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反唇相讥/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姐,是被抢了吧”秦星看着秦月。

“是夏姐看到我挖的菜很嫩,说奶想喝野菜汤…”秦月脱口!

“又是他们,又是他们,我要去找她,凭什么这么欺负我大姐!”秦钰气的捏住棍子就往外跑。

“秦钰,你站住”秦星叫住秦钰,“听姐说完!”

“还有什么好说的,肯定是秦夏看到姐挖的菜好,要夺了去,大姐不给,就挨打了”秦钰梗着脖子气的连二娘家的大闺女秦夏姐姐都不叫了!秦钰不解的望向秦星,以前每次听到娘还有姐姐受欺负了,她冲的比自己还快,现在是咋了!不过,这家里除了娘,他最听的就是秦星的,虽然不甘心,还是站住了。

秦星没理他,继续问秦月“姐,是这样吗?”秦星知道,肯定不是这样,她脸上的巴掌印绝对是大人打的,她现在就是想弄清到底是大娘还是二娘,或者别的什么人!

“呃,我没事儿了,钰哥儿,你别气,野菜我们下午再去挖,昨天刚下了雨,河边的也都出来了。星儿,你别急啊。”秦月不想弟妹们受欺负,想息事宁人。

却偏偏有那起子人把别人的善良当做可欺。

在秦钰准备继续追问的时候,院门口婷婷袅袅的走进了一个比秦月稍高点,上身穿着一件玫红小碎花对襟褂子,下身一条绿色的长裙子,梳着女儿打扮的发髻,提着一个小篓子,篓子里还有两把刚洗过的青野菜,女孩儿皱着眉,细长的眼瞟了眼院子里的人,满眼的厌恶,细着嗓子说,“三娘,我娘说奶觉着秦月挖的野菜好吃,让下午再去给挖几把”…

秦星看到进来的女孩子,脑子里就响起了一句话“红配绿,丑的哭”。

“啥,秦夏,你再说一遍,你打了我姐,我正要去找你算账呢,你还有脸来。”秦星一阵头疼的看着这个气吼吼要跳起来的五岁多的弟弟,她有些不解,古时候的孩子都是这么的早熟吗?现代好多五岁的孩子甚至连鸡蛋都不会剥!她五岁的时候在干嘛?哦,对,不能和自己比,自己五岁的时候已经被局里扔在基地里生活2年了。秦星抚了抚额头,她决定等有时间要好好的改造改造这个毛躁的孩子!走到秦钰身边,拉住他的手,看向门口二娘家的大闺女,他们的堂姐,秦夏。“要吃野菜自己去挖,我娘从来不教我们去抢别人的东西,因为那是没有家教的行为。我娘也从来不去瞎使唤别人家的孩子,那是不要脸的做法”

“你,你,你才不要脸。你们一家子不要脸的贱人。”秦夏抬起手指,指着秦星,气的一点一点的!

秦星沉下了脸,“年级轻轻的姑娘家,没人教你说话不要这么没有口德?再没有教养也别在别人家门口乱喷粪”虽然秦夏听不同口德是什么意思,但应该不是什么好话,没有教养的话也是很重了,“粪”什么的也让秦夏涨红了脸,气的直跺脚!你呀你呀的说不出完整的句子来,秦夏还在想着怎么顶回去,就看到自己娘进了院子,瞬间就感觉找到了撑腰的人,拉着院外进来的妇人就是一顿说“娘,秦星那个小蹄子骂我呢,还骂你!”

进来的妇人身材匀称,梳着妇人发髻,脸上有许多雀斑,挽着的裤脚,端着一盆衣服,显然是刚从河里洗完衣服上来,秦星看着进来的秦家二媳妇儿,他们的二娘,秦刘氏!端着满满一盆衣服站的笔直,不喘粗气儿,显然是站在外面听墙角呢,若不是听自己说她不要脸,说秦夏没有家教,估计也不会出来,这秦刘氏惯会做人,背后无论怎样使阴,表面却不显。

“星丫头,你这话说的二娘可不喜,你奶吃了你大娘昨天在你们家拿去的野菜,说你们挖的野菜好吃,那我也没办法啊。咋就成了不要脸了呢?!”秦柳氏一开口,秦星就知道这是个厉害着的主儿,三言两语就企图把自己说她不要脸的话污成她说爷奶不要脸。

秦月抬头,诧异的看着二娘,心里明白了,说怎么昨天挖回来的野菜放在墙角不见了呢!还以为老鼠也吃野菜了…

“二娘要野菜就要野菜,为啥要打我姐呢?”秦星不动声色的问道。

秦月一惊,自己没说啊,星儿咋知道的呢…秦胡氏却是翻了个白眼儿,暗道,“个小蹄子,不就是打了一巴掌吗,还回来告状!”嘴巴里却说“哟,我这做长辈的,教训教训不听话的侄女,还不行了咋地。孝敬爷奶,不是做晚辈应该的吗?吃她两把野菜,还哭哭啼啼不答应…”

