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搞定大姐/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找了个合适的位置蹲下,秦星和秦钰一个一个的洗着鸡枞菌。秦星边洗,边看着河里,突然觉着有些奇怪,靠近河边,就算没有粮食吃,也应该可以打鱼吃啊,为什么村里还有那么多人饿肚子。不解的问秦钰“钰哥儿,村里人咋不捉鱼吃。”

秦钰一脸奇怪的看着秦星“二姐,你不记得了啊,这河里的鱼都是不允许打的,衙门是专门有人管的,我们可不能吃!去年二狗子他爹在河边捡了条翻了肚皮的鱼回去想给二狗娘炖了补补身子,结果被衙门的人知道了,打了二十大板呢…屁股都开了花!”秦钰一脸的戚戚然。“不仅河里的鱼不能打,山上的树也是不能伐的,只能打点柴火,超过五年以上的树是不能随便砍的。”

“噢噢,想起来了,我就是有时候会有点记得不大清楚”秦星敷衍着,心想,这到底是个啥国情啊,树不能伐嘛,还能说是保护植被!连河里鱼都不能私自打,是个啥规矩!又不是海,有休渔期!要说这古代人也还真是守规矩!想来这么守规矩也是因为铁血的手腕吧,能把捡条死鱼都打二十大板的衙门,还是不要随便招惹的好!自古民不跟官斗,还是有道理的!按原来的记忆,这个地方是南璃国的一个小山村,隶属青州府。现在是大兴朝258年,康顺皇帝在位!其他的一概不知,山高皇帝远的,秦星一个农村娃,最远只到过镇上,十二岁了也就去了一次,还不记得是啥时候去过的了!能知道个啥!

快要洗完,秦月拿了篓子出来,边把菌往篓里捡,边问秦星,“这叫菌的怎么做了吃呢?”

秦星捏着手里还在洗的最后一个鸡枞菌,默了默,这种鸡枞菌炖汤,烧肉,下火锅都好吃,可是,肉没有,火锅更没有,只能煮汤…决定了,站起来,对秦月说,“我们回去做蘑菇汤…鲜的很,好喝着呢。”

秦钰在一边听说鲜的很,无意识的舔了舔唇,中午吃的一个红薯,一碗野菜汤早就消化了,现在肚子又开始咕咕叫了,连忙端起秦月手里的菌,“快回去吧…”秦星和秦月无奈的笑笑。

快走到院门口,远远的看到一个个头儿比秦钰高点,比秦钰圆润点的男孩,怀里揣着个包袱,边急急的走着,边回头看,等看到秦星姐弟三个,三步并作两步的跑上前,满脸惊喜的看着秦星“星姐,你真的好了?太好了!”说完不等秦星答话,把怀里的小包袱往秦钰篓子里一放,转身快步往村里走去,边走还边说,“星姐,你好好养身体啊…”

秦星看了看快步离去的男孩,二娘家的小儿子秦飞,九岁,一直把秦钰当做亲兄弟,也把自己姐妹几个当做亲姐妹。还有二娘家的二女儿秦冬,也很善良,虽然因为胆子小没办法帮他们太多,却总是在默默的关心他们,今天早上若不是秦冬来报信,大姐此刻就已经被卖了。

秦星有些不解,不知道二娘那样的性子咋就还养出了这么善良的两个孩子来呢?!姐弟仨收回视线,看着秦钰篓子里的小包袱,秦月伸手拿过来,打开袋子,诧异又惊喜“是玉米面。”

农村里,白米最贵,其次白面,而后玉米面,再次米糠,农村里最好的人家吃白面,镇上的大户人家才有白米吃,稍好点的人家是白面和玉米面杂着吃,差一些的就是玉米面和米糠掺着,再差的就是米糠,而秦星家就是连米糠都吃不起的那一类,只能靠红薯,野菜果腹…想着秦飞匆匆离去的脚步,估摸着这小半袋玉米面应该是偷出来的,秦星心里涌起一阵说不清的复杂情绪,很快压下去,对秦月和秦钰说,“快回去做饭吃吧,晚上吃的饱饱的,明天早起去镇上,秦飞的恩情,等咱们好了再来报答他”…秦钰和秦月听了连连点头。

姐弟仨刚准备进院子,远处李大婶儿家的院门吱呀一声开了,姐弟几个同时看过去,看到了李大婶儿的六岁的小儿子李小宝,只比秦钰大两个月,虎头虎脑的。李小宝看到秦月几个,快速的窜出来,怀里一样也揣着一个小袋子,跑到秦月面前,啥话没有,把袋子往秦月怀里一堆,就迅速往家里跑回去,离院子还有几步,就听见李老太太在院里喊“宝哥儿,吃饭啰,哪儿去了。”“来了,来了,我尿尿呢…”一闪身进了院子。

秦星估摸着也是送的吃的,应该是李婶儿让他送来的。秦月打开袋子,是玉米面和米糠掺在一起的…。秦钰看看大姐又看看二姐,说“以后,我要好好报答飞哥,冬姐,还有李大婶儿!”秦星摸摸他的头,点点头,懂得感恩是好事!

