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学做生意(1)/闲散王爷的农门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出了门往前走大约一百米就是村口的老柳树,在村口赶牛车的老刘头还没开工,当然,他们也坐不起牛车。

上了大路,沿着河边一直往前走,走上两个时辰,也就是四个小时就到镇上了。

路上的时候,秦星看着秦怜始终宝贝的抱着一个布包,奇怪的问她“怜儿,你抱着什么呢?”

秦怜看看秦星,腼腆的笑着,不语。秦星越发的奇怪了。

秦月笑着替秦怜回答“她跟着娘学绣的两块手帕,一直宝贝着呢,这不是想着你受伤了要补身子,想带去镇上换点钱。之前奶要拿去,挨了打都死活没让,一直不知道哪儿藏着在!”

秦星走到秦怜身边,摸摸她的头“怜儿,二姐好了,不用换钱了,而且,我们今天有别的可以换钱”。

秦怜还是羞涩的笑笑,依旧不语。

秦星不再说话,和秦怜并排走了会儿,又对秦怜说,“怜儿,可以给二姐看看吗?”

秦怜点点头,拿出布包,小心的打开,递给秦星两块四四方方的小手帕,看料子像是一点不是很好的绸子的边角裁的,一个帕子绣着一个美人图,看样子和秦柳氏非常的像,应该是年轻时的画像。还有一个是一双蝴蝶,栩栩如生,针脚很密,看得出绣工很好,毕竟只有九岁,假以时日必是会有一番成就!

“哇,绣的真好看!怜儿你真厉害。”秦星真诚叹服。

秦怜漂亮的眼亮了亮,随即又暗了下去“奶说绣的一点都不好呢。”

“瞎说!真的,二姐什么时候骗过你,绣的真的很好看!”秦星真心的说!秦怜一下子就开心了,小脸红红的!

“这是娘的画像吗?”秦星拿着美人图问秦怜。

秦怜点点头,“嗯,是爹给我画的,这个蝴蝶也是。”秦怜说起爹,黯然的低下头。

秦星见状又摸摸她的头,轻声说“怜儿,你听我说,今天若是咱们换到银子了,你这两块帕子就不要卖了好不好?”

秦怜迷茫的看着秦星,“可是,昨天采的那些真能换银子吗?”

秦星拉起秦怜的手,把帕子还给她,坚定的说“能,放心吧!”说完,拉起秦怜的手,跟上秦柳氏的脚步。

等走到镇上的时候,太阳已经升起老高了,背后也都出了薄薄的汗。

秦星看看天,估摸着差不多上午十点的样子,这种看天断时间的事儿以前在荒郊野外也是经常做的。一路上下河喝了好几次水,古时就这些好,什么都没有污染,原生态。

进了镇,入口的地方有个大石头刻着三个字:青水镇,没有像城门城墙之类的,估计还没达到需要建城门的级别。和以前看的电视上的差不多,人还是很多的,来来往往,热闹的很!

青石板的街道,两边铺子林立,根据记忆,这个镇子是周边几百个村子离的最近的镇,还是挺繁华的。有四个区,规划的很分明,镇南,镇北,镇东,镇西。镇南镇北是商业区,镇东是富人居住的地方,有几条胡同,镇衙门就在镇东。镇西也是住宅区,相对来说差一些,都是普通老百姓,也夹杂着一些小商铺什么的。

秦星大致想了想,决定去药铺先问问,于是对秦柳氏说,“娘,您带秦怜去王老板那儿问问,问完就在那儿等我们,我们一会儿去找你们。”

秦月和秦钰没有异议,秦柳氏只能嘱咐他们“不要跑太远,能卖就卖,不能也没关系,记着王老板的商铺在镇南市场边上。”

秦星点点头,又对秦怜说“怜儿,二姐给你说的你记住了吧,帕子先不要卖,听到了吗?”看到秦怜乖乖点了点头才拉着秦月和秦钰走了。

秦月在路上边走边看,路两边有杂货铺子,早点铺子,卖布料的铺子,就是没看到药铺,找了一个穿着长布衫,面相和善的中年人,走上前,礼貌的行了个礼,“伯伯,您知道这个镇上最大的药铺在哪儿吗?”

中年人看着眼前乖巧的女孩儿,衣着破烂,谈吐和气质却不凡,一双眼睛里充满了灵气,和善的说“这镇上呢药铺有几家,要说最大的应该是仁济堂,可以看诊也可以抓药,在镇南市场旁边。其次是镇南双福胡同口的双福大药堂,掌柜姓陈,能看诊,是个老好人。再然后就是镇北菜市场口的济世药房,只抓药,不看诊。”

听中年人详细的说完,秦星又行了一礼,点头告辞。在心里分析了下这三家药房的可行性,决定每家都问下,争取到最好的价格!把最大的仁济堂放最后问!于是先奔镇北菜市场,嘈杂的市场,很多人吆喝着卖菜,药房选在这种地方,估计不咋地!秦星心里打了折扣,不过还是从秦月背篓里拿了一盏燕窝出来,嘱咐让秦钰和秦月在外边等她,自己则进去药房。

秦月虽然觉得让秦星一个小孩子一个人进去不大妥当,却又想着秦星是被菩萨“关照”过的,放弃了劝说,秦钰则是一副二姐怎么说,他就怎么做的样子!

