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 出手报仇/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秦钰走之后,秦星则在洞口附近找了很多松叶和树叶,还在松叶的底下意外的发现了好多的菌,没顾得上去摘,把松叶弄进洞里铺在洞口的地下,铺了厚厚一层,又出去找了几根扎实的树枝,用树藤绑在了一起,走进洞里,举着绑起来的棍子,小心去戳附在石壁上的白色燕窝,一块,两块,越掉越多,因为都掉在松叶上,丝毫也没碎。等掉了十几块后,秦星蹲下身子捡了一块拿在手里细细看着,“好东西”秦星在心里叹一句。很完整的,偏黄色,手掌大小的盏,有些细细的小毛毛,回去要好好挑出来,现代最好的燕窝也就这样了,这纯天然的东西在现代都是论克来卖,不知道古代是个什么状况?不知道是不是和自己知道的一样!普通老百姓应该是吃不起的,能吃的起这东西的,除了达官贵人,就是特别有钱的商人了!像这穷村子里的人家,估计就算是看到了也不知道是个啥。

果然,当秦钰拉着秦月急吼吼的爬上来,看到秦星小心翼翼的在戳石壁上白色的不知道啥玩意儿的东西时,一脸的蒙圈儿,呆愣的看着。倒是秦月,径直往洞里走,边走,边喘气儿“星儿,你让钰哥儿急着叫我上山是弄这东西吗?”秦星一边继续戳,一边跟秦月说“姐,你注意点脚下,别踩了…你带背篓了吧?捡进背篓里去吧,轻点哈,别弄碎了!”

秦月小心的避开地上的白色燕窝,取下背篓,伸手一块一块的往背篓里小心的放,一边捡一边儿好奇的问“星儿,这是啥呢,你弄这东西干嘛?可以吃吗?钰哥儿说你上山是找吃的来了。”

“姐,这可是好东西,若是估计不错,这些东西可以不让我们饿肚子了”秦星继续戳戳戳…

“啥,真的啊?二姐,这可以吃”洞口的秦钰一听可以吃,快步走进洞里,蹲下身子,伸手捡了一块就往嘴里喂,急的秦星连忙丢了树枝,窜过去拉住秦钰“个傻子,这可不是这么吃的,等以后做给你吃,这个咱们先换钱!现在来帮我们捡起来,小心点啊,别毛毛慥慥的弄坏了”,秦钰一听暂时不能吃,有些郁闷,可是想着能换钱,那可比现在吃更好!

秦星瞧了瞧地上戳下来的燕窝,又看看了另外石壁上的,决定先就采这么多,还不了解行情呢,反正在这儿也不会跑,先卖了这些再说!于是三姐弟仨个一起,仔细的捡起松叶上的燕窝,秦钰和秦月看着这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一脸的虔诚,秦星看的好笑又辛酸!等全部捡完,居然有一背篓!

走出洞口,秦星又招呼秦月和秦钰去摘地上的鸡枞菌,告诉他们怎么分辨哪些是好的,看秦星熟练的采摘着他们从来不知道的菇子,秦月一脸的纳闷,秦钰却是一脸的崇拜加羡慕,在心里默念,“神仙老爷爷对二姐可真好!”却是一点也不嫉妒,反倒有点与有荣焉的感觉。

等觉得摘的够晚上吃了,秦星站起来,分别用各自的衣服兜了一兜,又找了几片大树叶搭上了秦月背着的燕窝上面,尽管可能村里没人认识,也要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果不其然,刚下山,还没走上大路,就遇到了麻烦!大伯家的小儿子混世魔王秦良和他的跟班二伯家的秦顺。

远远的,秦良就看到了下山来的姐弟三个,想到昨天把秦星推下了山,还有点心虚想避开,但是随即又觉得不能在跟班秦顺面前丢了脸,更不能让那三个下贱货小瞧了他,于是直直的迎上前去。

秦钰一看到秦良和秦顺,那可真是一个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下意识的就想要冲上去,想起秦星的话,就去看秦星,见秦星一脸的平静,无波无澜的样子,就更加的觉得自己没有二姐厉害!秦月有些害怕,却还是壮了胆走上前,把秦星和秦钰护在了身后,秦星看着挡在身前瘦弱的身子,又看看迎面走来长的像头小熊样的秦良和同样长得圆滚滚的秦顺,还是那句话“小角色”!