秦星和秦钰一起抬脚进了院子,秦月回身把院门关上,没有门栓,拿了放在一旁的木棍子插上了。

秦柳氏得知秦飞和李大婶儿都送了吃的来,静默了一会儿,想着就算自己不吃,孩子们也要吃,便放下心里翻滚的情绪,去生火。秦星拉住秦柳氏,“娘,晚上我和大姐做饭,您和秦怜还有秦钰要做点别的事儿。”

“星儿啥时候会做饭了?”秦柳氏一脸的不解,看着秦星,秦星还没想好怎么答呢,秦钰拉过秦柳氏“娘,二姐说会做就会做,你可别小瞧人!”拉走了秦柳氏,还不忘回头对秦星挤挤眉,这小子估计又把秦星会做饭这事儿归功于老神仙了!也好,省去了很多口舌。

秦星把炕上的被子抱出来,铺在井口上,把背篓里的燕窝轻轻倒出来,然后对秦柳氏还有秦钰和秦怜说,“娘,你们一个一个的把上面的细毛毛摘下来,实在太小的就不要弄了,免得把它弄碎了”。

秦钰满口答应,马上就一屁股坐在井边认真的摘起来。秦柳氏和秦怜虽不知道这是什么,也不懂为什么要挑,就下意识的按照秦星说的去做了。

秦星拉着秦月走进屋子,秦月去生火,秦星倒出一部分玉米面,加了水,开始揉面。边揉,边装作不经意的问秦月“姐,一般这玉米面都怎样做来吃啊”,秦月看秦星奇怪的把水倒进面里揉,不像平时煮粥的做法,“都是煮粥呢,有时候也焖成干饭,可那样的少,煮粥更省些。”秦星点点头,手里不停,嘴里也不停,“大姐,你奇怪我怎么醒了就知道这么多了不?”

“嗯,是有些奇怪,我们都是爹教的,咋你就知道这么多我们不知道的呢”秦月见秦星主动问她,立马实话实说。以前父亲在的时候,晚上回家后会利用点时间教他们姐弟四个认字,也教他们做人的道理,只是奶不让晚上点灯,教不了多大会儿,天就看不见了。爹说过,他们姐弟四个,秦钰天分最好,啥东西都一教就会,可现在,秦月觉着,秦星比秦钰厉害多了。

秦星看了秦月那满在脸上的想法,心里笑了笑,“姐,我跟你说,这事儿我就跟秦钰说了,跟娘都没说,你可别说出去”秦星故意压低了声音,秦月一听秦星压低的声音,顿时紧张起来,不知道她要说啥。本来秦星的改变带给她的震撼就比较大,现在见她这样子,更是忐忑不已。

秦星放下手里揉着的玉米面,顾不上洗手,走到在灶前烧火的秦月面前蹲下,秦月一脸紧张的看着秦星。

秦星故意看了看门外,又压低了声音,一副自己也不解的语气“我其实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就是晕过去的时候,有个老神仙在我脑子里说了很多,有些记得清,有些又记不清…。”

说完就见秦月张着一个O型的嘴,一脸惊呆的样子,秦星也不说话,得给时间她消化,于是站起来继续去揉面。

半晌,秦月结结巴巴的说“真的?这是。真。的…怪不得,怪不得,原来是菩萨显灵了,怪不得连胡大夫都说你要去了,现在却又没事儿了”前后联系上秦星醒后的转变,秦月自以为得了最完美的答案,从灶间站起来又立马噗通一声跪下去,朝着正前方虔诚的磕了三个头,然后眼里含泪,念念有词“谢谢菩萨,谢谢菩萨把我妹妹还给我,谢谢,谢谢。”

这下子轮到秦星目瞪口呆,看着跪在地上的秦月,眼里有泪迷住了眼,胡乱用袖子擦了擦,走过去,搀起秦月,“姐,你干嘛呢?磕什么头。”

“傻丫头,姐在感谢菩萨呢…胡大夫说的没错,星儿以后会是有福的。”秦月擦擦眼泪,看着秦星满脸欣慰。

“姐,你别哭了,不然一会儿娘该问了,你可别跟娘说,她身子不好”秦星不忘嘱咐秦月。秦月和秦钰好糊弄,秦柳氏毕竟是大人,自己没有把握能糊弄住,有了两个同盟,应该差不多了,秦怜就不说了,别回头吓着那丫头。

秦月连连点头,“嗯,不说,我让秦钰也不能说,这事儿谁也不能说”嘴里边说,边压住心里的情绪去灶里添火。

秦星暗暗嘘了一口气“又搞定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