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惊喜发现/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院门,秦星四处看了下,她们住的屋子应该是村子最靠边的,出院门左手边是一条刚刚一马车宽的道路,道路再过去便是一条大约宽三米左右的河,河水不深,很清澈,有些大石头露着,感觉冬天躺在上面晒晒太阳应该不错。

再往那边是一片田地,田地里有些小苗苗,看不清种的啥。田地的远方是山脉,山不是很高。河面上有座木桥连接村边的路和河那边的田地。

出院门右边走过去是散落的村民的房子,越往里走房屋越集中,和自家破房子并排的相距200米的地方是和娘关系比较好的李婶儿家,房子不算好,在村里算中等,一个小院子,四间大瓦房。想到昨天在家里帮忙搀扶娘亲的李婶儿,小圆脸,一看就是个善良温和的人。

秦星的原记忆里,好像李婶儿的男人李大根是个老实的庄稼汉,很有一把子力气!对家里尖酸刻薄的娘亲愚孝的很,对唯一的妹妹非常的疼爱。李婶儿的婆婆李老太太年轻的时候就没了男人,独自带着一儿一女过活,一个孀居的女人,带着两个孩子,其中的辛酸艰难也自是不必说。

好不容易儿子长大,娶了媳妇儿,得了孙子,女儿也嫁了人家,日子都慢慢的好转起来了,原来还算是个和善的老太太却不知道咋了,成天的作,作儿子,儿子愚孝,百依百顺,作媳妇儿,媳妇儿有苦还不能跟男人说,作女儿,嫁到邻村的女儿已经有快小半年没来过娘家。倒是不去作孙子孙女。

李婶儿日子也不好过呢!秦星暗叹一句“果然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倒是觉着李老太太也不是无药可救,估摸着应该是更年期的时候没有好好疏导,结果郁结之气越结越深。唉,自己都还一头包呢,甩甩头,跟上前头的秦钰。

他们要去的山不是河对面的,是屋后的山。

往屋后走大约十来分钟就没有了大路只有小路,从青水村沿着河边的小路往里走,还有七八个村子,都分布在山里,越往里,山越深,树木越茂盛,青水村后面的山也不算高,比起秦星前世见过的黄山,华山矮多了,更不提云南的那些大山。后面邻村的人想要去镇上都是靠走山路出来。

从青水村开始就有了平整的大路,沿途再经过几个村子就到了镇上!青水村村头有拉牛车的人,有几个钱的人就再坐上一个时辰的牛车去镇上,若是没有银子,只能靠走路,更远些的还要在路上随便窝上一个晚上。

秦星边走边四处打量,观察着环境。

“姐,我觉得你现在好厉害”秦钰和秦星并排走着,突然感慨着说。

“咋滴,我以前不厉害啊”秦星一时起了捉弄他的心思。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秦钰一听,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连连摆手。

“那是啥意思呢”秦星从来都不知道自己是这么的恶趣味!

“就是,就是那啥,哎呀,以前吧,反正,哎,我也说不清楚”秦钰涨红了脸语无伦次的。

秦星见他真急了,不再逗她,“钰哥儿,那你觉得是现在的二姐好,还是以前的二姐厉害?”。秦星真是无时无刻的想改造这个毛躁的弟弟。

“当然是现在的二姐厉害,这几次,二姐只说了几句话,大娘和二娘就跑了,以前我们打都打不走呢”秦星一副这还用问的样子。

秦星挑挑眉,想不到以前的秦星还是个暴力妹子呢!“钰哥儿,我跟你说,有些人,是不值得你去大动干戈的,要兵不血刃才是上上之策”。

“大动干戈,兵不血刃是啥意思?”秦钰一脸求知的好奇表情。

“呃,大动干戈的意思就是,简单点说,就是没有必要和不相干的人动气动怒甚至动手。兵不血刃就是刀子不用染血,敌人就被收拾了。这可是对付敌人的最高境界”秦星捡了最简单的解释给秦钰听。

“我懂了!”秦钰恍然大悟,随即又苦着脸“可是,二姐,你怎么懂这么多的,爹好像都没有教过”。秦星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还没想好,又听那小子压低声音“二姐,是老神仙吧?”对着秦星挤挤眼睛,“是吧,二姐?”