“哟,这是又去挖野菜去了啊,让我瞧瞧,挖到了啥好东西。”一副地痞流氓的口吻,让秦钰皱了眉,却站着没动,斟酌着想说点啥,他也想试试“兵不血刃”,还没开口,秦星把自己兜着的蘑菇都倒进了秦钰兜儿里,拍了拍手,拉开秦月,奇快的往秦良和秦顺冲去,没等秦月去拉她,也没等秦钰叫起来,都没看清秦星怎么出的手,秦良和秦顺就已经摔了个仰八叉,秦良和秦顺像见了鬼似得嚎叫着,看着居高临下的秦星,害怕却又不甘的嚷着“你,你,你居然敢打我,你等着,我去告奶去,让她打死你个小贱胚子…”听着这满口的粪,秦星走上前,一脚踩在秦良的胸口,“有种你就快去!不然下次我见你一次打一次”,一样被掀翻在地的秦顺阴阴的看着秦星,阴的出水的眼恨不得把秦星给撕了,“滚,别让我再看见你们”踢了秦良一脚,眼里泛出的冷,让秦良爬了几次都没爬起来,还是秦顺扶了秦良,跑了…

秦月看的目瞪口呆,半天回不过神!秦月则是冒着星星眼的看着自家二姐“二姐,你太厉害了。”由衷的赞叹。姐弟三一路往家走,秦月想说啥又不知该怎么开口,看着秦星的眼里带着疑惑,带着不解,也有深深的震撼。秦星装着没看到,想着找个机会和大姐再好好“谈谈”。秦钰则是兴奋的不得了,“二姐,你是怎么做的,怎么把他们摔倒的,我要学…。不过,二姐,你不是说要兵不血刃,避其锋芒吗?你咋地还冲上去!”

秦星把秦钰兜里的蘑菇接过来一半,边走边说“兵不血刃当然是上上策,也要看是对什么人。还有,这个避其锋芒,指的是比自己厉害的人,或者自己觉得没有把握搞赢的人,秦良和秦顺那两头猪,完全小Case”因为有了换钱的东西,又找到了填肚子的食物,还报了昨天把自己推下山的仇,一不小心连英语都溜出来了。幸亏秦钰没在意,对于秦星说秦良和秦顺是两头猪的说法也没反驳,那么肥,确实是像猪。秦月跟在后面一直想着自己的心事,也没听懂他们俩在嘀咕啥。

秦钰点点头,又说“二姐说的没错,不过,大娘和二娘,她们也不厉害啊!”“傻孩子,虽然她们是不厉害,可是,不管怎样,她们是长辈,你总不能真去打她们吧…”想了想,又补了句“除非是太过分了,要打,也是可以的”听得秦钰连连点头。

等走到屋边,太阳都下山了。秦星对秦月说,“姐,你先把背篓背回去,然后把装野菜的篓子拿来,我们把蘑菇洗了再回去”。

秦月点点头,把衣兜子里兜的蘑菇都倒给了秦星,转身往家走去。

秦星和秦钰就着河边的台阶下了河,把蘑菇到在地上,站在河边,秦星脱了破布鞋,把脚伸进水里,有点凉,还好不冷。看到河水里倒影着对面的小山峰,突然想好奇的看看自己的样子有没有变化,忽然有点紧张也有点小奇怪,和这个异世的自己第一次见面的心情还是很复杂的。

秦星蹲下身子,慢慢的把脸移到水面,泛着波纹的水面印出一张脸,标准的鹅蛋脸,明亮的眼睛,挺翘的鼻梁,“咳!还是自己嘛”秦星愣了会儿,还以为会变个样儿呢!虽然和前世的自己有些许不同,可是很明显就是自己十几岁的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