一走进大堂,不大,迎面就是柜台,柜台后站着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少年,低着头在分拣药材,听到脚步声,以为是客人,放了手上的活儿准备开口,一抬头,看到穿的像个叫花子的秦星,不耐的用一只手挥了挥“去去去,一边儿玩去”。

“小哥,我不是来玩儿的,我要找你们经理,呃,不,找你们老板”秦星努力的做出一副小女孩应该有的表情,脸上挂着僵硬的甜甜的笑。

哪知,药童不买账,唬着脸赶人“去去去,我们老板那是你能见的?你个小叫花子,出去讨去…”

秦星耐住性子,继续说,“那我找你们能主事的人也可以。”

“你这个叫花子咋是听不懂人话还是咋的,我说了你出去,主事儿的没空见你个臭叫花子”一脸的厌恶,让秦星恨不得扇他耳光!药房,不说白衣天使,总还是做的求死扶伤的事儿,怎么是这种德性!转身便往外走。

“元宝,怎么回事啊?远远的就听到嚷嚷。”随着声音走进大堂里的是一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穿着暗紫色长衫,有些发福,脸圆圆,一脸的生意人的精明,还有几分严肃,秦星回头看了眼,估摸着应该是个主事儿的,可她没了想和他谈的心思,看着就不大舒服!

“掌柜的,是这个小叫花子,她非要说什么见咱们老板,还说要见主事儿的,我正赶她呢”叫元宝的药童一脸的无辜对进了大堂来的男人说。

“小姑娘找鄙人可是有事?”秦星没想到中年男人一开口态度却还是不错。随即转回身,想着既然来了,问问也无妨,于是,直接的回话“就是我手上有些东西,不知道掌柜的收不收?!”也不等男人回话,拿出揣着的一盏燕窝给中年男人看,不动声色的看着他的表情,果不其然,当一看到秦星手里的燕窝,眼睛几不可见的亮了亮,转瞬又恢复平静,秦星心里斥了一声“奸诈”,却有了底,虽然之前在秦柳氏和姐弟面前一直说这个可以换钱,心里却一直拿不准这玩意儿到底在这偏远的古代有没有市场!

“小姑娘,你这是从哪儿来的啊,你可知道这是什么?”中年男人拿着接到手里的燕窝,翻来覆去的看,想试试这看起来确实像个叫花子的小姑娘是不是识货,若是不识货就好办了,若是识货嘛…中年男人皱了皱眉,有点拿不准主意。

“伯伯,我不知道,可是我爹知道,这是我爹让我拿来问的,他在另外的药房问呢。”秦星故作懵懂!关键时候,要把爹拿出来救救急,总不能说是自己上山采的!

“你是说,你爹那儿还有?多吗?”中年男人听说还在另外的地方问,有些急切的问。

“伯伯,我爹那儿还有一背篓呢”秦星觉得她可以去做演员了!

“这样啊,那你带我去找你爹可以吗?”中年男人越发的急切。

“伯伯,你就告诉我,这个可以换多少钱啊?可以买馒头吃吗?”

“馒头?小姑娘,我跟你说,你就算想吃大黄鱼都行!…。”话一出口,中年男人自觉失口,住了嘴,拉着秦星要出门,“走,咱们去找你爹!”

从中年男人嘴里基本上得出了结论,这东西估计精贵着,可是去找爹这事儿,开玩笑,上哪儿去找!挣脱中年男人的手,“伯伯,您还没说,您收不收呢?我爹让我问清楚呢”秦星故意不依。

“收是收,不过,你打算卖多少钱呢”中年男人一脸精明。秦星心里徘腹,“切,奸商”。面上还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儿,“伯伯,我不知道呀,我爹就是让我来问问价格”。

中年男人无法,又不能跟一个小孩子去纠缠,只能皱着眉,犹豫的说,“这个嘛,得看成色,按你手里这种呢,不怎么好,可以给你…五两银子一斤。不过,若是好的话,可以再高点。”

话未完,秦星夺过中年掌柜手里的燕窝,扬起一声,“好嘞”。转身便一阵风的跑了,等中年掌柜反应过来,跟着出去,已经没了秦星的影子!只能跺跺脚,摇摇头!

话说,像一阵风跑出去的秦星,拉了秦月和秦钰就跑,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按这个掌柜的说法,按最少的,一斤五两银子算,这一背篓最少也有五斤,二十五两银子,秦星觉着,这个掌柜说的价格绝对打了折扣的!按照这个地方的用度,一家五口,这笔银子可以多少年都不会挨饿了!可是,秦星的目标绝对不只是想让她们填饱肚子而已!

出了济世药房,姐弟三个一路向双福大药堂奔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