秦星一愣,马上反应过来“嗯嗯,是,是的”,看着秦钰一脸我就知道的样子,笑弯了眼睛,看来以后遇到不能解释的事情,这是个很好的借口。

走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两人进了山里,一步步顺着村民们踩出来的山路往上爬。因为才下了雨,泥土很松软,有树木的芬芳,大多是松树。越往山上走,还有云杉。云杉可以弄点叶子回去煮水,含有丰富的维C,比橙子管用,以前出任务在山里穿行的时候喝过这东西。秦星一边走,一边到处看,越走越深!

“二姐,上面太深了,我们不要进去了。村里都没有人上去过,说有老虎呢!”,秦星回头看着秦钰有些害怕的表情,便停了脚步,“那你带我去我摔下山的地方看吧,是在哪儿,我记得不太清了。”秦星转过身去找,心里却暗暗道“要是真遇上老虎就好了,能值不少钱。”却丝毫没有想到自己目前还只是个12岁的女娃子的身体,又刚刚受了伤还没恢复。

秦钰不想带她去,心里还怕着呢,于是说“我们去别的地儿看看吧,你答应了说上山来听我的的。”

“你看,我们都已经上来了,我只是去看看,又不会怎么样,走吧,一会儿天要黑了”,说完不等秦钰搭话就向前走了。

秦钰看见姐姐已经在往里走了,只能跟在后面郁闷的小声嘀咕“哼,说话不算话,说了上山了就听我的…爹一直教我们要一言九鼎的…”

尽管是声音很小的碎碎念,还是被正沿着记忆往摔下山的地方走的秦星听到了,她的视力和耳力可都是经过训练的!回头好笑的看了秦钰一眼,“这家伙…看来父亲对他的影响还是挺大的”!

秦星住了脚步,回身对秦钰说“钰哥儿,以后在家里当着娘的面儿不要总提起爹”怕他不能理解,又补了一句“娘会伤心的”。

秦钰愣了下,垂下头,低低嗯了声,这个他懂!

走了大约一炷香的时间,穿过一片小灌木丛,秦钰指着前面一个小坡,“咯,就是那儿!也不知道秦良那家伙是怎么找到我和飞哥的,我们还刻意从那边树丛里穿过来的…”皱着眉头,喘着气儿,还在为昨天的事儿耿耿于怀。

“别想了,我现在不是好好的吗?二姐想了,以后对付敌人,我们都要避其锋芒,保存实力,然后一击即中!”秦星边爬上坡,边气喘着跟秦钰说,到底是小孩子的身体,爬了个小坡就喘粗气儿了,要是换了以前,这对秦星来说简直太容易了!

“姐,这个避其锋芒,保存实力,一击即中又都是啥意思?”秦钰几步赶过去,对秦星嘴里的这些新奇的词语感兴趣极了。

“意思就是面对比我们厉害的人,不要正面起冲突,要好好保护好自己,让自己强大起来,然后寻找合适的机会给敌人狠狠一个打击”秦星很乐意给秦钰灌输这些理念!她要把秦钰培养的强大起来!若是有一天真的回去了,一定要有可以保护自己,保护娘和姐姐妹妹的能力!可是这事儿得一步步来,现在还不是想这些的时候,填饱肚子是正事!秦星收起思绪,一转头就看到旁边秦钰看着自己的双眼亮闪闪的,憋了半天,一脸羡慕的说“姐,要是我也能梦见老神仙就好了…”

