…

秦柳氏一听,急忙推开秦星要去看她的胳膊,秦星却固执的抱着秦柳氏不放手,秦柳氏愣了下,带泪的眼睛就笑了,这孩子从来都没有像这样在自己怀里撒过娇,家里的磨难让孩子们都太早的承受了过多的苦楚,而秦星比其他几个孩子更显得早熟,秦柳氏把秦星此时的行为认做是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后后怕的行为!她苦命的孩子!红了眼睛,轻轻拍了秦星的后背,笑斥“这孩子,多大了还撒娇,也不怕妹妹笑话”…

一旁的秦怜就捂着嘴,眼里还含着一包泪呢,就真的吃吃的笑起来,秦月在一旁搂着秦怜的肩膀,一脸温柔的看着扑在秦柳氏怀里偷偷看她们的秦星!

秦星的心里有暖流划过…

“秦星,你也不舍得离开吧…我,就暂时做你吧,我代替你活,代替你照顾娘,大姐,小妹和弟弟,好吗?!”秦星闭了眼,在心里默道,突然的,就一阵疼痛窜过,一瞬间,就只剩下了满满胀胀的幸福感。

秦星睁开眼,眼里隐隐的坚定闪烁着!

“娘,胡大夫来了”,这头秦星还没收拾好情绪,秦钰拉了胡大夫跑了进来,喘着粗气儿的胡大夫走进来,在门口被秦家母女无视的秦胡氏才停了她那可以骂上三天不停的绝活儿!

“胡大夫,快,快麻烦帮忙看看我家二妮子,”秦柳氏拉开抱住自己的秦星,牵着她的手递给胡大夫把脉,还是一身的灰袍子,胡大夫也不多说,收起眼里的诧异,搭上了秦星的脉,大约过了半刻钟,秦钰忍不住要问的时候,胡大夫松了紧拧着的眉,笑了“星儿这丫头福大命大,是个有后福的!”

“什么意思,胡伯伯,我二姐好了吗?不会有事了吗?不会死了吗?”秦钰到底还是个孩子,忍不住把心里的话都喊了出来。

“没事了没事了,会健康活到一百岁!胳膊上和腿上的伤都是外伤,注意近段时间不要碰水就好了”胡大夫笑着给秦钰解释。“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嘞”,看着秦星是真的没事儿了,胡大夫也有了打趣的心思!

“噢,太好了,二姐会活到100岁咯,太好咯,太好咯”秦钰拍着巴掌大声喊着,秦怜和秦月因为高兴紧紧抱在一起,秦柳氏眼里的泪水就没停过,却偏偏又温柔的笑着。

秦星看着身边高兴的家人,她也感觉无比的高兴!

胡大夫看着这开心的一家子,不忍心打扰,悄悄的走了!

院门口的秦胡氏看着院里的场景,翻了个白眼,“有什么好高兴的,不摔死迟早会饿死”…

“你快出去,离开我家,你快滚”,秦钰气的抓起手边的棍子就要打过去,被秦月拉住一只手,秦钰挣扎着要过去,另一只手又被秦星拉住,秦钰不解的看向秦星,以前每次秦星都是和他一起打过去的,为什么这时候会拉住他呢?!

“钰哥儿,不要因为不相关的人惹自己生气,不值得!”秦星劝了一句,然后把手捂在秦钰耳朵上,轻声说了几句,秦钰听了连连点头,眼睛里的光亮闪闪的。

秦胡氏见他们姐弟小声说着什么悄悄话,自知肯定不是什么好话,眼睛滴溜一转,张口就骂“秦星你个小贱人,你昨天装死,把我家的良哥儿弄伤了,想不负责,没那么容易,必须拿银子来赔我家良哥儿!”

“大娘,赔就赔,走,我们去爷奶面前赔,你们家银子都是爷奶收着了吧,既然要赔,也得赔给爷奶。不知道良哥他上次送给他小舅舅的银子是哪儿挣来的呢!顺便问问爷奶最近到底给我震哥多少银子啊,听说震哥在镇上过着神仙般的日子呢!”秦钰睁大眼睛不紧不慢的看着秦胡氏说着,还真抬了步子要往外走。

秦胡氏一听这绵里藏针的话,心里一虚,哪儿还有啥捞好处的心思,赶紧溜,嘴里却是不饶“哼,你个小犊子,瞎说八道,我家震哥儿在学堂里用功着呢!还有我家良哥儿,啥时候给舅舅送过银子,你再乱说,小心我撕烂你的嘴…哎哟…”。

只看那秦胡氏慌不择路,生怕秦钰去找秦家老爷子老太婆乱说话,慌忙着急的回家去,没注意脚下的石头,一个不注意,摔了个嘴啃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