“二娘说的是,该晚辈孝敬的,自然是不能不答应!只是二娘忘了吧,在被爷奶赶出门的那一刻起我们已经不是秦家人了,这孝敬的事儿还是留给大娘和二娘哥哥姐姐们吧,我们孝敬的,只怕会让爷奶坏肚子呢。况且,我们可都不想做秦家的晚辈”秦星慢悠悠的顶回去。

“你个贱蹄子,哪儿来那么的废话,说要挖野菜就要挖野菜,下午送去,晚上爷奶要吃”秦胡氏终是被激怒了,就觉着奇了怪了,这听说要死了的小丫头不仅没死,咋还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好,那二娘回去等着吧,下午,我们挖了后一定好好的热热闹闹的给爷奶送过去”,秦星把“好好的热热闹闹的”几个字咬的极重。

秦胡氏一听,头就大了,这野菜压根儿就不是爷奶说要秦月挖的,其实是老婆子要秦夏去挖野菜,偏秦夏不乐意,出了门在河边看着秦胡氏洗衣服磨叽着不肯去山边上挖,她以后可是要嫁到镇子上的大户人家去的,怎么能干这种下贱的活儿呢?正嘟着嘴郁闷,便瞧见秦月提了野菜从山边儿回来,起了心思要她的野菜,哪晓得秦月不答应,边哭边闹,说是秦星刚醒了,肚子饿要吃东西,怎么样都不同意,秦胡氏冲过去帮忙夺,秦月护,混乱中才打了她一巴掌。这秦家老爷子最要面子,要是被他知道她闹的村子里的人都知道老宅的人贪这被赶出家的孤儿寡母几把野菜,自己肯定会被骂!不行,不能这样。想通了,便立马换了副表情,假意讪笑着“还是算了吧,你们也不容易,野菜就不麻烦你们了,我回去给奶说”说完拉着还一脸愤恨的秦夏的胳膊,走了!

剩下秦柳氏和几个孩子面面相觑,这,这就走了?…只有秦星淡定往屋子里走,在心里斥了一声“道行也不咋滴嘛”!抬头看了看天,这大中午的太阳晒着,还有点子热了。秦钰窜到秦星身边,一脸崇拜的看着秦星,秦星挑挑眉,也不说话。

中午吃的是本来要留作种的红薯,几颗小野菜煮成的汤,一家人围着断了一腿的破桌子吃午饭,一个人一个红薯,秦月分了一半给秦星,秦怜也分了一半给秦星,秦钰也要分一半给秦星,秦星看看面前碗里几个半截的红薯,忍下眼睛里的酸涩,叹口气,抬起头,故作不满的样子“你们这是要把我撑成个小猪吗”…秦柳氏摸摸秦星的头,“来,吃娘的,你刚醒,经不得饿,娘是大人了,饿几顿没关系”。说着把另几个半截都放回孩子们手里。秦月不依还要递过去,秦星只能吓唬他们,“你们都要吃,不然我就不吃了,不吃了就会饿,一饿我就头晕,头晕就又醒不来了…”

秦柳氏们一听,只能慌忙的喂进嘴里,生怕秦星闹脾气。秦星咧了咧唇,暗道,真好糊弄,哈哈!咬了一口红薯,有点甜。秦星吃东西不挑,最爱中餐。从小训练,和一大群孩子一起,吃东西都靠抢,慢了就没有了,哪儿还管好吃不好吃!后来大了,有任务的时候就满世界的跑,巴西杂乱的贫民窟,迪拜七星级帆船酒店,纽约奢华的国际酒店,北京精致的小胡同,没有更多时间去吃东西,几天不吃饭吃喝水的时候也有,能填饱肚子就成,紧张的直到任务完成。没有任务的时候就宅在家里做菜,犒劳自己的胃。各种川菜,湘菜,粤菜,手到擒来,大多的时候一个人吃,偶尔师兄会到家里蹭饭。想到师兄,秦星又是一阵黯然。转瞬又恢复,现在她要打起精神,先让这一家子吃饱穿暖,有处像样的屋子!然后才能考虑自己如何回去…想到回去,秦星想去看看原主摔下山的地方,也许那里会有线索,也顺便去山里找找有什么能换点钱的东西,于是抬起来说“我想下午去山里转转。”

话刚落,异口同声想起两个字“不行!”

秦星含着半口红薯,不解的看着焦急看着她的四个人。

“星儿,你不要再去山里了”秦柳氏放下手里的红薯,严肃的看着秦星,“以后你们都不要去山里,明天我去镇上找之前帮他绣手帕的王老板问问,看还需不需要人帮忙绣活儿”。

“星儿,你要听娘的话,我们都不同意你再去山里”秦月想起之前浑身是血的秦星就心有余悸。

“嗯嗯嗯。”秦怜看着秦月连连点头,表示同意大姐说的话。

秦钰一句话也不说,就是一个劲儿盯着秦星,大有秦星不听劝就一直盯着她的架势。

秦星想了想,估计他们都还在她摔下山的阴影里呢,这事儿不能急,心里的阴影要慢慢的剔除,特别是大姐和秦钰,一个背着她回来的,一个眼睁睁看着她摔下去的,这心理干预还得靠自己啊…也许当初跟着师兄了解了一点的心理知识可以用用。于是,妥协,举了手,假意同意不上山了。然后想起秦柳氏说去镇上,于是问“娘,你要去镇上吗?”