秦星一噎,无语了,只能几步窜上了山坡。

她就是从这里摔下去的,往小坡的另一边看下去,还能看到被她压坏的树枝和草。不等秦钰上来,秦星一屁股坐地上,双手交叠在胸前,身体往后仰,顺着昨天摔下去的地方向下滑去…

“二姐”!秦钰刚上去,就瞧见往下去的秦星,以为她又摔了下去,吓了个半死,想都没想,跟着就跳下去。

秦星听到这声凄厉的叫声,一回头,就看见秦钰没头没脑的跳了下来,无奈的叹口气,不得不伸手拉住旁边的树让身体停下,背靠着一棵大树,等着秦钰。

她不等秦钰上坡就直接下来就是怕他不同意,又得给他做思想工作,太麻烦。哪知这小子一见她下来了,不管不顾的就跳了下来,也不看看自己是滑的,不是摔的!可是,不知道为啥,觉着这个大麻烦真让人窝心啊!

秦星眨眨眼,不一会儿,秦钰就滚到了她面前,她连忙伸手拦住秦钰,秦钰刚一停下来还没站稳就一把抱住了秦星“二姐,二姐,二姐,你吓死我了!”还不习惯被拥抱的秦星动了动身子,秦星却是越抱越紧,只好随了他!用手去把埋在自己胸前的脑袋上的碎草一点一点扯下来,等他平静了点后,秦星拉开他,点着他的额头,板了脸严肃的对他说,“秦钰,你记住了,以后做任何事之前都要先动动脑子,不要像个莽夫,有勇无谋!你就没看到我是怎么下来的吗?!”

秦钰抬起头,看着秦星,似在回想,不一会儿,脸上就泛起了可疑的红晕…

秦星想着他应该明白过来了,也不再继续,只是拉了秦钰的手,教他坐在地上,身体后仰,慢慢往下滑。秦钰小心跟着,不一会儿就能很快的用身体掌握快慢了,秦星满意的笑了,适应的挺快!

用了十来分钟就滑到了底,就是秦星最后摔到的地方。

秦星四处看了看,右边是一条不像路的小路,杂草丛生,昨天大姐应该就是从这里把自己背回去的,应该可以从这里走出去。

秦星向相反的左边走去,没有路,秦星捡起地上的树枝扒开草往里走去,越是没有路,越证明没人来过,这样才有机会找到换钱的东西和能吃的食物!

秦钰张了张嘴,想说啥又闭了嘴,快步跟了上去。

秦星在前面探路,秦钰在后面紧紧跟着,大约又走了一炷香的时间,秦星停下来,因为她发现她站的地方前面有个黑乎乎的山洞,洞口大约1米左右,看不清里面的情况,总觉得这个洞有些蹊跷,却又说不上来,不知道跟自己穿过来有没有关系,不管有没有关系,先进去瞧瞧,秦星向来不缺少冒险精神!

秦星走到洞口,蹲下身子,捡了个石子丢进去,侧耳仔细听着,咕噜噜的声音响过后没有别的声音,秦星走进洞里,秦钰拉着秦星的衣摆,亦步亦趋的跟着,往洞里走了大约10来步,秦星就着洞外的光线看向上方,光滑的石壁,大约高2米的样子,扫了眼,低下头,准备继续往里走点,觉着不对劲儿,随即又抬起头,不可置信的眨了眨眼睛,一脸的惊喜,燕窝,居然会有燕窝,秦星仔细的再看了下,从洞口进来,石壁上全部是白色的燕窝,秦星拉起秦钰快速的向洞外跑去,秦钰不解“二姐,干嘛去啊?”

“钰哥儿,我们发财啦!”秦星顾不得其他,出了洞口就快速对秦钰说,“钰哥儿,你听我说,你跑下山去,把大姐想办法找来,把家里的背篓子带来,我在这里等你们,快去!”边说边把秦钰往回推,秦钰还是不解的样子,但是看到这么兴奋的二姐,却也是不再问啥,转身就向山下跑去。

------题外话------

全文虚构,不可推敲,不要追究细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