秦柳氏见秦星不再说上山的话,松了口气,喝了口野菜汤,叹了口气说“嗯,娘想明天去找镇上秀坊的王老板问问他那儿有没有需要人帮忙绣活儿,咱们家又没有田地…唉。”

“娘,我也想去”秦星觉着想要带着家里脱贫,窝在家里肯定不行,得去找找有什么商机。秦柳氏愣了下,“你想去也不是不行,可是要走上两个时辰,你受得住吗?还是下次吧,等你好些。这次我带怜儿去,她之前绣的手帕王老板说很不错。”

“我没事儿了,娘!你看,我一点问题也没有,你放心吧,我受得住!”怕娘亲不信,秦星站起来还跳了几下。看的秦柳氏一阵好笑,这孩子摔了一场,倒是把性子摔变了。以前的星儿就是个焖葫芦,啥也不愿意说,性子到像个爆竹,一点就炸,遇到别人欺负家人,冲起来就要拼命,没少吃亏!这样挺好,挺好,秦柳氏一脸的欣慰,不忍再拒绝,只得答应她,“那我们明儿个早点起,路上你若受不住,一定要跟娘说。”

“嗯,娘放心吧”秦星满口答应,开玩笑,两个时辰也就4个小时的路算什么,想当初每天负重20公斤,8个小时急行都过来了!秦钰见秦星也要去镇上,立马也要去,拉着秦柳氏的手一阵晃,晃的秦柳氏一阵心软,秦星见都决定去,只剩下秦月,便也对秦月说“大姐,咱们一起去吧,咱们这家里也没啥东西值得贼惦记,不用看家”。秦月犹豫了会,点点头,“嗯,我一起去,万一你们哪个走不动了,我可以背。”秦星扶额,我可爱的姐姐啊,不是要你一起去做苦力的!

吃完红薯喝完野菜汤,勉强填了肚子,秦柳氏收拾碗筷,秦月收拾桌子,秦怜爬上炕去翻一个不知道装了啥的小布包。秦星拉了秦钰坐到院子里井边上,对秦钰说“钰哥儿,你想不想吃饱肚子?”秦钰纳闷的看着秦星,“肯定想吃饱肚子啊,我做梦都想”到底是孩子,说到吃饱肚子,还是挺有诱惑力的。“那我们上山”秦星乘机继续说。“啊,不行不行,不能上山”秦钰连连摆手。“那你刚才说想吃饱肚子”秦星假装奇怪的看他。“上山和吃饱肚子有啥关系”秦钰不解的看着秦星。“你就说你去不去!我跟你说,我梦里的老神仙可跟我说了,山里有可以换钱的东西”秦星一脸神秘小声的说。“啊?真的吗?老神仙说的,教你功夫的老神仙?”秦钰跳起来,兴奋的看着秦星,从之前听二姐说跟着老神仙学了功夫就心里一直像猫爪子抓似得,现在又听秦星说到老神仙,直接就兴奋了。秦星不说话,只笑着看着秦钰,似笃定他一定会答应。果然,秦钰低头想了会,抬起头,捏了捏拳头,又点点头,“好,我答应,可是,上了山,你得听我的。”呦呵,还谈起了条件,秦星挥挥手,“行,听你的”心里却是一阵好笑,小样儿,等上了山,还想我听你的…

“可是,娘和大姐不会同意的”秦钰这是自动忽略了秦怜的意见。

“那你就去给娘说,就说和我一起去河边走走,”秦星觉得这事儿太好解决了,如不是需要秦钰给她打掩护,她连秦钰都不想带。

“可是,爹以前在的时候教过我们不能说谎的。”秦钰一脸的纠结。

“你听二姐说,这不是骗人,这是善意的隐瞒,我们不是出去做坏事,娘就算后面知道了也不会怪我们的。”秦星像只大灰狼对小白兔循循善诱。多年后,她却为了今天这句话狠狠的恼怒了一把。

“好,我去说”秦钰仿似下了多大的决心,转身向屋子走去,秦星看着他的背影,想着,在这样的环境里,秦月,秦怜,秦钰,都有很好的教养,没有养成不好的性格,秦月朴实,秦怜虽然胆小不自信,但是善良,秦钰勇敢,正真。她觉得秦信业和秦柳氏绝对算是一对好父母,若不是有那些极品的“家人”日子应该是过的不错的。

不一会儿,秦钰走了出来,边往外走,一边儿嘴里说着“知道了,娘,我会看好二姐的,放心吧”,一边对着秦星挤眉弄眼的,搞怪的表情让秦星忍俊不禁。

秦柳氏跟着走出来,走到门口,对秦星说“星儿,走走就回来,不要走远了”

秦钰拉着秦星往外走,秦星边走,边回头对秦柳氏说“知道了,娘,我们不走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